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閑庭夜談 > 第235章

第235章

        余暢見他不再沖動,便放開他然后朝蔣平易幾人走去。自從行動隊回來之后,所有人都覺得這些隊員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所以對于余暢的變化便也就沒有太多疑惑。

        “既然是來吊唁的,那請吧。”

        余暢不卑不亢做了個“請”的姿勢。

        蔣平易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年紀輕輕卻器宇不凡,倒是有點當年張丹陽初出茅廬的樣子。這宏陽分局風水還真是可以,死了一個,又不知道往哪兒冒出來一個。

        “完了,司儀那邊問,沒有家屬謝禮怎么辦?”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冒冒失失的小干警跑過來問。可立即就被許飆一個兇惡怨憎的眼神給嚇住了。

        “喲,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無人送終啊?”宋岳三笑著對身邊的兩個小混混說道,接著三人就那么沒心沒肺地笑起來。

        “欺人太甚!”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恨恨地說了這四個字。

        咻!砰!

        一道人影,一聲巨響,在所有人都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只見余暢抓著那宋岳三的領教直接急速前行最終狠狠把他摁在墻上。那么一個大高個兒,起碼一百八十來斤的大漢,就像拎個雞崽子似的。

        宋岳三被余暢弄得氣都提不上來,想要掙開卻完全沒用。

        “要吊唁就規規矩矩地站在吊唁人群中去,要想搗亂,我現在就給你點苦頭吃吃。”余暢惡狠狠地對著被摁在墻上的人說,“還有,我今天代表的不是宏陽分局,我代表的是張丹陽的家屬!誰要再出言不遜,不好意思,我就是個臨時工,大不了被開除了咱們接著玩到底!”

        雖然當余暢說出“臨時工”三個字的時候有些讓人想笑,畢竟現在很多工作一出問題就是“臨時工”三個字解決,但在場的人卻每一個人笑得出來。就連蔣平易都有些被鎮住了。

        “都圍在這里干什么?沒見到魏市長、穆市長還有方老來嗎?”

        孫永昌的聲音響起,這時就見穆勤同幾人走了進來。

        “老師!”

        就在大家還在發愣的時候,穆云禎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他連忙迎上去。但卻不是迎接自己的父親,也不是迎檢威城市市長,而是他們旁邊的一個老先生。

        老先生一身風清氣正,頭發灰白相間,看上去有些瘦弱,但整個人的精氣神卻是很好。他的臉上總是保持著溫和的樣子,舉止投足間從容而淡定,足見大家風范。

        余暢放下宋岳三,轉頭看向穆云禎的方向,穆勤和孫永昌他是認識的,而那個魏市長他也常在電視上看見過,只是他身邊的那個老人卻是從未謀面。

        “左之還是沒來嗎?”方無苑關懷地問。

        “沒有。”穆云禎難過地搖搖頭。

        方無苑嘆了口氣,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又看了看四周:“汪靖怎么沒在?”

        汪靖,似乎在這多事之秋的時候,很多人都差點把她給忘了。但她畢竟也是方無苑的得意門生之一,也只有他還在關心著自己的徒弟。

        “一直也沒找到。”

        穆云禎低著頭,像是因為無法回答老師提問而感到羞愧,穆勤看著心疼,對他說道:“等忙完了張隊長的事,回去看看外公,他很擔心你。”

        穆勤的語氣依舊是難得的溫和,穆云禎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點點頭。

        “孩子平安回來就好。”魏則宏對穆勤說,其實也是在寬慰他,畢竟誰都知道他是有多緊張自己的這個兒子。

        “可別人的孩子再也回不來了。”

        人群中有人冷冷地說。

        大家尋聲看去,卻是余暢站在那里,神情淡漠地看著張丹陽的尸體。

        是啊,穆云禎是穆勤的寶貝兒子,難道張丹陽就不是付左之引以為傲的兒子了嗎?不是親生勝似親生。

        他這一沖倒是讓大家都不好說什么,按理說他一個小小輔警怎么能這樣對領導說話,但他說的難道有錯嗎?

        “丹陽的犧牲,大家都很難過。”這時候,方無苑蒼老卻溫和的聲音響起,“還有裴清,那么優秀,那么驕傲的一個人,小伙子,你是個好孩子,請你好好照顧他。”

        余暢沒想到這人會同自己說這般話,一時沒反應過來,只能又像往常般傻傻地點點頭。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孫永昌在一旁提醒。

        “方老,您先請吧。”魏則宏自然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余暢這樣的小人物一般見識,他充分表現出了一個優秀領導者的模樣,極為有修養的讓方無苑先走。

        “孩子,去家屬謝禮區吧,不用陪在這兒了。”方無苑走過余暢身邊的時候說道,語氣甚為誠懇,完全沒有任何架子,這倒讓余暢心里對他有些好感。

        “好的老先生。”余暢也是個懂禮貌的孩子,他朝著方無苑鞠了一躬,然后就大步朝著靈堂左側方走去。

        整個葬禮氛圍相當凝重,大家人手拿著一朵小白花依次走到張丹陽的尸身邊上輕輕放下。

        當輪到蔣平易的時候,他倒是沒說什么,把花放在張丹陽手邊便轉身走了。而宋岳三卻在放花的時候竟嘴角上揚地輕輕說了一句:“好走,不送。”

        因為他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到幾乎別人都沒聽到。但是余暢卻聽得清清楚楚。他緊握著雙拳,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怒火。

        葬禮進行了整整一天,來吊唁的人太多太多,這樣的一名英雄,人們總是依依不舍。余暢就那么跪了一天,也回敬了每一個來吊唁的人。不管曾經喜歡他的,或是還在心里有些瞧不上他的,都被他的重情重義所打動。

        付左之不在,他硬是一片兵荒馬亂中指揮若定;裴清受傷,他便一邊照顧著,一邊替他最好的朋友料理一切后事。不知不覺中,這幾天,大家都習慣了有事找余暢。

        待到夜幕降臨,葬禮也接近了尾聲。明日清晨,張丹陽的尸身將會被送去火化。

        “暢兒,你也累了幾天了,休息一下吧。”涂帥一邊扶著余暢起來,一邊勸導說。

        “我沒事的涂哥。”余暢對涂帥笑了笑,“你和大家這幾天也沒閑著,快回家去看看吧。伯父伯母肯定很擔心你。”

        “都這時候了你還在關心別人。”

        看著余暢的臉,和之前一樣,看上去好像依舊還是原來那個天真又有些傻氣的孩子。但涂帥知道,他既是余暢,卻也不是余暢了。

  http://www.tluhmz.live/book/58642/344075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陕西快乐10分 日本sm电影花与蛇 分分彩 股票指数都包括哪些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易操盘配资 十一运夺金 002552新浪财经 湖州美欣达集团老总 领航配资 宇佐美奈奈-av女优百科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