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三四七、酸臭

三四七、酸臭

        林綠珠略略翻閱了胡蘇兒送來的丹鼎法,待得問過是小篁蛇所遺,沉吟了良久。

        就在小狐貍微微有些擔心,是不是師父惱了,覺得自己好高騖遠,卻聽得林綠珠說道:“你如是按照本門心法,苦修個幾百年,也未嘗沒有金丹的指望。”

        小狐貍微微可惜,但還是趕緊表態:“徒兒一定努力苦修本門心法,絕不敢再有三心二意了。”

        林綠珠揉了揉眉心,笑道:“莫要這般小心翼翼,我話還未說完。你要是轉修此法,倒是有萬中一的機會能得一個陽真,就是弱了點。”

        林綠珠見小狐貍還有些懵懂,忍不住嘆息一聲,說道:“你還是轉修丹鼎法吧!”

        小狐貍頓時開心起來,反正林綠珠說什么,她聽著就不會錯。

        林綠珠嘆了口氣,看著開心的胡蘇兒,其實她如何不知道,胡蘇兒的確是資質不算上佳,但修為止步天罡,而且最少三十年內無望大衍,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不得武當真傳。

        各派真傳不能傳授與妖怪,雖然未成門規,但也早就是公認的規矩。

        邀月為了斷去王崇的念想,答應巨頭龍王收巨兒為徒,老龍王也惦記過,若是自己女兒能得吞海玄宗真傳,那是一種福氣。

        但實際上,此事絕無可能。

        就連王崇也只說,把水神咒經給邀月,卻沒提傳授給人魚三公主,這其中可操作的空間就大了去。

        何況水神咒經,也算不得什么上上乘道法。

        林綠珠答應胡蘇兒專修丹鼎法,是一番好意思。她摸了摸小狐貍的頭,嘆了口氣說道:“等回山后,我就讓師父打散了你的功力,我現在還未有如此功力,怕是會損傷你的根基。”

        小狐貍笑得雙眼都成了月牙,叫道:“還是師父愛我。”

        林綠珠笑罵道:“慣會討人歡喜,去吧!”

        小狐貍收了丹鼎法的道書,跑出去找兩個姐妹玩了。

        王崇正陪著邀月夫人飲宴,心頭微微一動,卻是黑風雙煞發來消息,告訴他已經把東西轉給了胡蘇兒。

        王崇灑然一笑,他倒也沒想到,當年隨手收的一只小狐貍,居然廝混的比他還逍遙自在。

        他心底暗笑道:“武當狐仙子,這小孽畜是生怕旁人不知她出身怎地?”

        邀月夫人慵懶的抻開腰肢,此時正當午時,陽光流泄,給邀月夫人渡了一層淡淡的金光,宛如流霞罩體,讓這位吞海玄宗有名的美人兒,宛如日光仙子,美不勝收。

        王崇雖然是個不愛美色的性子,也不由得微微直言,忍不住就伸出了手去。

        “且讓小弟幫你揉揉肩膀!”

        邀月也沒有阻止他,只是似嗔似怒的問了一句:“那里是肩膀么?”

        王崇訕笑一聲,也不做辯解,只是輕輕說道:“你看那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

        邀月噗嗤一笑,說道:“此時日正高照,哪里來的月亮?”

        王崇故作驚訝,叫道:“此時沒有月亮嗎?為何我就只見到眼前,有一輪明月,美不勝收?”

        邀月啐了他一口,卻再沒說什么。

        王崇得意忘形,靠近了過來,抬頭望了一會兒,天上白云,雙手卻沒閑著,問道:“邀月姐姐,你說劫仙之流,飛升九霄,是個什么樣子?”

        邀月也微微迷茫,答道:“我也不知道,姐姐我距離劫仙,也還有十萬八千里路那么遠。”

        王崇又問道:“如果我們都成了劫仙,飛升去九天之外,是否更為快活?”

        邀月卻微微露出幾分恐懼之色,壓低了聲音說道:“我更愿意就在此界留著。我聽師父說,飛升不是什么好事兒。”

        王崇微微驚訝,問道:“這又是什么說法?”

        邀月卻反手抓住了他,柔聲問道:“就在此界陪著姐姐不好嗎?我們又不是凡俗,幾十年就老了,不過百年就要生死離別。姐姐可以一直陪你,陪你好久好久。”

        王崇心頭凜然,低聲說道:“姐姐似乎有些害怕?”

        他伸手攬過邀月,邀月輕輕蜷縮在王崇的懷里,低聲說道:“沒得不怕,我……其實都不想證道太乙。”

        王崇想起那句話俗話:“熬死的老金丹,怕死的大真人!”

        又復想起自己毒龍寺一脈的鐵犁老祖,紅葉禪師,還有被困頓許久,不得突破,讓徒弟四處去找渡劫之物的玄葉,還有被困在碧波洞的提御阿尾……

        頓時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太乙境著實可怕。

        不要說邀月,就算王崇,也有幾分恐懼之意。

        好多修士到了金丹境,潛力就沒了,再也沒有指望,更上一層,只能活活熬死。但真人境,幾乎只有天資卓絕之輩,才有希望踏入,他們不敢突破,十成是真的怕死,怕被天道所化。

        邀月輕輕靠了靠,低聲說道:“你也莫要不怕。那個……那個人就是沒能突破太乙。”

        王崇微生惻然,又復想起來舊日大師兄,那位老款的季觀鷹。他摟緊了邀月夫人的香肩,低聲安慰,心底卻忽然想起,自己曾許諾,要替這位舊日大師兄完成心愿,去他不曾去過的地方。

        王崇當然是指太乙,道君,劫仙諸境界。

        王崇勸慰了幾句,忽然想起一個辦法,低聲說道:“邀月姐姐,不如我們裝作凡俗,去海外各國玩耍?”

        邀月微微點頭,過得一會兒,低聲說道:“我要扮作你的娘子。”

        王崇呵呵一笑,答道:“甚好甚好!”

        邀月又復低聲說道:“我們都裝作丹鼎門的弟子如何?”

        王崇也是一口答應。兩人這就商量起來,該如何出去游玩。大羅洲不但本島巨大,有數十萬里,附近還有千余座島嶼,總計五十幾個海外島國,盡多可以游玩之所。

        尋常人想要把大羅洲游玩一遍,走上數年也不稀奇,兩人要裝作凡俗,道行也不能太高,亦是規劃了數月的行程。

        邀月細心,考慮的周祥,王崇出了沒口子答應,半點心也不操。

        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酸臭!

  http://www.tluhmz.live/book/77675/4571901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排列五杀号定胆100%准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结果 欢乐生肖投注 后三组选包胆什么玩法 2019网络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龙虎玩法技巧 福建时时十选一 江苏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涨跌比例计算 北京快3人大小精准计划 10bet官网亚洲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