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9章 不作死就不會死

第39章 不作死就不會死

        云七夕渾身一震,猛然回頭。

        太和殿廣場上人太多,三三兩兩在說話,可她卻唯獨看不見坐著輪椅的單連城。但她知道,他一定在一個看得見她的地方。

        “七夕,怎么了?”見云七夕突然停下,回頭像是在找什么,張沁雪不禁有些詫異。

        云七夕突然彎著腰,擰起了眉頭、

        “七夕,你哪里不舒服嗎?”看著她的樣子,張沁雪頓時緊張起來。

        “我有點肚子痛,沁雪,你先去吧,我呆會兒自己過來。”云七夕神情很是痛苦。

        張沁雪哪里放心得下,“那怎么行?我讓人去找太醫。”

        說完扭頭就要喚跟在身后的丫環,云七夕忙伸手一把拉住了她,“沁雪,不用了,我去上個茅房就好。”

        “沁雪。”不遠處的人群里,有幾個女子在向張沁雪招手,并同時驚疑地遠遠打量著云七夕。

        云七夕趕緊推她,“沁雪,你快跟她們一起去吧。”

        張沁雪還是有些遲疑,“可是你”

        “不要可是了,趕緊去吧,別讓她們久等了。”她使勁推她。

        她可不想將那幾個女子給引過來,到時,她又得費一番功夫去應付她們。

        張沁雪見她態度堅決,只好點了點頭,“那你呆會兒可一定要過來啊,我在鳳陽宮等你。”

        “嗯,一定。”云七夕連忙點頭如搗蒜。

        張沁雪這才放開了她,與其他的女子一起離去。

        見她們走遠,云七夕這才站直了身子,立刻回頭不死心地眼睛四處瞅。

        她在明,他在暗,就好像身上被安了個監控器,這感覺太不美妙了好嗎?可是,看了半天,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卻唯獨不見單連城的影子。

        為免給自己省麻煩,為了不被監視,云七夕決定找個安靜的地方呆會兒,于是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太和殿廣場。

        今晚是皇宮盛宴,所以宮道上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很多,云七夕索性避開了大道,穿進了御花園里。

        此時天已黑透,月亮出來了。

        借著月光,她望見不遠處的幾步石階上,似乎有個休憩的涼亭。

        不一會兒,她就已經站在了涼亭里。

        這里地理位置略高,憑著她絕佳的夜間視力,她可以看見周圍幾百米以內的動靜,然而別人卻絕對看不見她。

        白日里的炎熱正在漸漸隱退,迎著迎面吹來的微風,感覺無比地涼爽清新。

        太和殿廣場上的人聲和喧囂隱隱傳來,但卻似乎已經很遠,很遠。

        手隨意地搭上石桌,觸摸到光滑的桌面,手感極好,云七夕忍不住摸了又摸。皇宮里的配置就是不一樣,連一個涼亭的石桌用的都是上好的石材呢。

        她整個身心都放松了下來,心頭夸贊自個兒找了個好地方。不管呆會兒她將要面對什么,至少這一刻,她是自由和享受的。

        裝了大半天的淑女,心好累,此時她原形畢露地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兩只腳還十分沒形象地伸直。

        咦,腳似乎碰到了一個東西,一個有彈性的東西。

        她低頭從石桌下看過去,只一眼,她就頓時從石凳上彈跳了起來。

        即便是晚上,她也從不會懷疑自己的眼神兒。她剛才碰到的不是別的,而是一個人。

        今晚宮里辦大宴,怎么會有個人躺在這里呢?而且,就她剛才那匆匆一眼,已經從這人的穿著看出,必定不是一般人。

        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無論對方是死是活,正常的做法都應該是立刻離開這個亭子。可是云七夕沒有,天性使然,她就屬于愛作死的類型。待她冷靜下來,她一步步地走近了那個人。

        走得不重,但也不輕,她是故意的。如果他還有聽覺,必定是可以聽得見的。

        可是,直到她走到了他的身邊,地上的人仍然一動不動。像個死人一般。

        還好,無論是身為醫生的她,還是身為盜墓賊的她,都已經見慣了死人,甚至是死人的尸骨。

        云七夕蹲下身來,伸手輕碰了一下他的手背,還是溫熱的。于是她輕輕推了推,試探性地喚了一聲。

        “喂。”

        對方未有任何反應。

        而借著不錯的月光,云七夕仔細打量了一番,才發現這是一個長得不錯的男人,面部的線條很柔和,眉目很清秀,皮膚也很干凈。

        在現代的時候,云七夕曾經因為好奇加好玩,自學過一些看相的本事,照眼前這人的面相看來,他應該是一個溫和的人。

        第一印象不錯,云七夕心頭再次動了善念了。可她又有些糾結,不會救人再救出什么麻煩來吧?畢竟,她已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蠅了。

        盡管心里還在猶豫,可身為醫生,她的手還是條件反射一般地搭上他的脈。脈息已經很微弱,她很快把手指移向他的鼻端。

        沒有呼吸了?可脈搏還有啊!云七夕心里一緊,腦海里飛快竄出一個詞來。

        心源性猝死?

        雖然云七夕大多時候沒心沒肺,雖然她已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蠅,但作為醫生的職業操守還是在的,人性的那份善良還是有的。她不能眼睜睜看著一個生命就這樣流逝,必須立刻為他采取緊急搶救措施,給他做人工呼吸。

        剛剛湊近,她便聞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兒。目光一轉,她便瞧見了他手心里躺著的一只精巧的青花瓷酒壺。

        酒后心源性猝死,就更加不容樂觀了。

        如果一開始就撒手不管這回事也就算了,既然決定管了,她就不準他死。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6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安徽休闲游戏 河北快三 倍投好还是反倍投好? 三分彩计划 麻将规则玩法 258竞彩网 怎样玩时时彩才能稳赚不赔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 陕西快乐10分开奖官网 即时网球比分直播 京剧赚钱 四川快乐12任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