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222章 迷華宮的線索

第222章 迷華宮的線索

        入迷華宮,是抱著一絲渺茫的希望來找線索。

        但事實上,能在守衛森嚴的皇宮里神不知鬼不覺地害了公主,還選在迷華宮這樣的神秘的地方,要么是身份不一般,要么是思維不一般,一定不會輕易留下什么蛛絲馬跡。

        交待戈風在迷華宮外等候,云七夕便和單景炎一起走了進去.

        “等等!”剛踏進迷華宮,她便立刻攔住了單景炎,同時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入口處的地面。

        由于迷華宮的神秘構造,能走得出去的人很少,所以平時連打掃的人都不會有。也正是因為如此,長年累月,地面上積了厚厚的灰塵。

        所以此刻地面上能很清晰地看到腳印,有進去的,也有出來的。

        仔細回想,近段時間,進去過的,只有幾個人而已。

        首先是皇后生辰宴那晚,進去的有三個人,她與趙家班的刺客,還有單景炎。而單寶珠出事時,想必只有寶珠和那歹人兩個人。

        而距離皇后生辰宴有一段時間了,那一天的腳印被灰塵蒙蓋,一定會比后來的淺。

        再仔細看,錯亂的腳印中間明顯有一條拖拽的痕跡。

        “景炎,靠著墻走。”她道。

        單景炎雖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卻還是按照她說的去做,跟她一樣一步一步靠著墻走。

        這樣能最大限度地不破壞原來的腳印。

        沿著一路拖拽的痕跡,他們一步步越走越深。

        這一路,腳印雖然有些亂,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除了那兩道拖拽的痕跡以外,有兩個腳印十分清晰。

        彎彎繞繞地走了一會兒,云七夕停下,問道,“景炎,這路走得對嗎?”

        單景炎點點頭,“對的。”

        那也就是說,那歹人也是很熟悉迷華宮的。

        繼續往前走,在一個岔路口,云七夕依舊沿著拖拽的方向走,而單景炎卻說,“錯了,七夕,應該走這邊。”

        云七夕望著腳下,雖然越往里走光線越暗,可是她視力好,那拖拽的痕跡飛明是朝著另一個方向的。

        “先往這邊走試試。”她對單景炎說。

        單景炎點點頭,跟著她往那個方向走。

        沒走一會兒,便是死角了,死角處大略有兩三平米的空間。

        云七夕盯著地面,心里陣陣發涼。

        拖拽的痕跡到這里為止,地面痕跡凌亂,有腳印,也有手印,清晰可見地上有一團血紅,已經凝固。

        看著這些痕跡,云七夕在腦海里基本可以還原現場。

        想必單寶珠便是在這里被歹人凌辱的,她可以想像她的掙扎,她的無助,她的眼淚。

        云七夕手扶著墻,手指狠狠地用力,恨不能在墻上抓出一個洞來。

        見她神色不對,單景炎忙握住她的手,避免她傷害自己,柔聲問,“怎么了?”

        云七夕閉上眼睛,讓自己鎮定下來,這才蹲下身去細看。不忍去看那一團血跡,她的眼睛沿著進來的路仔細尋找,終于找到一個足夠清晰完整的腳印,她用手指丈量著那腳印,將那腳印的大小形狀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腦海里。

        量完,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單景炎的腳印,那腳印明顯比單景炎的腳印要大一些,而且,身為皇子所穿的鞋,鞋底都有精致的花紋,而這個鞋印卻像是普通的布鞋底子。

        她知道她不該去比較單景炎的腳印,但能夠走進這里的人實在太少,找不到答案,她只能一一用排除法。

        “難道有別人來過這里?”單景炎從她的舉動中,也看出了一些明堂來。

        云七夕站起身,凝重地點點頭,“對,我很好奇,還有誰能夠走出這迷華宮。如果沒有地圖,或者說沒看過地圖,有可能走得出去嗎?”

        “不可能!”單景炎答得很堅定,“迷華宮的復雜程度超出人的想像,有八十八個分岔口,即便是我和三哥,也是因為記下了地圖才能走得出去的。”

        “誰還有這地圖呢?”她問。

        單景炎想了想,道,“當初父皇把地圖給了我,二哥,三哥,還有五弟一人一份。”

        這跟單連城當時的說法是一樣。

        “父皇還有沒有可能把地圖給別人呢?”

        單景炎搖搖頭,“應該不會,因為當時我聽說地圖只有五份,父皇自己手里應該還有一份。”

        單寶珠是單燁唯一的女兒,平日里也看得出他十分地疼她,他不可能會害自己的女兒。

        “你的地圖呢?”他們一起往外走,云七夕問道。

        單景炎笑著說,“父皇當時把地圖分發給我們,又給了我們一盞茶的時間,我看過之后就當著二哥三哥的面燒了。我只是想告訴二哥三哥,我不需要那帥印。”

        剩下的幾個人,排除掉單連城和單景炎,便只剩下單子隱和那個一直沒見過的五皇子單聰,可是據說單聰早已被發配邊疆,又怎么可能在皇宮里生出事端來?

        其實,她早已想得很明白了,誰想阻止這門婚事,誰的嫌疑就最大,今日到迷華宮來,她只是希望能找出更多清晰的證據來。

        告別了單景炎,她與戈風一道準備出宮,卻不想正好遇到官員下朝。

        大家都正從太和殿出來,往太殿廣場走,準備出宮。

        巧不巧地,云七夕就看見了正從長玉石階上走下來的單子隱。而正與另一人邊走邊交談的單子隱也輕易看見了站在廣場上的女子。

        與身邊的人簡短說了幾句,那人便當先告辭先走了。單子隱這才緩步朝云七夕走來。

        單子隱身著一身朝服,明黃玉帶,胸佩朝珠,頭發束得一絲不茍,看起來倒是人模狗樣的。

        但云七夕卻一直盯著他的腳看,直到他已經站定在自己面前,她才終于抬起頭來。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8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赢咖登陆地址 宁夏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qq麻将好友房 福彩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闲来麻将app 14090期 亚洲即时赔率 比分直播500万电脑版 哈灵湖南麻将作弊器 极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