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177章 被吻得氣絕身亡太奇葩了

第177章 被吻得氣絕身亡太奇葩了

        她跑得很急,單連城雖是不明所以,卻還是跟了她一同到了太和殿。

        大殿里,許多宮女和太監正在收拾殘局,好些個宮女蹲在地上在撿東西。

        其中一個舉著瑪瑙珠子好奇地問道,“這是什么珠子呢?好漂亮啊。”

        “當時突然就跳出來了,也不知道從誰身上跳出來的,興許是哪位娘娘的也不一定。不過啊,若不是這珠子恰好絆倒了那個刺客,還真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么呢。”

        “咱們還是都撿起來吧,說不定事后哪位娘娘要來尋呢。”

        “我的我的,是我的。”云七夕嚷著沖了進去。

        “參見晉王殿下,參見晉王妃。”宮女太監們趕緊行禮。

        直到沖進去,云七夕才注意到,原來還有一人獨坐在大殿里沒有走。

        聽見她叫嚷的聲音,他扭頭朝她看了過來,目光微微閃動,似是幾番掙扎才將某種情緒壓住,站起身走過來,因疲憊而有些許沙啞的聲音問道,“七夕,你沒事吧?”

        云七夕心里涌過一陣說不出的滋味,低聲道,“爹,我沒事,害您擔心了。”

        云風烈搖搖頭,看了站在后面的單連城一眼,疲憊地笑了笑,“是爹擔心多余了,有晉王殿下在,又怎么會讓你有事呢?”

        說完,他便提步往外走。

        望著他的背影,云七夕有點難過,又有點感動。大概是因為她從來不知道父愛是什么滋味,所以一丁點的關愛就會輕易地打動她。

        大殿里,宮女們聽說是她的珠子,趕緊七手八腳地幫忙撿起來,不一會兒就盡數遞到了云七夕的面前。

        “晉王妃,這地上的珠子都在這里了,您數一數,看齊了沒有?”

        云七夕歡喜地捧著雙手接過,眉眼含笑,“我也不知道總共有多少顆,能把大部分找回來就不錯了。”

        宮女太監們繼續打掃,云七夕捧著珠子正準備轉身離開,一只手伸到了自己面前來,手心里躺著幾顆天珠。

        順著手扭頭,竟是韋青青。

        愣了一瞬之后,云七夕眉梢挑了挑,將手中的珠子遞給身旁的單連城,再從她手里將幾顆珠子接過來,笑道,“謝謝啊。”

        韋青青輕輕搖搖頭。

        此刻兩個人面對面而站,云七夕也算是近距離地看清了她的長相,果然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長得溫柔嬌俏,然而這雙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卻仿佛藏著心事,真真是惹人憐愛。

        只可惜她云七夕不是男人,也不懂得憐香惜玉,打算扭頭就走,“謝謝韋姑娘,那我就先走了啊。”

        “等一下。”

        云七夕剛抬起的腳又放了下來,彎了彎唇,轉過身,笑看著韋青青。

        “韋姑娘還有事?”

        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云七夕又不傻,可她就是要打算裝傻。

        “晉王妃,景炎表哥他,他還好嗎?”韋青青秀氣的眉頭皺著,糾結下終于問了出來。

        云七夕沒心沒肺地笑了笑,“不怎么好,你起先沒看到么?差點兒再也醒不過來啊。”

        韋青青的眉頭皺得更深,咬著唇,“他,他是什么病?”

        云七夕深呼吸了一口,打算下劑猛藥,于是將手上的幾顆珠子盡數遞到單連城手中,在他不解的目光下,走到韋青青身邊,如老姐妹兒一般地攬著她的肩膀。

        “青青啊,你景炎表哥這個病吧,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忌諱的就是受刺激,受了刺激的結果你起先也看到了,是說吐血就吐血,說暈就暈,今日若不是有我這個小神醫在,可能就真的是說醒不過來就醒不過來了。”

        這樣的解釋倒不如不解釋,簡直嚴重打擊了人家姑娘粉嫩的小心臟。

        她有那么差嗎?有那么不堪嗎?娶她竟然叫受刺激?

        看著韋青青緊緊咬著唇,滿臉委屈的樣子,云七夕突地收起那不正經地樣子,嚴肅地看著她,“青青,你真的喜歡景炎嗎?我實話告訴你,景炎他是心臟病,這個病,活不長,而且通常會走得比較突然,說不定你剛嫁過去就要面臨守活寡。”

        韋青青漂亮的小臉一震,起先還含著淚的眸子此刻滿是驚訝。

        看著她的表情,云七夕再次笑了。

        小姑娘啊,畢竟還是太嫩了!

        “我們走吧。”她轉過身,拉著單連城疾步往外走。

        覺得心頭好似被一塊大石頭壓著,堵得她忘了呼吸,直到走出太和殿,她才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

        “七夕,你說的是真的?”單連城突問。

        云七夕看向他,與他凝望片刻,再沒了開玩笑的心思,點了點頭。

        單連城眉頭微蹙,就那么長久地站著,忘了提步。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該這樣告訴她?”

        “是不是太直白?太殘忍了?”

        “你也覺得他倆在一起其實挺好的?”

        “還是你覺得我烏鴉嘴了?”

        云七夕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單連城都默不作聲。

        她突地咧嘴,凄凄然一笑,“兩個人在一起,最浪漫的事就是相守到白頭,可是我還聽過這樣一句話,相愛又何懼不會白頭?”

        單連城深刻地盯著她,像是沒料到平日里吊兒郎當的她會有這樣的理念,什么也沒說,只是握著他的手更緊。

        廣場上,其余的馬車早已經離開了,只剩下晉王府的黑漆大馬車還停在那里。

        云七夕先上了馬車,單連城隨后上去。

        青黎坐在里頭等候多時,見到安然無恙的云七夕,一絲失望從她的眼底一閃而過,站起來低聲喚,“爺。”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83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走试试图 为什么说现在搞挖机不赚钱了 河源百搭麻将开挂 广西11选5计划网 天津市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每日黑马股票推荐 今日河北快3开 天津快乐10分选号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最好遗漏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图 快阅读赚钱 河南快3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