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 這不是得到愛情的方法

這不是得到愛情的方法

        陳素商沒有腹誹蘇曼洛的決定輕率。

        畢竟,再輕率也超不過她和顏愷的婚姻。

        她只是覺得,給陳素商發請柬,這件事很不過腦子。

        蘇曼洛整個人,都透出一種沒腦子的婊氣。

        陳素商讓傭人把請柬丟了:“就說沒收到,不必理會。”

        她不會去參加蘇曼洛的訂婚宴,不管蘇曼洛是跟誰訂婚。

        她不是蘇曼洛的朋友,甚至談不上是友好的路人。

        陳素商正打算上樓睡個午覺,雪竺來了。

        雪竺一進門就大聲嚷嚷:“素商,素商!”

        陳素商停下了腳步。

        她隱約猜到了雪竺的來意。

        果然,下一秒,陳素商的猜測成了真。

        雪竺嗓門極大,很顯然是非常的意外:“素商,你知道蘇曼洛那女人要訂婚了嗎?她派人給我們家送了三張請柬,她是不是有病?”

        陳素商噗嗤笑出聲。

        看來,不是她一個人覺得蘇曼洛腦子不正常。

        “她想什么呢,給我們寄請柬?她明知道我哥哥害了她,假如她不介意,不是應該先冰釋前嫌嗎?她什么也沒說,就當沒事人一樣。她當所有人都沒心沒肺嗎?”雪竺震驚不已。

        她總以為,自己長在湘西,人情世故上很薄弱,有點不靠譜。

        可見識到了蘇曼洛之后,雪竺覺得自己人情還算通達了。

        蘇曼洛做得是什么事?

        “你想聽更奇葩的嗎?”陳素商笑道,“她也給我寄了請柬。我們別說熟悉了,就是話都沒說過幾句,而且當初我結婚的時候,她拐走我的新郎官。”

        那么大的事,蘇曼洛都能一被子蓋過,好像沒發生似的。

        陳素商心中有個不恰當的比喻——蘇曼洛為人處事,像過家家。

        她把所有事都當兒戲,包括愛恨情仇。

        可成年人的世界,不像孩子們那樣,為了一顆糖好了,又為了一顆糖惱了。

        正常的大人,把交際當孩子玩游戲似的,就會讓人覺得她有病。

        蘇曼洛便是如此。

        “她父母一定很疼她,她永遠像是長不大。”陳素商說。

        而顏愷,當初肯定也很疼她。

        顏愷那性格,天生就細膩溫柔,蘇曼洛又那么漂亮。他們倆在一起的時候,顏愷定是把蘇曼洛捧上天的。

        “這不是長不大,這是愚蠢!不僅愚蠢,還自負,又自私。”雪竺說。

        陳素商搖頭笑了。

        雪竺眼珠子轉了轉,心中有了個鬼主意。

        可以等蘇曼洛訂婚的時候,在她訂婚宴上弄出點小事故,讓她丟一輩子的臉。

        “素商,咱們去嗎?她既然引狼入室,咱們干嗎不去湊湊熱鬧?”雪竺不懷好意。

        她的術法也是很厲害的。

        當初巨門星得令時,她還試圖破壞香港的護脈。

        陳素商最近跟袁家兄妹混得很熟,感情也很好,幾乎忘了這件事。

        “袁小姐,‘引狼入室’不是這么用的。”陳素商失笑,“去參加她的訂婚宴,不是自找不痛快嗎?我不想去。”

        雪竺索然無味。

        她往沙發上一靠,說最近有點無聊。

        “我還想著找個樂子。”雪竺道。

        說罷,她看了眼樓上。

        陳素商會意:“我師父不在家。有個新起來的歌星,叫什么竹白的,我師父最近和她玩得比較近。”

        雪竺臉色頓時就有點僵。

        她沉默了片刻,站起身道:“我先回去了。萬一你改變了主意,想去蘇曼洛的訂婚宴,記得通知我。”

        “我不會改主意的。”陳素商道,“不過事情無絕對,萬一我真改變了主意,我第一個通知你。”

        雪竺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她回到家里,越想越覺得窩囊。

        上次為了道長哭了一回,沒有任何作用。道長死性不改,除了袁雪竺,他葷素不忌。

        “歌星!”雪竺蒙在被子里,露出了她的猙獰,“風塵女,有什么好的?我哪里不如她了?”

        她猛然爬起來。

        寒冬的半山腰很冷,雪竺卻脫了自己的衣裳。

        她赤條條站在鏡子前,端詳自己。

        她有成熟女人的身段,也有一張端正清秀的面孔,她并不比誰差。

        既然愛情自己不來,那她干嘛不去找?

        想到了這里,雪竺換了件長裙,外面披了皮草,讓司機開車下山去了。

        陳素商和雪竺聊過之后,午睡的睡意沒有了。

        她想了很多,腦子不經意就想到了顏愷,這讓她的心情略微糟糕。

        于是她決定下山去找她師父,順便看場電影,調解下情緒,否則她會難過好幾天。

        不成想,她剛走到窗口,就看到雪竺乘坐汽車下山去了。

        雪竺之前混了幾個朋友,后來覺得人家輕浮無腦,就不太愛跟她們玩了。她若是下山,一定要約陳素商的。

        明明兩個人才見了面,雪竺哪怕一時興起,也會喊陳素商。

        陳素商想到這里,就想起自己最后說的那幾句話。

        “我不會給師父添麻煩吧?”她有點擔心。

        于是她不化妝了,拿了外套就喊司機準備好汽車。

        下山的路上,陳素商不停催促司機快點,終于在岔路口的時候,遠遠追上了雪竺的汽車。

        陳素商對司機道:“前面是葉小姐的汽車,你跟著她,別讓她的司機發現。”

        司機道是。

        雪竺去了一家歌舞廳。

        陳素商的車子停在對面,看到歌舞廳的門口掛著招牌,上面有個特別明艷的女人,旁邊寫著:“宋竹白小姐。”

        她重重一拍腦門。

        真是多嘴辦壞事了。

        陳素商等了不過幾分鐘,雪竺出來了,然后讓司機繼續開車。

        雪竺的汽車,最終在一處公寓樓前停了下來。

        雪竺對著那公寓樓,拿出羅盤不停確定方位。

        陳素商見狀,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

        雪竺沒堤防,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你做什么?”陳素商表情陰冷,“雪竺,你這是第幾次用術法害人?”

        雪竺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你六叔沒教過你,怎樣會遭反噬嗎?”陳素商聲音發沉,“雪竺,你不要任性。”

        雪竺很看重陳素商,回過神來,替自己辯解,“我沒有要害人。”

        “你在布陣。你根本不知道宋竹白小姐住在哪一間,卻要對著這樓布陣,你想要害死這樓里所有人?”陳素商疾言厲色。

        雪竺立馬道:“我沒有,我知道她住在四樓”

        說罷,她立馬自悔失言。

        陳素商一下子就套出了她的話,既有點心酸,也有點無奈。

        “雪竺,這不是得到愛情的方法,我們回家!”陳素商道。

  http://www.tluhmz.live/book/76161/4571964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青海快三一天多少期 雷速体育官方下载 北京麻将技巧手法教学 华人易居赚钱吗 红中赖子麻将 手机比分网球探 吉林快三20190703 兼职刷流水是真的吗 三人麻将app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亿客隆彩票 彩票代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