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142章 爺醉了

第142章 爺醉了

        云七夕的手被溫暖的大掌握住,然后,一個冰涼的東西輕輕地套在了她的手腕兒上,她知道那是什么。

        她感到他在床邊坐了下來,有一雙目光長久地停留在自己的臉上,而她,不敢睜開眼。

        她雖然確實有了醉意,但還沒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然后她聽見了輕微的呼吸聲,越來越近,仿佛就在離自己不遠的上空,此刻半醉半醒的云七夕,除了有那么點兒緊張,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認,她還有那么一點兒小期待。

        一床被子蓋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呼吸聲遠了。不知是出于一種本能還是一種某種想要達到目的的迫切心理,她抬手就圈住了某人的脖子。

        單連城的身體瞬間僵硬了,她微微睜開眼,明明醉意只有五分,卻佯裝了八分。微熏的眼睛盯著眼前這張近在咫尺的臉,紅燭映照下,他的五官越發深刻迷人。

        “爺,你長得真好看,簡直,簡直好看得不要不要的!”她傻傻地笑著,語氣帶著醉意。

        聽著她有些天真的話語,看著她微微嘟起的小嘴以及因為醉意而粉紅的臉頰,單連城的臉離她更,雙手就撐在她的身側,充滿磁性的嗓音帶著調侃的意味,“就算嫁給爺你過分高興,想要喝酒,那你也至少留一口,那可是交杯酒。”

        云七夕渾然不在意地又傻笑了,圈著他的脖子,笑道,“交杯酒有什么意思,咱還是別磨蹭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說完,她手臂用了幾分力,將人拉近了幾分,近得他的呼吸都噴薄在了她的臉上。

        只有云七夕自己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緊張,她所有的裝傻都只是為了掩飾她的緊張。酒真是個好東西,那半分醉意讓她緊張的感受至少不那么清晰。

        也只有單連城知道,她的主動邀請對他來說簡直致命。

        起先剛剛蓋好的被子被掀起,柔軟的雙唇落下時,寬碩的身子帶著她熟悉的男性氣息壓了下來。

        然而他的唇只是落在她唇角的酒窩上,云七夕能清晰感到,貼著自己的這個男人身體僵硬,他是緊張的。

        記得在獵場的時候,她就問過他是不是童子這個問題,當時他用一個霸道的吻堵住了她的嘴,他說,如果你再自作聰明,他可以立刻不是。雖然語氣霸道,卻承認了他是童子的事實。

        他雖然久經沙場,但面對男女之事,同樣是小白。

        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云七夕突然扭頭,貼上了停留在唇邊的那雙唇。

        雖然她自己也沒有半點兒經驗,但是這陌生的領域需要兩個人去探索。她只當自己真的醉了。

        然而當雙唇相貼的那一刻,她就緊張到想要退縮了,可是晚了。她聞見他呼吸一緊,一只手捧住了她的頭,沒給她退縮的機會。

        這一次,與前幾次的霸道強勢完全不同,他的耐性似乎變得極好,這個吻溫柔得能瞬間吸走人所有的理智。當然,云七夕此刻所剩不多的理智已經不是想要退縮,而是想要更進一步。

        于是,云七夕緊緊環住他的脖子,兩人的身體貼得更近。他吻得越來越深,他的氣息無孔不入地擠進來。

        云七夕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被一次次卷起,如丟在一團云里,身體漸漸軟得不像話。可是,她也能感到他的吻帶著壓抑,他仿佛在壓抑著想要一口吞噬她的沖動。除了吻得更深更狂,除了抱著她的手臂更緊。云七夕身為一個正常的女人,覺得自己渾身的細胞都被激活了,一種不滿足的真實感受正在她的身體里一點點擴大。

        她回應得越來越激烈,到最后,他的吻從溫柔到張狂,又從張狂轉為溫柔。而她卻似乎反客為主,直到他的吻終于停了下來。

        他輕輕離開她的唇,兩個人粗重的呼吸在這個安靜的洞房里清晰可聞,近距離對視,他們能很清晰地聞見和看見彼此的欲望。

        “當初為何不肯嫁?”他極度暗啞的嗓音和著粗重的呼吸聽起來曖昧無比。

        云七夕似乎一時沒跟上他跳躍的思維,有些茫然。當呼吸漸平,她才盯著他情緒不明的眼睛道,“現在不是已經嫁了?問當初也不能改變如今的事實。”

        單連城一只手撐著腦袋,側躺在她身旁,盯著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七夕倒是想到一件事,于是醉意朦朧的眼睛笑著說道,“晉王爺,我如今已經嫁給你了,這話我可說在前頭,我云七夕只能接受一夫一妻的婚姻,你若敢娶別人,敢跟別人生孩子,敢把玉扳指傳給別人,我”

        她會怎樣呢?她還沒想好。她能怎樣呢?古代也沒有重婚罪這一條,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況還是王爺。

        她在認真地胡思亂想,所以沒看見單連城眼底情緒的變化。只是眼前一晃,單連城已經在她身側躺下,閉上了眼睛。

        他本就擅長壓抑,情緒通常都不會流露半分,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如今閉著眼睛,她便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好像一場燒得正旺的火突然說沒就沒了。

        “喂,”她撐起身子,推了他一下。他突地長臂一撈,她就躺在了他的臂彎。

        “爺醉了!”單連城只說了三個字,便再沒有開口,只是手臂緊緊攬住她沒有松開。

        醉了?

        他醉了,云七夕卻仿佛酒醒了。她撐起腦袋來看他,他的臉頰包括脖子都發紅,看來確實喝了不少,起先他吻她的時候,酒氣確實很重,只是因為兩人都喝了酒,她分不清那酒氣是她自己的還是他的。

        他閉著眼紋絲不動,仿佛已經睡著了,紅燭的光將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映得越發深刻迷人。

        云七夕的心里竟有那么一絲絲失落,她重新躺回他的臂彎,她在想一個問題,不知道洞房之夜不圓房這個問題在古代到底有多嚴重?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可他身上那股薄荷香縈繞在她鼻端,她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寧,不知何時就睡著了。

        聽著她漸漸均勻的呼吸,單連城輕輕掀開了眼睛,看著躺在臂彎這張安靜的睡顏,她長長的睫毛在她的臉上投下陰影。此刻的她,看起來安靜而溫柔。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7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qq捕鱼大亨充值 时时彩一天稳赚50 青海十一选五 456棋牌游戏能赢钱吗 挂机能赚钱的游戏 骗 竞彩足球比分 赚钱兼职工作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pc蛋蛋 请长期跟踪免费两码 山西快乐十分7天前走势 365篮球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