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96章 金屋藏嬌

第96章 金屋藏嬌

        云七夕的情緒莫名其妙變得有些糟糕,好像就快要維持不住她的風度。她放下筷子,強笑了笑。

        “沒胃口了,你們慢慢吃,謝謝款待。”說完,她起身就往外走。

        “七夕。”單景炎喚她,她未回頭地擺擺手,語氣特別輕快,“不用管我,你們吃吧。”

        走到院子里,云七夕抬頭望天,月亮還好,奇怪的是,同樣一個月亮,卻怎么也再看不出那夜的溫柔了,周圍散發的朦朧月光怎么看都覺得涼。

        興許是,天氣真的涼了!

        在床上躺到半夜,準備起來行動的時候,她才有點后悔沒有進食。餓著不僅沒有體力,腦袋的反應也會遲鈍,不利于做偵察活動。

        所以她決定先去廚房找點東西,補充一下能量。

        在廚房里黑燈瞎火地翻找,裝了幾塊糕點,她便出發了。

        望岳山莊雖然是皇家別苑,但因為住的人少,到了夜里就更顯冷清。守衛也不如皇宮森嚴,巡邏的人不多。

        憑著敏銳的聽覺,她輕松地避開了巡邏的隊伍,遠遠地,她看見了單連城的院落。

        要走到寶珠閣,必須要經過這里。云七夕隱在暗處,下意識地朝院子望了那么一眼,她的眼神就滯住了。

        她看見一個人影正從院子里走出來,也同樣往寶珠閣的方向走去。

        云七夕瞇著眼睛仔細看,怎么看怎么覺得那個身影有些眼熟。

        那不是單連城么?他這么深更半夜的出來干什么?而且,他竟然沒有坐輪椅,不怕暴露么?

        將最后一口糕點塞進嘴里,云七夕放輕腳步跟了上去。

        單連城走得很匆忙,好像并沒有發現后面有人跟著。或者說,在望岳山莊里,身為主人的他們從來就沒有危機感。而且,他好像走的方向跟云七夕要去的是同一個方向。

        云七夕不敢跟近,單連城畢竟是習武之人,聽覺是很敏銳的,但也不敢落得太遠,怕跟丟了。還好,她的跟蹤能力還是不錯,一直都沒有被發現。然后她果真看見他往小樹林的方向走了去。

        這個小樹林比白日里更多了幾分陰森,穿梭在里面,樹葉沙沙的聲音仿佛是此刻唯一的聲音。大概是所謂的做賊心虛,云七夕將腳步放得更輕了些。

        在樹林里,遠遠可以看見寶珠閣里透出來的燈光。

        單連城已經出了樹林,直直地往寶珠閣里走去,而云七夕卻貓在樹林里,躲在一棵樹背后,不敢貿然行事。

        這么晚了,他來這里做什么?難道他在這寶珠閣里藏了寶藏?又或者他是來盜寶的?短短的時間里,云七夕腦洞大開,有了無數的設想。

        突然,云七夕敏銳的聽覺仿佛聽到寶珠閣里傳來了笑聲,而且,還是女子的笑聲。

        云七夕心下狐疑,決定去看一看究竟。

        按理說,所謂的禁地,應該會有人把守才對,可是寶珠閣外一個守衛都沒有。這讓云七夕心里越發不踏實了些。

        四下看了看,她矮著身子,沿著樹林邊爬上了一個小山坡,從小山坡背后爬過去,就更加接近寶珠閣了。

        她所站的位置,與寶珠閣的圍墻之間,排著幾棵大樹。她站起身子借著幾棵大樹的遮擋,謹慎地一步步地走近寶珠閣。

        圍墻并不高,對她這種對翻墻走壁早已熟能生巧的人來說,更不是什么難事。抱著最近的一棵樹,她輕輕松松就爬到了墻頭。

        然后,她的視線往院子里那么一瞧,竟呆住了。

        寶珠閣寬大的院子里,她能看見單連城修長的背影,而亮點不在這里,亮點是一個著一身鵝黃的女子正依偎在單連城的懷里撒著嬌,那般的小鳥依人。而單連城正用手輕輕地拍著女子的背,十足地溫柔。

        這是云七夕從沒有見過的一面,她一直覺得他冷如冰山,從來不知道,在他的身上也會有溫柔這種屬性。她很好奇,是什么樣的女子可以融化這座大冰山呢?

        可是那女子一直將頭埋在單連城的胸前,一雙手緊緊地環住他的腰,她看不見他的臉。不過,能讓這樣一個大冰山這般溫柔呵護的,半夜都惦記著的,想必不是一般的女子。

        視線將整個院子掃了一圈,所謂的寶珠閣,其實也沒有多么地珠光寶氣,更沒有像什么藏寶閣一樣那么神秘。

        什么屁的寶珠閣,原來藏的不是珠寶,是美女啊,是一個金屋藏嬌的地方。

        可是,單連城堂堂一個王爺,喜歡一個女子,至于這么偷偷摸摸地么?更何況,他不是還沒有娶正妻么?喜歡的話,娶回家不就好了?搞什么地下戀情呢?

        兩人依偎了一會兒,并肩往屋子里走去,云七夕始終都沒有看清女子的臉。

        單連城在這個女子面前沒有偽裝殘廢,要知道,就連惠妃娘娘都不知道他的殘廢是裝的,說明這個女子在他心中的份量不小。

        屋內昏黃的燈光透出來,照在兩個人的身上,是一個十分溫暖和諧的畫面。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個畫面,云七夕的心里竟奇怪地有那么一絲淡淡的失落。

        見鬼!

        阿嚏!

        云七夕突然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后知后覺地捂住嘴,可是已經晚了。這噴嚏來得太快,來得沒有一點預兆。這個響亮的噴嚏在這個寂靜的夜里,想讓人聽不到都太難。

        “誰?”突然一聲大吼,緊接著,就跟變戲法兒似的,院子里的墻腳處突然間跑出好幾個侍衛。

        云七夕嚇得手一松,就墜下了墻頭。

        就在她掉下去的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單連城回過了頭來。

        屁股著地,她來不及喊疼,就已經聽到了雜沓的腳步聲,里面的侍衛追出來了。她麻利地站起來,飛快地下了小山坡,往黑暗深處跑去。

        “是誰?膽敢擅闖寶珠閣?”侍衛們提著刀劍一咱追過來,兇神惡煞的聲音唬得云七夕腿肚子發顫,踉蹌了好幾下。

        她對這里的環境畢竟不熟,不知道該往哪里跑是安全的,也不知道怎樣可以跑得出去。只是盲目地跑著,只希望沒那么快被抓住。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7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最新捕鱼平台注册送分 重庆时时龙虎计划免费 打麻将的技巧和方法 中国体肓彩票开奖大乐 双色球走势图浙江风采1超长 北京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杭州麻将爆头 腾讯今天nba比分 钟灵石合成能赚钱吗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 青海快三专家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