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異能少女重生:帝少奪吻99次 > 第395章 這風騷的操作

第395章 這風騷的操作

        聽他這么一說,其他幾個資深票友們也皺了眉。

        “你還別說,確實是有點不一樣。”

        “看動作應該是侯師傅的徒弟,動作稍微嫩了,唱腔倒還不錯!”

        “說好了是侯師傅過來,怎么會變成他的徒弟過來……”

        ……

        臺下,細小的議論聲連串不止。

        雖然資深票友們都對替師傅上臺演《夜奔》的年輕人的身段和唱腔做了足夠的肯定,但是在場大部分人都是不懂京劇的,他們只注意到本該請名家表演的一段戲,變成了徒弟代打。

        “聽說今天請了侯師傅來唱《夜奔》的時候,我還想,易董果然有本事,沒想到居然……”

        “徒弟代打也沒啥不可以,侯大師上了年紀而且這個月還有和威尼斯歌劇院的文化交流活動,撥不出空也很正常,可是……”

        “是啊是啊!節目單上寫的是師傅,實際來的是徒弟……這不是騙人嘛!”

        ……

        聽著這些并無避諱的討論聲,易秋玲的臉色很尷尬。

        她為老爺子準備的壽宴節目里面屬《夜奔》最可能討得老爺子喜歡,沒想到這個最驕傲的安排竟然會出現這么大的紕漏!

        “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軍勝低聲問易秋玲。

        易秋玲說:“我哪里知道是出了什么問題!戲都已經在演了,總不能讓他下來,然后我再打電話給侯大師……”

        “是啊,節目已經在演出,只能……希望這個代班徒弟的唱腔和身段都能讓老爺子滿意吧!”

        胡軍勝也知道這時候只能聽天由命。

        易秋玲更是雙手握拳,默默祈禱。

        幸運的是,臺上那代替侯師傅表演武戲的小徒弟頗有些功底,每一個動作都做得有板有眼,唱腔也是情緒飽滿,字正腔圓,唱到最后煞尾的時候,臺下完全能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怨恨和殺氣!

        老爺子激動地對身邊人說:“好!唱得好!唱得正正好!武戲也是!好!好!精氣神都出來了!”

        易秋玲聽到老爺子叫好,緊懸的心也掉了下來,說:“爺爺,等會讓他卸了妝,過來給您打個招呼?”

        “好。”

        老爺子太喜歡臺上的演出,連帶對易秋玲的一聲“爺爺”都不那么反感了。

        易秋玲大喜過望,趕緊下去安排。

        葉伊看她歡喜成這樣,不覺有點同情。

        她輕戳趁著大家看戲的時候不停地吃雞肉的騰蛇,說:“真不知道等會她會難堪成啥樣。”

        “為什么會難堪?”

        龍敬禮不懂他們在嘀咕什么。

        戰海霆聞言,露出難得的笑容:“確實很難堪。”

        騰蛇繼續埋頭苦吃,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比不上吃飯更加重要。

        ……

        ……

        易秋玲請的是專業的宴會策劃師,他們將四合院的一間偏房整理成化妝室和準備室,掀開厚厚的防風簾,里面是忙碌得一塌糊涂的演員們。

        易秋玲為表重視,親自來到準備室,點名要剛才表演《夜奔》的小伙子換好衣服就出來。..

        工作人員卻露出了為難的神情:“易董,這恐怕有點……”

        “怎么,他是身上有缺陷還是臉上有胎記?”

        易秋玲一臉不解,普通人想見老爺子都沒機會,現在機會送上門怎么還有人想拒絕。

        “這個……這個……”

        工作人員的表情簡直是欲哭無淚。

        易秋玲見狀,推開工作人員,直接朝掛著黑色武生衣裳的小隔間走去。

        撕啦~

        易秋玲拉開塑料簾子,對里面的人說:“你等會——”

        “找我有事情?”

        里面的人穿了一身白色的襯衣,正對著鏡子卸妝,他生得很瘦,但是身體比例卻很均勻,甚至有些超過常規。

        他卸妝的手法很特別,手上抹的是從白瓷罐里挖出來的半透明的液體,手法風騷,小手指微微翹起,頗有點妖嬈的味道。

        但真正讓易秋玲愣住的還是他的聲音!

        竟然是——

        朝香院月!

        那個全校皆知的仗著家世背景橫行無忌還熱愛女裝的交換生!

        想到剛才是這個平日里不男不女的家伙在臺上表演《夜奔》,而她還帶頭在臺下叫好,易秋玲頓時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

        “怎么不可以?我是侯大師的入室弟子,替師傅出堂會啊。”

        朝香院月轉過頭,卸妝到一半的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

        “……你……你……”

        易秋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朝香院月笑了笑,說:“拋開偏見地評價一下,我剛才的表演是不是很不錯?”

        “確實很不錯,老爺子說他想見你。”

        易秋玲的語調有點扭曲。

        “那讓他稍微等會,恭子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十五分鐘后到。”

        朝香院月的笑容讓易秋玲驚掉了一身冷汗。

        她連聲音都扭曲了。

        “……他們……你的意思是說——恭子的哥哥也要過來!”

        “怎么樣,是不是很榮幸!那可是你用一生的人脈也請不到的貴客!”

        朝香院月開始用卸妝筆小心地給眼角部位卸油彩。

        不幸的是,朝香院月覺得易秋玲撿了大便宜,易秋玲卻不覺得這是榮幸。

        “鷹司……鷹司熙通……你想害死我嗎!”她壓低聲音說,“他可是……可是老爺子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他來老爺子的壽宴,是想氣死老爺子還是想……”

        “戰爭已經結束了,現在是和平年代。”

        卸完最后一簇油彩的朝香院月從右手邊取出一張面膜貼在臉上——京劇的油彩妝對臉部皮膚有一定的損傷。

        “幫我計時一下!”

        “想得美!”

        易秋玲不理朝香院月。

        她走出小隔間。

        然而轉身的功夫,就有三個人走進了隔間。

        透過隔間的木板縫隙,她看到朝香院月坐在中間,理所應當地把保養精致得好像蘭花一般的手平伸出,進入的三人中一人半跪著為他做指甲,一人站在后方給他整理頭發,還有一個人打開桌上的化妝箱,拿出花花綠綠的瓶罐,只等面膜取下就給他化妝……

        “娘娘腔!”

        易秋玲罵了一句,隨即為十五分鐘后的自己擔心。

  http://www.tluhmz.live/book/17372/1272169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建行卡能往工行卡赚钱吗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大乐透复式返奖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吗 白小姐一码中特玄机图 冠通棋牌大厅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时势 北京快3公交路线 918棋牌q31.661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开奖时间 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