ABC小說網 > 宗明天下 > 第1259章 翻開新一篇

第1259章 翻開新一篇

        昀蘭的婚禮舉行完畢,允熥了卻一樁心事,又全身心投入到朝政之中。他最近不打算進行什么改革,但之前年后上朝頭一日吩咐的有關軍事方面的改革卻仍然沒有完全結束。畢竟這次五軍都督府改大都督府與朱元璋時大都督府改五軍都督府不一樣,整個內部架構都生了變化,不能沿用從前的。

        同時給上直衛換裝的事情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原本隸屬工部,現在隸屬總裝備部的兵器作坊天一亮就開始運轉,天不黑不停,打造燧槍裝備上直衛。上直衛替換下來的火繩槍則交給其他京衛。

        新作物的種子也都播下去了。所有勛貴都知道這些新作物必定值錢,就算不值錢自家也可以嘗個鮮,所以費盡力氣爭奪種子生怕少了,還是允熥出面劃定了每家分的數量,才解決這個問題。

        所有的勛貴分到種子后都馬上在自家的田地種了下去。當然,他們各家的一部分田地也都按照允熥之前對河沿莊的農戶說的那樣,用了新的種地法子。

        方鳴謙也帶領船隊重新前往漢洲大6。這一次他的船隊規模大了許多,被朱有燉編寫的戲曲鼓動起來的要錢不要命的人,被流放到漢洲大6的文武官員,被俘虜的全國各地的流氓土匪,統統被一股腦裝上了船,要打包送到漢洲。

        而且這次他們的航線也會有變化。根據這二年方鳴謙在漢洲大6對洋流的觀察,結合日本漁民的經驗,認為在傳統的航線以南一定存在一股洋流從日本向東到漢洲,所以他們決定探索這條洋流去航線,去往漢洲。

        另外隨同一起去的還有楚王朱楨和湘王朱柏的孩子。朱柏已經在漢洲大6站穩了腳跟,自然要將妻兒接過去;朱楨則覺得兒子年紀還小,再在京城留幾年。

        而且他還有自己的心思。開漢洲大6目前離不了本土的支持,把兒子留在京城,多與允熥接觸,沒準分給他的人就比分給朱柏的人會多幾個,其它支持也會多一些。

        至于允炆,允熥雖然答應把他封到漢洲,可卻想把他封到南邊去,北邊加利福尼亞——墨西哥一帶不需要再加封一個藩王。可南邊一時半會兒還開不到,他除了囑咐方鳴謙盡快在南方建立立足點之外,只能暫時將朱允炆留在本土。

        為了加快開進度,允熥甚至暗示方鳴謙,可以允許他在南方仿照春秋戰國時的例子,建立一個半獨立性質的公侯封地。這果然將他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十分激動的答應盡快在南方建立定居點。

        允熥還對他說道:“你回了漢洲大6,去南方建立定居點的時候,注意一種作物。”

        “這種作物不是用來吃的。它是一種大明沒有的樹上長出來的,不對,不是長出來的,是割開樹皮后從樹里流出來的東西。它流出來后會逐漸凝固。這東西彈性極好,在它從樹里流出來時可以做成球的樣子。下次再有人從漢洲大6回來,帶著這種樹的種子。”

        方鳴謙強行將‘陛下是怎么知道漢洲大6的南方有這么一種作物的’這句話咽了回去,答應一聲。

        允熥又吩咐他在漢洲大6尋找其他從未見過的作物,以及好好輔佐朱柏、朱楨等人治理、馴化當地土著,增加治下的人口與土地后,讓他離開了。

        站在龍灣渡的碼頭前,看著遠去的載著方鳴謙、朱楨等人的船只,允熥在心里說道:‘二百年之后的未來,就在你們手中了。’

        送走了去往漢洲大6的船隊,朝中再無什么大事,允熥的日子也變得按部就班起來。

        ……

        ……

        這一日下了朝,允熥回到乾清宮換一身衣服正要出門,忽然熙瑤打人來對他說道:“二妹妹回宮了。”

        聽到這話,他忙又將衣服換了回來,匆匆向坤寧宮而去。

        他剛走到大殿門口,就聽到從里面傳來昀芷的大笑聲,忙加快幾步走進去,笑著說道:“昀芷,你這么笑,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妹妹見過皇兄。適才二姐說,二姐夫下了值回家,和她說應天行都司里有一名官員當值的時候一不小心掉在了泥塘里,渾身上下都是泥水,還灌了一肚子。”昀芷站起來說道。

        “確實可樂。但也不值得你這樣笑吧。都是大姑娘了,過些日子該出嫁了,還和小孩子似的。”允熥先回應一句,之后與上前行禮的昀蘭,昀蘊等人打招呼,又對昀蘭說道:“二妹妹,今日怎么又進宮了?我知曉了,準是又來看你母妃的。”

        “瞧皇兄說的,妹妹就不能入宮看看兄嫂了?”昀蘭故意白了他一眼,又將敏兒拉到身旁。“何況敏兒這么可愛,我也要來看看敏兒。”

        “敏兒最可愛了!”她聽到有人夸她,說道。

        “嗯嗯,咱們家敏兒最可愛了。”允熥順嘴答應一句,坐到她身旁,正要與她說幾句話,就聽昀芷說道:“皇兄,這樣的話你都拿來打趣妹妹好多次了,妹妹還出不了嫁呢,還得等著三姐嫁人了才能出嫁。”

        “四妹!”昀蘊叫道。

        “三姐害羞了。”昀芷又叫道。聽到這話,昀蘊過來和她打鬧在一處。

        “皇兄,三妹確實年紀不小了。她今年也十八了,也該為她選一名駙馬準備出嫁了。總不能都和我似的拖到二十一歲。”昀蘭說道。

        ‘二十一歲怎么了?二十一歲正是好時候。’允熥在心里說道。不過他也知道,按照這個年代的標準二十一歲已經很大了,若不是昀蘭十八歲就第一次許了駙馬,只是后來駙馬戰死,再次選駙馬才拖到這么晚,指不定會有什么流言出現。就是現在,各種各樣的小道消息也層不出窮,甚至有些小道消息猜測昀蘭看上了楊峰,允熥得知后故意將她的第一個駙馬害死,又害死了楊峰的妻子。

        不過,允熥仍然會堅守底線:民間如何他不多管,可宮中女子至少十八歲才能出嫁;男子迎娶妃子,也最少十八歲。

        “皇兄心里記掛著這事呢。”允熥說道:“今年肯定想方設法為她選出合適的駙馬,明年將她嫁出去。”

        “倒是你,懷上了么?”

        昀蘭的臉馬上紅了起來,但總算比出嫁前強了許多,用正常的聲音說道:“還沒。”

        “有些晚了,得讓楊峰加把勁才行。”

        “不過嫁過去一個多月,如何就晚了。”

        “怎么不晚?當初你嫂子嫁給我后可是一個月就懷孕了。”

        “皇兄你還說?”昀蘭決定變被動為主動,反擊起來:“你壓給他那么多差事,除了休沐日都要戌時才能回府,每日都累得不行。皇兄少給他安排點兒差事吧。”

        “誰讓張數還沒回京呢!”允熥說道:“原本兄長任命他為應天行都司的都指揮使,可沒想到英藩的事情一直沒能交割完畢,他一直不得回京。楊峰以一身辦著都指揮使、都指揮同知兩個人的差事,自然忙碌。”

        “不過馬上就好了。英藩的事情終于交待完畢。前日的消息,他已經啟程返回京城,再有十多日就能到了。等他到了京城,楊峰就能輕松起來。”

        “真的?這真是太好了。”昀蘭高興的說道。

        聽到自己的丈夫再過幾日就能輕松后,昀蘭說話的興致明顯高漲許多,又與允熥說了一會兒話,和昀蘊、昀芷坐在一起談論起了珠寶飾。

        “宮里的飾自然都是頂好的。”昀蘭說道:“可樣式雖然也經常翻新,卻比不上民間店鋪的東西。宮里的工匠總是想的太多,從而做不出樣式最好看的。”

        “年后京中出現了一家珠寶飾店。這家店的主人據說來自蘇州,姓李,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家的飾樣式新奇,據說店中的工匠不僅有大明的人,還有日本、朝鮮的。那些最善于琢磨的工匠將日本、朝鮮飾的特色與大明飾的特色放在一起,就做出了新奇的飾。”

        “我和常家大表嫂一起去過一次,買了不少的飾回來。”說著,她從身上摸出幾件飾,遞給她們二人:“看,是不是樣子新奇?”

        ‘蘇州來的,姓李?蘇州李氏?’允熥卻注意起了這一點。‘他們家將買賣做到了京城?’

        就在允熥思索的時候,昀芷的眼睛也閃了閃,不過馬上恢復平靜,稱贊起昀蘭拿進宮的飾。

        允熥想了一會兒覺得就算他們家將買賣做到京城也沒什么影響,回過神來,就見熙瑤也看著昀蘭的飾,雖然旁人看不出來,可與她做了十年夫妻的允熥能夠看出來她也很喜歡那幾件飾。

        “瑤兒,下午夫君出宮,回來時給你帶幾件,也順便給怡兒和敏兒帶幾件。”

        熙瑤向他投來感謝的眼神,但想了想說道:“思齊、賢琴也不能落下。還有小姑姑,她也大了。”

        “知道了。”允熥笑道:“一定照辦。”

        中午在一起用過飯,昀蘭自然去見自己的母妃秦太妃。允熥在坤寧宮歇了小半個時辰的中覺,去乾清宮將上午積攢的奏折批答一番,再次換了一身衣服帶著侍衛出了宮。

        a

  http://www.tluhmz.live/book/15829/187559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股票融资平台ˉ杨方配资 上原亚衣在线播放 湖北11选5 双色球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球探网足球比分直播 浙江快乐彩 福建22选5 7星彩 云南时时彩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 股票推荐排名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