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極品并肩王 > 第五五四章 打壓沈言之策

第五五四章 打壓沈言之策

        “賈明良,這些話不要亂說。”姜靼維的眼神中閃現一抹陰冷的神色,微微掃視了周邊一眼,緩緩說道。

        “有些話,我們心中清楚就知道了,不能說出來,有些事是能做不能說。”

        “姜靼維,我都不知道你擔心什么,以你我今時今日之地位,皇上即便對你我心中不滿,也不會過于表現出來,不要忘記了,你可是皇上心目軍方的第一人。”賈明良對姜靼維的這種謹小慎微的態度表示鄙視,姜靼維原本是一個膽大的人,否則也不可能從邊軍中脫穎而出,可自從被調入金陵中軍擔任總兵一職后,就變得舉步維艱,人也變得謹小慎微了許多。

        “軍方第一人,那是之前的贊譽,今時不同往日了,皇上心目中軍方的第一人已然變成沈言這個后起之秀了。”姜靼維的眼神中浮現一抹無奈,也有一些不甘,自己雖然被軍方打壓,然而,自己只要不硬著頭皮跟軍方對著干,自己在在軍方的地位幾乎是無法撼動的,可皇上今天的一道旨意就要改變自己的地位了,姜靼維想到這里,心中就充滿了不甘和憋屈。

        “姜靼維,軍方第一人不是一道旨意就能改變的,你我可都是過來人,想要在軍方立足,沒有幾斤幾兩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賈明良的眼神中浮現一抹不以為意的神態,嘴巴微微一撇。

        “賈明良,你是我在軍方唯一一個能說上幾句話的人,有些話,我雖然不想承認,可是人有的時候要有認清局勢的眼光。”姜靼維淡然一笑,望了賈明良一眼,緩緩說道。

        “姜靼維,你這話啥意思?”賈明良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疑惑。

        “沈言固然是因為皇上的一道旨意而變成與我平起平坐,可他本身的實力也不容小覷,自從他組建大夏皇家軍以來的每一場戰斗都讓人感到吃驚,這是他軍事才能的體現。”姜靼維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異樣的神色。

        “姜靼維,你這話我不愛聽,你我身為一軍總兵,心中很清楚,一場戰役的勝利僅僅是體現一名將領的指揮才能,不一定就能完全體現出這個人真正的才能,換成你我,想要達到沈言的這個戰果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賈明良的眼中閃現一抹輕視。

        “你這話有道理,可是你想過沒有,沈言的每一步腳印走下來,有沒有給對手留下什么反擊的漏洞,不說這個,單說他整頓錦衣校,之前的的錦衣校在郭扁瑄的管理下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現在的錦衣校又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這還不能說沈言的才能嗎。”姜靼維的眼神中閃現出一抹復雜的神色,心中不想承認沈言的功勞和才能,可是,只有一個人更好的認識到對方的優勢,才能找到一個合適的應對方法。

        “如果這個還不能說明問題,那我再跟你說,由于他在刑部的崛起,不僅林部堂被皇上下旨在家休息,刑部的左右侍郎都跟隨七皇子離開金陵,刑部現在幾乎是沈言的天下,可皇上為何不封賞沈言擔任刑部左侍郎,而是讓沈言擔任右侍郎,這不僅僅是為了緩沖一下,更多的是不管沈言是左侍郎還是右侍郎,現在的刑部只有沈言一個聲音,這還不能說明沈言的手腕和魄力嗎。”

        “所以,我覺得沈言這一次如果成功的拖延住白蓮教的腳步,加上他在青年士子中的影響力,一旦沈言回到金陵后,沈言將會成為金陵炙手可熱的人物,你我這些人都需要退讓三分,你說以他的才能能不能在軍方站穩腳跟?”

        “這些固然能說明沈言的才能,可是,我還是無法相信沈言能在軍方站穩腳跟,成為替代你的人物。”賈明良的眼神中已然浮現出一抹不以為然的神色。

        “賈明良,看待事物一定要有發展的眼光,沈言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在他還沒有崛起之前,他敢痛打十八皇子一頓,固然十八皇子之前徒有皇子之名,可換成是你,你敢痛打十八皇子一頓嗎。金陵步軍校尉賴俊集被黃未民的侄子利用去找沈言的麻煩時,沈言明知道賴俊集的身份而差點廢掉了賴俊集的小弟弟,換成是你,你會有這個魄力嗎。”姜靼維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深思,緩緩說道。

        “沈言被宋家拉攏的時候,沈言與宋不歸虛與委蛇,非但沒有遭到宋家的打壓,反而成為了宋家的座上賓,換成是你,你能做到這么游刃有余嗎?面對楊家的橄欖枝,甚至楊滿樓愿意將自己的唯一的孫女許配給沈言,換成是你,你會做何選擇?可結果呢,沈言與楊滿樓幾乎沒有任何隔閡,沈言在金陵進行某些產業時,楊滿樓幾乎是傾家蕩產相助,你能做到這點嗎。”

        “最關鍵的一點,沈言是一個沒有絲毫背景,沒有任何負擔的一個人,但是他的每一個進言、每一個行動都深得皇上的喜歡,這就說明了沈言的心機。”

        “姜靼維,你不是害怕了吧,如果你真感到害怕,我內心中鄙視你。”賈明良的眼神中閃現出鄙視的神色,淡然的望了姜靼維一眼,緩緩說道。

        “害怕?不,我不是害怕,而是想要更加清楚的認識到自己與對方的差距,只有這樣,我才能找到一個最佳的應對方法。”姜靼維的眼神中閃現出一抹驕傲,一抹源自骨子里的驕傲。

        “沈言的實力現在已經讓人不容忽視了,三萬的大夏皇家軍和五萬的仆從軍,如果這兩支軍隊都是滿員的話,其實力比起我金陵中軍來只強不弱了,況且,沈言還掌握這錦衣校這支特權機構,大半個刑部、兵部的一角以及吏部尚書秋慕白這個后盾,還有和許三原的關系不清不楚,以及金陵士子中的影響力,這些因素加起來,不管是軍方還是文官,想要單方面的壓制沈言,幾乎不太可能。”

        “那就讓軍方和文官聯合起來共同打壓沈言,我就不相信了,他一個毛頭小伙還能斗的過那些老狐貍。”賈明良牛氣哄哄的說道。

        “雖然說天下沒有絕對的盟友,只有絕對的利益,可是讓軍方和文官聯合起來,這不是一點點利益的關系,而是涉及到更高層面的事,除非是那些世家聯合起來向軍方和文官施壓方有這個可能。”姜靼維的眼神中閃現出一抹自信的光芒,光芒的背后閃現出一抹無奈。

        “可是,世家并不是鐵板一塊,起碼就有兩個世家與沈言的關系不清不楚。”

  http://www.tluhmz.live/book/3202/651701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2017年炒外汇赚钱案例 玩益智游戏赚钱的软件 旧物质回收赚钱吗 银行靠房贷赚钱吗 制作网站为什么能赚钱 黑马股票推荐2019年7月27日 农村养中蜂赚钱吗 工科教授最赚钱 怎么炒莱特币赚钱 团队拓展训练赚钱吗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 赚钱宝pro nas存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