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主神的崛起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第一百二十六章 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小兄弟是何人,見到這樣的情況還敢上來打招呼。”王天風瞇著眼睛看著楊安,想從楊安臉上看出什么來。

        “我?一介商賈而已。”楊安的手指糾結在一起,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倒是先生身份看起來不普通啊。”

        楊安的話讓王天風心里感到驚奇,語氣變得有些嚴重。

        “你怎么看出我不普通了。”

        “看先生手下這訓練的身手和有人刺殺你,想必先生出生軍伍吧,讓我想想,是國軍高層吧,若是共產黨想必不會像您這么囂張和肆無忌憚。”

        “當然也沒有這么大的能量。”楊安又加了句。

        楊安的話讓王天風眼里越來越亮,看著楊安的眼神中帶著欣賞。

        明臺雖然心里有了猜測,但聽到楊安的話終于把目光看向了王天風。

        “你們很聰明,也很有勇氣,你不怕我是政府的人?”王天風把目光打向了明臺和楊安兩人,輕聲道。

        “為什么要怕?”

        相比于楊安的反問,明臺陷入了沉默。

        “是嗎!”王天風望著楊安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自己的國家為什么要怕。”

        楊安激情紛揚的說道:“國家的基石已毀,商賈何以生存?夕陽垂地,大河血流,抗日無分楚河漢界。我的本領完全可以化為經濟濟世以外的抱負。原則上,我寧愿做一個看不見的戰線里孤軍奮戰的勇士,也不愿意做一個蕓蕓眾生里披了保護色的‘逃兵’。”

        楊安的話讓王天風眼睛更亮,此時的楊安表現的完全是一個一腔熱血將國家背負已身的有志之士。

        在王天風心里楊安已經是他預備的人了。

        看不見的戰線里孤軍奮戰的勇士?明臺頓時了悟。他們是間諜,為國家、為政府工作的特工。

        “你呢?”

        畢竟王天風的主要目標還是明臺。

        見王天風問自己,明臺猶豫了起來:“可是,我能力有限。我還要上學。”

        “觀察細致,處理果斷,我很看好你的。”

        “老兄,相清楚了再回答,你要知道你只有一個人。”

        楊安好心的提醒了句,王天風又發現了楊安的另一個優點。

        識時務!

        “不了,我還要上學。”

        好吧,果然富家少爺的脾氣上來了,自己的提醒白費了,這苦頭是吃定了。

        王天風沒有再說話,望著旋窗的眼神中充斥著冷厲的目光。

        ......

        數日后,軍校基地中。

        “我說安弟弟,當時為啥不用手拉著我把我拖過來。”明臺身穿黃色的軍裝,手里捧著洗浴用品,一臉幽怨的看著身邊同樣打扮的楊安。

        “額,我這是讓你免費體驗了一把強效迷魂藥的藥效,增強你的抗藥性,你竟然不領情?”楊安一把拍掉明臺的咸豬手,一副我給你這么大的好處你竟然不感激我,還要怪我的表情。

        “不過你屈服的有點快啊,你這是從了老師?他可是綁架和囚禁了你,我還以為接下來要進入廣大腐女喜聞樂見的羞羞臉環節,但沒想到你從了。”

        明臺沒有聽出楊安話語中基情滿滿的槽點,做了個無可奈何的手勢,順手推開了浴室的大門。

        “哇!”

        看到明臺的動作,聽到他的驚呼聲,楊安在外面就知道這是啥情況了。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咱是有老婆的人就不進去了。

        額,神念下明臺在飽受了眼福后被胖揍了一頓,凄慘萬分。

        望著面前白花花的一片,明白半遮半掩的遮著眼睛。

        姑娘,咱能把衣服先穿上嗎?

        我,我暈奶!

        望著被于曼麗的妖嬈淪陷的明臺,楊安好笑的打趣道:“看到了啥?”

        “什么,你說什么!能看到什么,你這人年級輕輕,滿腦子齷齪思想。”

        望著便宜還賣乖的明臺,楊安很想把他暴打一頓。

        “安弟弟,你還是太年輕了,女人這個話題,實在不適合你這年紀的小孩子。”

        “再說一遍,叫我楊安。”

        “哦,知道了,安弟弟。”

        ......

        軍校的訓練是無聊而枯燥的,其實對于楊安來說體能射擊訓練實在無趣,他每天最有興趣的事就是看著明臺和王天風兩個人相互間的抖m和抖s師生情。

        王天風瘋狂的虐著明臺,明臺痛苦并快樂的成長著,直到明臺提出帶著生死搭檔的于曼麗去維也納,醋意大發的王天風頓時怒了,你們還想去維也納,我還沒去過呢。

        維也納楊安偷偷去過,單身一個人閑逛的他顯然沒有感受到明臺嘴里的風情,果然,世界對單身汪還是保持著惡意的。

        堅決打擊秀恩愛的行為,但這絲毫沒有阻止明臺跟于曼麗的小動作,當看到明臺私底下偷偷的給于曼麗遞上了香水,王天風心里怒了。

        明臺,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我的牛肉啊,我的壓箱底的手表啊,枉費我故作嬌羞的索要一套新衣服作為回禮,你卻通通視而不見。

        在學校里,楊安表現的和明臺一樣突出,在楊安的強烈要求下,楊安加入了明臺和于曼麗的隊伍中,兩人cp頓時多了個跟班。

        十里長亭,離別風情。

        三人漫步在操場上,王天風失笑的望著二人道:“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嗎?”

        “記得,在飛機上。老師盛氣凌人。”明臺眼中閃過回憶。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目中無人。”

        “還是楊安好,沒你那么難搞定。”

        明臺笑起來,依舊很純很優雅。

        當離別到來,楊安以為自己作為一個現代人不會感到傷感,但望著王天風的背影,楊安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融入了其中。

        “會想念軍校的生活嗎?”

        “會。”

        “軍校里的人呢?也會偶爾想起吧?”

        “會,除了您。”

        “我在軍校里,送走了一個又一個孩子。有的送到了秘密戰場,有的送到了郁郁蔥蔥的荒冢里,有的送到了血火紛飛的戰壕。這些孩子有的敦厚,有的清婉,有的溫和,有的烈性,都是好人。就算有貪生怕死的,也是好人。他們只是生錯了時代,來錯了學校,找錯了對象,走錯了一步。我的心也是肉長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王天風長長地嘆了口氣,

        “送走你們,最難熬的就是等待,有的時候,等來你們立功的喜訊,有的時候等來你們失蹤的消息,一旦失蹤,你們的骨頭和血屑,你們的頭發和指甲,我都不可能碰到,那個時候,我就會到荒冢去,看看埋在那里的孩子們……”

        “其實自由自在的生活才是我的向往。”

        楊安望著嘆氣的王天風,說出了心中所想。

        “山河破碎,國將不國,你和我說自由?”

        王天風話中的血性和視死如歸讓楊安心中震顫。

        這盛世會如你們所愿。

        “為什么不讓我們都戰死在沙場呢?采取這種極端殘忍的方式來考驗……我們。是人,誰不貪生呢?”明臺說出心里話。

        “是啊,我把貪生怕死的孩子送出去,會帶來什么后果呢?一個貪生的孩子,會毀掉我們整個行動網;一個貪生的孩子,會圖自保出賣組織。你們一旦走出這個門,所有的危險都是真的了。行動中無所依憑,沒有后援,精神上人格分裂,備受摧殘,時時刻刻置身于險境。死亡,對于你們來說,就變成家常便飯了。稍有不慎,就會自我毀滅。一個優秀的特工,唯一的生存根基,就是不畏死!唯一的生存法則就是誰也別信!甚至,包括自己。”

        明臺深受感觸,同時對王天風制伏自己的一系列手段和談話感佩折服。他心底油然而生英雄惜英雄之意。

        王天風從手腕上取下一塊看似很名貴的手表,明臺認得,那是一塊瑞士表。

        “這塊表,是我所有家當里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禮物。送給你。”王天風說。

        “我從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表也不例外。”明臺看似很不給老師面子。

        王天風無語。半晌,他說:“那就留著做個紀念吧。”

        “壓箱底,您不介意嗎?”

        “不介意。”

        “好吧,我收下了。”一副勉為其難的口氣。

        “你沒有什么要送給我嗎?”王天風知道明臺給自己買了一套西服。

        “原來有的,可是,我改變主意了。像老師這樣清廉如水的人,我就不賄賂了,免得挨軍棍。”

        “你按我的尺碼買的衣服,你能穿嗎?”

        “能啊。等我老了,發福的時候穿。”

        “好。”王天風喜歡明臺這股調皮勁,罵人都罵得不拖泥帶水,他是在干干脆脆地告訴王天風,你老了,“你記著,下次千萬別再落我手里。”算警告,也算玩笑,說完王天風向回頭路走去。

        和對明臺的愧疚不一樣,王天風對于楊安這個忠心報國的年輕人有的只是欣賞。

        “您是專程來跟我告別的嗎?”明臺在他身后問。

        “不,干我們這一行的,不需要告別。”

        “將來還會再見面嗎?”

        “有可能,但是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老師!”

        王天風沒有停下腳步。

        “我會讓您感到驕傲的!”

        望著軍校的大門,跨過這里,楊安和明臺即將面對的就是真正的腥風血雨了。

        明臺把王天風的手表戴在手上,看著上面旋轉著的秒針,突然莊重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困惑。

        “叮!叮!叮!”

  http://www.tluhmz.live/book/17705/2545609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迷你仓出租赚钱吗 兰州股票配资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中国国际股票指数 gtav线上单人赚钱法 有没有免费平台赚钱软件下载 中青看点和东方头条哪个赚钱快 投入10元赚钱信吗 如何以承兑汇票赚钱 有人给了我一个二维码说带我赚钱 隐形赚钱方式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