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60章 沒有瘟疫

第60章 沒有瘟疫

        樸素的布衣,這應該是件男人的衣服。

        “你醒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云七夕猛然回頭,不禁呆住了。

        他是嗎?若不是因為那雙依舊燦若星辰的眼睛,她一定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當初她見過的乞丐云七。

        他沒有戴帽,她第一次清晰地看清了他的真實面目。一張絕對算得上是傾國傾城的臉,很白很干凈,一雙溫和含笑的眼睛,仿佛是撒進了一縷陽光,好看得不像是凡人,雖然只穿了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藍色布衣,但卻像是一塊普通的布料包裹了一塊珍貴的寶玉,身上的光華完全掩藏不住。

        此刻他正懶洋洋倚在門口,門外的陽光打照在他的側臉上,襯得他嘴角的弧度越發柔和,臉上的笑容越發地迷人。

        他手里端著一只碗,看樣子,像是已經站在那里好一會兒了。

        這樣的畫面,哪能讓人聯想到乞丐二字,她的腦海里飛快竄出一個更符合的詞來,王子,這樣一個穿著布衣的王子,把兩種屬性拉扯到一起,有另一個更精準的詞,叫乞丐王子。

        直到看到云七的眼底劃過一抹興味的笑意,云七夕才猛然回過神來,想到自己剛才那直勾勾的花癡目光,她有些窘。將手中的衣服放在床上,她佯裝淡定地站起來。想起那日,她誤會他拿了她的小手電,如一個女痞子一般將他逼到墻角,還對他上下其手,她就更是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云七一步步向她走來,站定在她眼前,離她很近,云七夕低著頭,可以看見他手中的碗里,濃黑的藥水在輕輕地晃蕩。

        只聽突地一聲好聽的輕笑聲響起,云七夕抬起頭,入眼是云七那雙含著笑意的眼睛。

        “怎么?不認識了?”他輕聲笑問。

        他的聲音如清風般溫柔,全沒有對她的怨怪,云七夕深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地看著他,語氣誠懇地道,“認識,我是專程來找你的?”

        云七的目光微滯了一瞬,將藥碗放在床前,看了眼熟睡中的小雨,問道,“還是為了那個對你很重要的東西?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沒有拿。”

        聽他這樣一說,云七夕心中更是慚愧,低聲囁嚅道,“我已經知道不是你拿的了。”

        從小到到,她很少說對不起三個字,似乎有些說不出口,磨蹭了半天,才終于下定決心開口,“其實我是專程來”

        “不好了,”屋外一個聲音將她打斷,緊接著,那個起先云七委托照顧小雨的那個女人沖了進來,十分焦急地看著云七,看來跑得很急。

        “鳳姐,怎么了?”云七眉頭一皺,緊緊盯著鳳姐,沉聲問。

        鳳姐上氣不接下氣地道,“王叔和他兒子快不行了,你,你快去看看吧。”

        云七眸子一沉,跟鳳姐一起快步走了出去。

        云七夕一邊拄著木杖跟上去,一邊理所當然地想,莫非那個王叔一家是云七的親戚?

        一間破舊的小茅屋里,此刻圍了不少人,見云七進去,大家都讓開了路。

        一張破舊的床上,一頭躺著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老頭,老頭閉著眼,呼吸十分微弱的樣子。另一頭,是一個年輕的男子,長得跟老頭有幾分相似,臉色蒼白,虛睜著眼,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想說什么,卻又似乎全然沒有力氣。

        云七先是把了把老頭的脈,然后又把了把年輕男子的脈。接著,他又抬手撐開男子的眼皮來看了看。整個過程,他的神情一直很凝重。

        而云七夕卻是更好奇了,看云七的樣子,莫非他會醫術?他到底是什么人?簡直太神秘了。

        “小七,王叔和二狗怎么樣啊?是不是染上了瘟疫?”鳳姐忍不住問道。

        云七站起來,沉著臉沒有說話。

        云七夕心下好奇,一步步走到床前,分別把了一下王叔和二狗的脈,查看了一下他們的舌苔和眼睛,心里也有數了。但她沒有說話,她想聽聽云七的答案。

        “小七,這位姑娘,王叔和二狗怎么樣啊?有治么?”另一個人老頭也沉不住氣地問了出來。

        看得出來,大家的臉上都寫滿了恐慌,盡管云七和云七夕都還沒說什么,他們卻都似乎已經想當然地猜到一種結果。

        “王叔和二狗并不是瘟疫。”云七沉著地說出診斷結果。

        “雖然不是瘟疫,但卻并不樂觀。”正當大家都大松一口氣時,他卻又將所有的人情緒打倒了底谷。

        “那他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鳳姐急問。

        云七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大家都帶著哀傷失望的心情離開了茅屋,云七夕和云七回到小雨睡的屋子里,小雨還在睡,

        云七夕這才終于忍不住問她,“你竟然會醫術?”

        云七未答,溫和的眉眼噙了絲笑,以同樣的口吻重復道,“你竟然會醫術?”

        云七夕愣了一下,鼓著腮幫子,理直氣壯地道,“是啊,我會醫術,有什么好奇怪的么?”

        “是啊,我會醫術,有什么好奇怪的么?”

        他就像個復讀機,含笑再次重復了她的話。

        云七夕挑眉,“當然奇怪,你到底什么身份?”

        云七笑得深遂,正欲說什么,突然聽見床上猛然一聲咳嗽,像是隱忍了許久的樣子。

        他們齊齊看過去,只見小雨正睜著一雙大眼看著他們,在看向云七時,眼里有著一絲愧疚,好像是在自責自己沒能忍住,咳得不是時候。

        云七夕已經當先走了過去,笑著對小雨道,“你醒啦?現在有沒有舒服點兒?”

        小雨輕輕點了點頭,大概是她上次的行為已經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心里陰影,他看著她的時候,眼里竟有那么一點點忌憚,只有氣無力地小聲說道,“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你追著我們滿大街跑,追問我們把你的東西藏哪兒了?”

        咳咳!

        頓時,云七夕的臉上寫了一個好大的窘字。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6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辽宁快乐12选5预测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彩娱 广东时时彩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 四川时时12选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 2019北京企业500强 安徽福彩网 一分钟开奖的彩票是正规的么 免费招募手机麻将代理 王者捕鱼怎样才能赢钱 中国足球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