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163章 在你心里,這玉扳指是不是比我更重要?

第163章 在你心里,這玉扳指是不是比我更重要?

        她突然聯想到單連城在得知這件事后很生氣的樣子,難道這背后真的有什么原因?

        回到大營,小路子拿了一套新衣服和一些首飾來,說是那位爺讓送來的。

        云七夕未用手去摸,只是用肉眼打量了一下,便看出這衣服用料華貴,做功考究。

        “這是干嘛,不是允許我在這里跟大家穿得一樣嗎?”

        “回王妃,爺說三天后是皇后的四十歲生辰大宴,這些是為您參加大宴準備的。”

        又要參加那讓人蛋疼的宮宴了嗎?這皇宮里的人一天到晚怎么那么閑得慌呢?

        所以,韋正卿特意從漠北回來,應該就是來參加皇后四十歲生辰宴的吧?

        她本來想去跟單連城說一下她見到了韋正卿的事,不過他和幾個人一直在營帳里議事,一直都沒有出來,她也就不好去打擾他。

        晚飯的時候,小路子特意來傳達了單連城的話,說是讓她自己先吃,他還有很多事情,會晚一些。

        云七夕一邊吃著飯一邊在想,這幾天他好像一直都挺忙的,昨晚的事情想必也是讓他徹夜未眠,可她好心想幫他他還偏不答應。明明這么一個人才放在他的眼前,他既不睡她的人,也不用她的才,簡直是屈才。

        吃過了飯,她走到主帳外,透過門口布簾的縫隙望進去,看見有好幾個人圍著沙盤,其中有云沖,戈風,還有其他幾個參將。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所以云七夕也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么,只是看見單連城不時用手在沙盤里比劃,面色很嚴肅。營帳里充斥著一種緊張的氣氛,很像是戰前全軍領袖在商量戰爭策略。

        可是如今天下太平,并沒有要打仗的苗頭啊。

        “小路子,去給他們送點點心去吧,這么晚了,也該餓了。”云七夕扭頭對小路子道。

        小路子搖搖頭,“王妃,爺在議事的時候是不允許有人打擾的。”

        她猛然發現,她竟然在擔心他?他那么大的塊頭,三天不吃也餓不著,她在空操心啥呢?

        不如趁著他忙,沒空理她,去把她想做的事情做了?

        這個主意不錯,想到此,她就不自覺地翹起了唇角。

        可轉身還沒走幾步,小路子就跟了上來。

        “王妃,您就去哪兒啊?”

        云七夕敷衍地回道,“沒什么啊,我就是吃了飯想到處走走,有助于消化。”

        “那奴才陪著你。”小路子說完,便畢恭畢敬地跟在她的身后。

        “咳,不用吧。”云七夕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要的,爺已經跟奴才吩咐過了,你對大營環境不熟,讓奴才時刻跟著您,您若有事就拿奴才是問。”小路子年齡不大,一本正經的樣子特別萌。

        這招夠狠,云七夕的唇角狠狠地抽了兩下,無聲一嘆,扭頭往回走。

        “王妃,你不是要出去走走嗎?”小路子一臉天真。

        云七夕耷拉著腦袋,頭也不回地道,“我現在又不想去了,困了,想睡覺。”

        “哦。”小路子摸著腦袋瓜子,一副搞不懂的樣子。

        回到營帳里,她往床上一躺,滿臉郁悶地盯著帳頂,幽幽念道,“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想我好好一匹千里良駒,竟然全無用武之地,可悲啊!可嘆啊!”

        在憤憤不平的心情中,她終于睡著了。迷迷糊糊中,不知道是什么時辰,感覺有人鉆進了她的被窩,一雙手從背后抱住了自己的腰。

        她的睡眠向來淺,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拳頭往后一揮就想招呼過去,卻被一只大掌握在了手中。

        “別動,爺只是想在你這兒睡一會兒。”

        黑暗里,單連城的沙啞的聲音有著難掩的疲憊。他的呼吸噴灑在她的后頸處,她只覺熱熱的,癢癢的。

        她縮了縮脖子,他的手臂就收得更緊了些,他寬大的胸膛緊緊貼著她的背,暖暖的。

        “喂!”云七夕喚了一聲,身后卻沒有動靜,再仔細一聽,他的呼吸已經均勻了。

        這么快就睡著了?

        他倒是很快睡了,可驚醒了她的睡眠,她卻睡不著了。

        安靜的夜,只有外面巡邏士兵的腳步聲在響起,時遠時近。

        周遭飄浮著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是一股很神奇,讓她聞著覺得很安寧的味道。

        云七夕突然覺得,此時此刻的他們,倒是挺像一對夫妻的狀態。雖然他們什么也沒有做,但有一種彼此依偎取暖的溫馨感。

        但大多時候他們還是不像夫妻,成婚已經好些日子了,卻連床單也沒有滾過。此刻她突然想起,她似乎是帶著目的而嫁的。也許是這些日子太過精彩紛呈,她竟然半點也沒有想起來。

        她不是想要得到那枚可能可以帶著她穿回現代的玉扳指嗎?按他只傳子孫的說法,她必須要給他傳宗接代才行,可照他們如今這相處模式,這條路似乎十分漫長而遙遠。

        可為什么此刻她想到那枚玉扳指,內心已經不如最初那般激動了?好像也沒有了務必要拿到玉扳指的那種決心和激情了。

        過了好久,估摸著他大概已經睡得很沉了,她輕輕轉過身來。

        營帳里沒有掌燈,她只能透過窗外投進來的依稀月光打量他的臉,好看如雋刻的五官,疲憊的睡顏。

        他此時沒有了往日的高冷,疲倦地閉著眼,一雙手緊緊抱著她的腰,就像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讓她的心微微有些心疼。

        他可能真是太累了,該有好些天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吧?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81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微信骰子怎么玩法规则 欢乐麻将规则玩法大全 正规棋牌房卡代理 新浪体育录播 排列五app 11选5前二组选7码复式 一台电脑赚钱快的游戏 甘肃攒劲麻将玩钱的群 多乐彩 01彩票app手机版下载 cq9跳高高真的存在漏洞吗 新疆做铁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