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97章 爺不答應

第97章 爺不答應

        “唔”云七夕條件反射一般地使勁掙扎。

        可她越是掙扎,這雙手臂將她禁錮得越緊,唇上的力道也越狠。她那點兒力氣,無異于雞蛋碰石頭。

        然后,她很快發現,她越來越無力了。這貨的唇直接喚醒了她的回憶,那個月光溫柔的夜晚,雖然她醉了,又被那個百媚嬌弄得失了理智,可是這張唇的柔軟觸感,她卻該死地記得特別清楚。

        岸上的一群侍衛傻眼兒了!

        云七夕全程被動地配合著戲碼,想到岸上有一堆觀眾,她的視線有些緊張地透過升騰的霧氣看過去。

        她好像看到了單景炎蒼白的臉。當然,青黎的臉好像比他的還要白幾分。

        其實青黎進來時,她是反射性地低頭的,少女的羞赧讓她的目光不敢再落入溫泉里,可是,她不看,不代表事情沒有發生。她手指捏緊裙裾,再次抬起頭,那一雙盈盈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溫泉內的火熱,眼里的羞怯漸漸被一種不甘所取代。

        云七夕此刻的心情好復雜,這場戲不僅沒有彩排,沒有臺本,連個預告也沒有,她措手不及。

        突然,單連城整個身體的力道壓了過來,云七夕被迫往后,被壓在了溫泉濕滑的石壁上,也成功地擋住了她的視線。然后,她模模糊糊聽見腳步聲陸陸續續地離開了。

        她暈乎乎地,覺得溫泉的熱度蒸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不對,她睜大了眼睛,她喘不過氣,是因為單連城一直沒給她喘氣的機會。

        她猛地一個激靈,瞬間清醒,大力地推開了這具霸道的身體。這一次,單連城順著她的力道讓開了。

        水面因為她的動作在劇烈晃蕩,兩個人,隔著不遠的距離站著,渾身都濕透,衣服緊緊貼在身上。對面某人的身材在這一刻完全暴露了出來,不愧是練武之人。他裸露的上半身,他的六塊肌,人魚線,她不是沒有見過,可,此刻薄薄的衣服濕濕地貼在他身上,胸肌隨著呼吸起伏得有些急促,比裸著更有一種吸引力。

        在離開她的那一瞬,她好像看到了他眼底殘留著一絲情動,可再仔細看時,便只剩平靜了。

        水氣讓他的臉浸潤了一層潮濕,水珠從眉梢滴了下來。要命,這張棱角分明的臉在霧氣里有一種別樣的朦朧美感。

        想起要銀子不成,還反欠一屁股債的事情,她那被一個吻勾走的半條魂兒很快就回來了。

        她故意用手背狠狠地擦著嘴巴,瞪著他,“差不多得了,人都走了,還演?”

        單連城微微抬頭,半瞇起眼,視線透過霧氣,落在她的小臉上。此時她的臉被熱氣蒸出一種紅潤的 潮濕,紅得仿佛要滴出水來,氣鼓鼓的樣子竟然有那么點小可愛。

        他一步步走近她,水波一晃一晃浪到云七夕的胸前,晃得她有些心率不齊。

        她警惕地盯著他,“你干嘛?”

        健碩的身材停在離她的眼前,深如古井般的眼睛俯視著她,他傾身一分,她就后仰一分,他傾下一分,她再后仰一分,然后,他的一雙手撐在石壁上,將她整個小身軀圍住。

        云七夕眨巴著眼睛,強裝鎮定地瞪他,卻掩飾不住她眼中隱隱的驚慌。

        只覺單連城的頭一寸一寸地壓下來,她已經捏緊了拳頭,準備一耳括子扇上去,痛罵一聲臭流氓,他卻突地在離她很近的位置停下,云七夕瞥到他唇角一勾,一絲促狹從他的眼底劃過。

        “剛才的吻算送你的,不收銀子。”醇厚的聲音有一絲別樣的沙啞,語氣里卻是她從沒有聽過的陰壞。

        說完,他已經直起了身子,他比她高,溫泉的水剛好沒過他的腰際,而對于云七夕來說,這水直接淹沒了她的胸。他這么高高在上,她只能仰視他。

        敢情他強吻了她,還跟施恩似的?

        云七夕心中那一萬匹草泥馬都快跑出胸腔來了。

        氣呼呼地哼了哼,云七夕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緊張了,也不氣了,勾起一臉壞笑,看向他。

        “銀子,還給我。”

        單連城側頭看她,看樣子是聽不懂中國話。

        然后云七夕抹了把臉上的水,笑得眼睛彎起,“我來問問你,秘密值不值錢,重大機密又值多少銀子?”

        單連城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起,像是越發不懂。

        云七夕咧嘴笑開了,仰著頭湊近了些,“晉王殿下,你勸你呢,還是不要因小失大了,我那點兒銀子對您來說,不過是小case,又不傷筋動骨的,可對像我這樣的平民老百姓來說,用處可就大了。你若是不肯給,可別怪我把你金屋藏嬌的事情給說出去。”

        單連城眸子微瞇,正要張口,云七夕又截住了他。

        “你可不要威脅我說要把我是假的這件事情說出去,我如今呢,也已經想清楚了,我本就不打算一直當這個二小姐,你樂意說就說吧,我不在乎。”

        “金屋藏嬌?”單連城淡淡重復。

        看來他絲毫沒聽她后面這一句,思緒還停留在上一句。

        “你可別抵賴,我承認,起先那個爬了寶珠閣墻頭的,正是本姑娘在下我,我可什么都瞧見了。”

        云七夕吊兒郎當地偏著頭,自信滿滿。可她卻沒有見到單連城的半絲不安和慌亂,他甚至在笑嗎?

        沒錯,他性感的薄唇抿著,唇角真的上揚了,而且那弧度竟然越來越大。

        這貨被人拆穿了,不是該慌么?該答應她的條件,妥協么?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粘著水漬的麥色臉龐,緊致而迷人,淡淡的笑意削去了他平日里的幾分冷,看起來多了幾分暖意。

        “你笑什么笑?聽見沒有,我給你一晚上考慮的時間,你仔細權衡一下想想清楚。那點銀子對你來說,算多大點事兒?”

        “不用考慮,爺不答應。”單連城道。

        云七夕心塞了,這貨不受威脅啊!難道是她威脅的方式不對?

        也是哦,封建社會的王爺,怎么會怕人知道他有女人這回事?更何況他還沒有娶妻,這女人也不是小三兒啊。

        腦子飛快一轉,云七夕決定換一種威脅的方式,于是她再次陰惻惻地瞄了過去。

        “你不要答得這么痛快,仔細想清楚了,你前腳剛剛在寶珠閣里跟人家姑娘親密完,這會兒也在這里吻了別的女人,你不怕別人知道你藏了女人,難道也不怕金屋里的女人知道你吻了別人?”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7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wnba比分结果8月21日 重庆幸运农场 时时彩全包组三方法 最新的答题赚钱软件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后三做号技巧 甘肃快3开奖直播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51 棋牌游戏下载送9元 湖南yy麻将群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