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202章 單連城你要不要臉?

第202章 單連城你要不要臉?

        說時遲,那時快。云七夕一個箭步沖過去,也不管門口這張臉的臉色有多么難看,就飛快地要把門給關起來。

        就在兩扇門合攏的一瞬間,一只手掌突然捏緊了其中一扇門,云七夕驚愕間來不及收勢,那只手掌就被狠狠地夾住了。

        “你”

        只有云七夕和這手掌的主人知道她關門時有多用力!

        盡管那緊捏著門的五根修長手指已經泛白,可門外的人依舊面不改色,只一雙眼睛一瞬不瞬地,固執地盯著她,并未打算松手。

        “單連城你要不要臉?”

        云七夕不愿細想自己心里是痛還是急,還是其他什么亂七八糟的,就那么腦門一熱,脫口罵了出來。

        此大膽言辭讓院子里的一干人等都呆住了,紛紛瞅向單連城那黑得沒有邊際的臉,等待著下一刻暴風雨的來臨。

        “三嫂。”一道如沐春風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緊接著,門外出現了另一張熟悉的溫和俊顏。

        “景炎?”

        “三嫂,近日出了這么多事,我們都很擔心你。”單景炎溫言道。

        “我沒事。”面對單景炎的關心,云七夕的語氣硬不起來。

        盯著她扶著兩扇門,十分警惕的樣子,單景炎笑了,“我們這樣子隔著門說話,感覺好奇怪。”

        云七夕暗暗磨牙,這貨可真奸滑,吃準了她不會拂了單景炎的面子。

        可他欺騙她的這筆帳還沒算呢,她真心不想那么輕松地就放某人進去。

        正在她猶豫不定的時候,眼前黑色衣袍突地飛起,帶起一陣薄荷香氣。單連城已經轉身,走到不遠處的桂花樹下,負手背對著院子而立。

        看見他那僵硬冷然卻又分明有幾分落寞的背影,云七夕的心里像被針蟄了一下,不過只是一下。

        她緩緩打開了門,這才發現,門外不知何時已經整齊地站了一排晉軍侍衛。

        “景炎,進來吧。”

        單景炎跟著云七夕走進院子,一院子的人都頓時站直了。

        雖然在七夕樓開業的時候,他們都見過這位四皇子,雖然這位四皇子溫和謙遜,但畢竟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對平民老百姓來說,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云七夕看著他們一個個緊張的樣子,笑道,“都站著干嘛,四皇子這么平易近人的,又不像某某人,有那么可怕么?”

        “不,不可怕,不可怕!”大家紛紛搖頭。

        翠翠經營七夕樓的這些日子,每天面對不一樣的客人,也懂得了不少人情世故,走上前低聲道,“四皇子,云姑娘,你們坐吧,我去給你們沏壺茶。”

        于是,搬凳子的搬凳子,沏茶的沏茶,大家都用忙碌來掩飾自己的緊張。

        等翠翠沏好茶,云七夕這才看著他們問道,“你們現在可以說說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吧?還有春桃,你怎么會在這里?二鬼,你還真是藏得深啊。”

        見她笑得意味深長,二鬼難為情地低下頭,訕訕地道,“云姑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想的哪樣?”云七夕笑問。

        春桃有些不好意思,也終于問出心中的疑問,“你,你是那個云公子?”

        “我,我不是,那是我雙胞胎的哥哥。”云七夕一本正經地扯淡。

        “哦。”春桃還當真了。

        “云姑娘,你就不要再逗春桃開心了,她是好姑娘。”二鬼小聲囁嚅著。

        云七夕笑著看了他一眼,“二鬼,你有情況啊?”

        二鬼好不尷尬,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而春桃也從他們的言語間,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了。想到云七夕是一個姑娘,再聯想上一次在翠柳居發生的事,她也是夠難為情的了。

        還是翠翠打破了尷尬,回答了云七夕的問題,“云姑娘,是這樣的,這一次,是春桃姑娘救了我們所有人。”

        “哦?怎么回事。”云七夕好奇了。

        單景炎一直默默地聽著,臉上帶著儒雅的笑,像是對這些問題都十分感興趣。

        春桃有點小緊張,深呼吸了一口,才說道,“這是一件很巧的事情,那天晚上,我原本已經睡了,覺得有些冷,就起來關窗戶,結果在窗口看到七夕樓有火光,當時火勢還不是很大,我便趕緊跑過去敲門,把大家都叫了起來。”

        翠翠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對,正是因為春桃姑娘,我們大家才躲過了這一劫。”

        所以,有時候真的不得不相信有上天的眷顧這回事。

        云七夕此刻越發為那一天自己突發奇想要逛窯子的決定感到明智,又問道,“我見到春桃去藥鋪拿藥,所以你們還是有人受傷是嗎?”

        “受傷的是鬼哥,他被燒傷了背。”春桃瞄了二鬼一眼,臉就微微紅了。

        云七夕摸著鼻子,斜了二鬼一眼,“二鬼,平日里你不都是最機靈狡猾么?關鍵時刻咋掉鏈子呢?”

        二鬼撓了撓耳后,訕訕道,“我本來已經跑出大門了,后來想到剛剛釀好的新酒,你還沒嘗上一口呢,就返回去取,結果房檐一下子塌了,把我砸趴在了地上,差點兒沒要了我的命。”

        云七夕眉頭皺得很深,萬般嫌棄地看了他一眼,“你傻不傻啊你?聽沒聽過一句話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是酒重要還是命重要?以后出去可千萬別在人前說你是我七夕樓的人,我七夕樓養了這么缺腦子的人,我都嫌丟人。”

        云七夕雖然一慣嘴損,但以往對這些小伙伴都還算客氣,今日他們算是徹底領教到了她的毒舌了。

        二鬼在他們當中算是圓滑的一個了,可此刻愣是被罵得一句嘴都還不上,只能硬生生地接下這個缺腦子的帽子。

        此時是響午,可天色卻突然暗了下來,一片烏云罩頂。

        “可能要下雨了。”翠翠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道。

        云七夕喝了口茶,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們哪能管得著。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們逃出來之后,為什么一直不給我消息?不知道我會著急么?”

        這話讓所有人都是一愣,翠翠道,“我們逃出來之后,晉王殿下很快找到了我們,還給我們安排了這個住處,我們一直以為,既然晉王殿下知道我們的下落,你理所當然也就知道了,難道,難道晉王殿下一直都沒有告訴你?”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86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东京热百度云 黑马股票推荐网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浙江6+1 七星彩 球探网足球即时 上海时时彩 淫妹妹A片网 北京时时彩 pc蛋蛋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