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 我想要報復

我想要報復

        陳素商把雪竺帶回了家。

        傭人送了一杯加了很多蜂蜜的熱可可。

        雪竺喝到了又暖又甜的熱飲,心中的怨氣散了大半。

        她也清醒過來。

        假如她真對那個叫宋竹白的歌星動手,道長絕不會原諒她,六叔和她大哥也要罵死她。

        她當時很沖動。

        人在受挫的時候,會有這種不理智的行為;清醒了,要善后的時候,又會后悔。

        “素商,謝謝你攔住了我。”雪竺道,“真是差點釀成了大禍。”

        陳素商把一塊奶油蛋糕推給了她。

        她自己也端起熱可可:“我還是那句話,愛情不是踐踏自己和另一個女人的尊嚴獲得的。它應該是美好的純凈的,就好像萬里雪域中開的一朵雪蓮花。”

        那樣的珍貴難得。

        她這席話,略過于矯情,因為很多人的愛情,都是普通而平凡,談不上那么稀罕。

        可用來說服此前的雪竺,卻是剛剛好。

        “你說得對。”袁雪竺喟然,“我鬼迷心竅了。”

        陳素商笑道:“若說沖動這一點,你和雪堯真是親兄妹。”

        雪竺也忍不住笑了笑。

        “我們在家里住久了,與人接觸得少。”雪竺道,“有些時候,隨性而為,的確很沖動。”

        陳素商同意這話。

        她又跟雪竺說起了她師父。

        “我師父那一年,才十七八歲的樣子,他原本比我也大不了幾歲。你知道,西方的文化里說,人在十七八歲的時候,性格很容易成形,一旦塑造好了,以后就難改。”陳素商道。

        雪竺雙目灼灼看著她,很想她再多說一點道長。

        “我隱約記得,當初在道觀的時候,我太師父所有的師伯都疼小師弟,他們是我師父的家人。

        一夜之間,師父失去了他們。你知道意外的可怕在哪里嗎?”陳素商問。

        雪竺搖搖頭。

        “意外的可怕,在于它的突如其來。父母老去,每個人心里都有準備,等父母去世的時候,悲傷是有限的。

        可意外,是你心里毫無準備。你尚未設防,一場風暴雨就降臨了,把什么都沖地一干二凈。

        道觀的慘案,給我師父留下了一生都揮之不去的陰影。那些陰影,已經浸透了他的骨頭和血液,你想輕易讓他改變,讓他定居下來結婚,不可能的。”陳素商緩緩道。

        雪竺臉色有點白。

        陳素商繼續道:“我不是嚇唬你,而是事實。你跟我差不多的年紀,經歷太少了,很多時候不相信‘無能為力’這四個字。可生活里,就是會有太多的無能為力。”

        雪竺輕輕咬著蛋糕的小勺子。

        她心口被堵得滿滿的,再也吃不下什么了。

        茫然放下了小勺子,她看著陳素商,眼淚就滾了下來。

        陳素商拿出帕子給她。

        雪竺輕輕拭淚,啞著嗓子道:“我明白了,我隨緣,不再強求什么。”

        陳素商這才慢慢舒了口氣。

        她們倆閑聊的時候,傭人進來對陳素商道:“小姐,胡先生來了。”

        陳素商下意識站了起來。

        她最近對姓胡的人敏感。

        上次那個姓胡的,被她抓到了之后,霍鉞處理完了。聽師父說,霍鉞已經在留心其他的胡氏。

        “請進來。”陳素商道。

        這次進來的,不是其他人,而是道長的好朋友,那位從胡家逃離的人。

        胡先生三十七八歲的年紀,穿著咖啡色西裝,黑色大衣,身材挺拔,只是頭發幾乎全白了。

        他的臉,瞧著還算中年,頭發又是雪白,這樣就讓他有點像洋人了。

        “長青呢?”胡先生好像挺著急,一進門就直接問陳素商。

        陳素商時常和他通話,卻只見過他一次。當面說話,她感覺很陌生。

        “師父出去玩了。”陳素商道。

        胡先生道:“我找了他一圈,沒找到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說,阿梨你能不能尋到他?”

        他時常聽道長說起他徒弟阿梨,對于陳素商,他比較熟稔,口吻也很隨意。

        陳素商苦笑了下:“胡先生,我每次找不到他,都是打電話給您。您都尋不到他,我更加不知道了。”

        胡先生露出個苦惱的表情。

        “我這件事很重要,暫時就不走了,等他回來。阿梨,我叨擾了。”胡先生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

        陳素商忙道:“您請便。”

        胡先生點點頭,自己上樓去了。

        雪竺一愣一愣的。

        見這位胡先生也是個五官俊朗的男人,雪竺想起陳素商說,道長喜歡跟漂亮的人玩,故而試探著問:“他是誰啊?也是道長的玩伴嗎?”

        “不是,他姓胡。”陳素商道,“上次那個人,就是他的族人。”

        雪竺變了臉。

        “沒事,他是我師父的朋友。上次我師父說,他救過一位姓胡的,你忘記了?”陳素商笑著安撫她。

        雪竺輕輕捂住了心口。

        她真是被嚇了一大跳。

        她最近的心思,都在道長這些風流債上。萬一有個人找上門,雪竺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情緒,又要起波瀾了。

        陳素商則打了好幾個電話,詢問她師父的去向。

        沒找到師父。

        到了晚上九點多,師父卻自己回來了。

        他這次是玩膩了。

        陳素商立馬把胡先生的事,告訴了師父。

        長青道長略微蹙眉:“他又出什么事了?”

        他一邊嫌棄,一邊上樓去了。

        片刻之后,他和胡先生同下樓,讓傭人準備宵夜。

        陳素商坐在旁邊,也要了一份餛飩。

        胡先生跟道長說:“他們讓我出任易經協會的主席。”

        長青道長猛吸了一口煙,再慢慢吐出來,然后將一個湯包塞進了嘴巴里:“怎么會找上你?”

        “還不是你?上次那位羅先生,他的秘書家里風水局出了問題,你讓我去處理。誰知道,那秘書在易經協會政府備案的時候,直接推薦了我。”胡先生在陳素商面前還好,可到了道長跟前,他說起這件事,手有點發抖。

        陳素商擔憂看了眼他。

        道長像餓死鬼投胎,一連吃了四個湯包,再慢慢停下來吸煙。

        他慢條斯理:“你這是暴露了。要不,我安排一下,你換個地方躲躲?”

        胡先生的表情,突然有點猙獰:“這不是我來找你的原因!我想要出任主席,站到前面去。這么多年,我根本沒有解脫,我想要報復!”

  http://www.tluhmz.live/book/76161/4571964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yp街机漏洞 种东北大米赚钱么 重庆时时彩后三稳赚 北京pk10计划手机app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内蒙古 摆地摊卖腰带怎样赚钱 陕西11选五推荐号一定牛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178彩票网下载开户 星空棋牌手机版下载 陪练英雄联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