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 顏愷得寸進尺

顏愷得寸進尺

        胡先生本名叫胡凌生,胡氏第四十七任嫡長子,將來要擔任族長。

        他被眾星捧月的養大,術法大成,前途無量。

        他娶了附近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夫妻倆感情和睦,結婚之后很快有了個兒子。

        兒子出生,就是他命運的轉折點。

        他的祖父他的父親——曾經他無比敬仰的人,為了什么狗屁家規,需要把他八字純陽的兒子制成祭品。

        胡家上一個祭品是二十年前的,至今擺在祭壇上,胡凌生每次去祭祀都看到。

        他從來沒想到,那也是活生生的孩子,也有血脈連心的親生父母。

        他只是和其他族人一樣,把那祭品當一個虛脫的信仰,朝它祭拜,沖它祈禱,年復一年。

        那個祭品的父母,從來沒人提起過。

        胡凌生后來去打聽,才知道他們早就死了。

        他那時候還不知道為什么。

        直到他的兒子,成了新的祭品。

        那是擺在眼前的折磨,一天天一時一刻,從不停歇的活剮。

        他妻子瘋了,在某個夜晚趁著他不備,跑到了祭壇旁邊,剖開了自己的肚子,要把那已經成了人干的孩子再塞回去。

        她說:“你換個時辰出生吧。”

        她死了之后,胡凌生有好幾個月的意識是模糊的。

        根據族人和家人的態度,他知道他也瘋了很久。

        長青道長將他偷了出來。

        而后的幾年,他一直渾渾噩噩。胡家沒有找過他,因為開始打仗了。

        炮火連天,胡家需要自保,不會再去尋找一個發瘋的嫡長子。

        他好一陣歹一陣。

        明明還是冬天,可等他有了意識的時候,突然就到了夏天。他根據氣候,判斷自己到底瘋了多久。

        他徹底清醒過來,算一算時間,已經是七八年后了。

        道長將他送到了西醫院,他打針吃藥,后來到了香港,情緒逐漸穩定。

        最近幾年,他一直沒有再犯病。

        長青以為他徹底好了。

        不成想,他說犯病又要犯病了。

        “報復誰,報復什么?”道長對胡凌生的激動不以為意,“你知道戰爭死了多少人?若是死在抗戰里了,要跟誰去報復?活下來不容易,好好生活才是正經道理。”

        “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當初我們道觀幾十口人,難道不是一條條鮮活的人命,哪一個比你兒子的命輕?”道長表情一斂。

        陳素商應該勸架的。

        可她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她也經歷過親人橫死。她母親陳太太不算,畢竟病了那么久,她早已有了心里準備;而她二哥

        “不要作死。”道長發完了脾氣,又好聲好氣對胡凌生說,“香港這邊的形勢有點復雜。我最近天天外出,摸透了不少,總之你不要輕易涉足其中,否則我又要花心思去撈你。”

        胡凌生站起身。

        他氣沖沖下山,也不叫道長派汽車送他,就這樣徒步沖了出去。

        陳素商沒辦法,放下了碗筷,急急忙忙喊了司機備車。

        她在半路上追上了胡凌生。

        胡凌生腳步很快,頭發略微凌亂。吹了寒風,他腦子里那股邪火也散了七八成。

        陳素商請他上車。

        “胡先生,你跟我師父是至交,他非常看重你的。他沒什么親人,你對他的意義,比朋友重要,更像是家人。

        他雖然不說,我卻是看得出來。他害怕你出事,只是言語不當,你不要沖動,也不要和他生氣。”陳素商道。

        胡凌生輕輕嘆氣。

        “阿梨,我并非不知好歹。這么多年了,我還是沒活明白,我不想再這樣渾渾噩噩了。”胡凌生道。

        陳素商聽他這個意思,是下定了決心。

        一個正常的成年人,他內心的想法,有時候言語只能表達萬一。

        胡凌生想要去做這件事,他就有必做的原因。

        陳素商不會強迫任何人,故而她點點頭:“我會勸勸師父。師父說危險,胡先生,若是真有危險”

        “我不怕!”胡凌生道,“哪怕真有危險,我就是那引雷的線。把危險炸出來,長青也就知道誰在暗處了。為了我自己,為了長青,這次我不能退縮。”

        陳素商沉默點了點頭。

        “那您千萬小心。”陳素商說。

        胡凌生頷首。

        將胡凌生送回家,陳素商回到了陳宅,長青道長居然還沒有睡。

        道長坐在客廳沙發里,身上蓋了件薄毯,手里捧著一杯茶。

        他不知捧了多久,那茶已經沒了熱氣。

        “我送他回去了,他這次很堅決。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不能對外人道的心思,他不想對我講,我也就沒有追問。”陳素商坐到了師父身邊。

        道長一動不動,半晌才把已經涼了的茶放下。

        他輕輕嘆了口氣:“我不想把別人當小狗一樣栓起來。對你如此,對胡凌生也是如此。隨便他吧。”

        說罷,他站起身,上樓去睡覺了。

        陳素商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說到底,她跟胡凌生不算特別熟。

        一轉眼到了臘月初十,是蘇曼洛訂婚的日子。

        陳素商想:“她連我都請了,會不會也請了顏愷?”

        這個念頭,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

        她畫符咒的時候,一連錯了很多筆,根本不能成形。

        她正在想著,傭人說顏先生來了。

        她手中的筆端,一團朱砂滴到了黃紙上,把一張符紙給染透了。

        她茫然放下了筆。

        她的腿,迫不及待想要邁出去,下樓去;但是,她的心卻再拖后腿,讓她停下來緩一緩。

        十分鐘后,她才慢慢下樓。

        顏愷正在喝茶,看到她就露出了笑容:“上次送給你的糖果好不好吃?我又來了,害給你帶了點。”

        他想要把上次的不愉快都揭過去。

        顏愷雖然是公子哥,卻沒有那種矜貴的少爺脾氣,能主動認錯,能拉得下臉。

        這都得益于他家里那些妹妹們。

        他這個做哥哥的,不知給她們賠過多少的小心。

        顏愷從小就知道,跟女孩子硬抗,兩敗俱傷,還不如嘴甜一點,心軟一點。

        陳素商忍不住也笑了:“很好吃。我師父特別喜歡,到處送人,我沒吃幾顆。你又送來了,正好解了我的饞。”

        她也是很愿意給別人臺階下的女孩子,這點跟得理不饒人的蘇曼洛不同。

        哄她,很容易,故而很有成就感。

        成就感能讓顏愷獲得滿足。

        顏愷帶著幾分忐忑來的,此刻收獲了喜悅。

        “那你得幫我一個忙。”顏愷得寸進尺。

  http://www.tluhmz.live/book/76161/4571964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国标麻将怎么打图解 北京pk10计划 梦幻西游口袋版赚钱 过万 云南快乐10分遗漏 幸运赛车 上海快3加奖 时时彩走势图 江苏麻将怎么玩 海南飞鱼 快三大小单双推算技巧 双色球胆拖投注金额 重力眩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