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258章 晉王有你,是他之福

第258章 晉王有你,是他之福

        喊話的是同樣被囚的阿善。

        “哥哥,求你,求你原諒阿朗,相信阿朗,阿朗他不是故意陷你于不義的,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一定是拉旗,他不敢違背拉旗的命令。”

        阿朗回頭,朝阿善溫和地笑著輕輕搖頭,“阿善,不要這樣,太子殿下自有自己的考量,他怎樣抉擇都是為了烏爾丹,因為他是阿古木,是將來會繼承大統的太子殿下。阿善,你是烏爾丹最最善良美麗的公主,阿朗有你,此生足矣。”

        “不,阿朗,我不能沒有你,”阿善拼命搖頭,已是滿臉淚水,“哥哥,求你饒了阿朗,沒有阿朗,我也活不了了,哥哥”

        陰霞山腳的風冷嗖嗖地吹著,只有阿善不停地喚著哥哥,聲音嗚咽。

        烏爾丹全軍上下靜靜地,晉軍作為旁觀者,也是一言不發。今日,阿古木無論做出任何決定,都沒有人敢有半句非議。因為這一次拿晉王妃與單連城換城池的事情,終究是拉旗跟阿朗錯了,置太子的安危于不顧,就是首要大罪。

        阿朗再次朝單連城和云七夕這邊望了過來。他在接受審判,結局如何不得而知,然而他此時此刻,他的唇角不由自主綻開的笑意卻是盡顯灑脫。

        他閉上了眼睛,面色從容。不得不說,他是一個心態極好的男人,看樣子,無論他的結局是什么,他都能欣然接受。

        “我何時說過要他的命了?”阿古木終于開口,這話是對自己的妹妹阿善說的,卻宣布了他決定饒過阿朗的決定。

        阿善猶還掛著淚水的臉上一喜,感激地望著他,“阿善謝謝哥哥。”

        阿朗睜開眼,眼波平靜,沒有狂喜,卻只是一臉淡然。

        有人來將阿朗手腳上的鐵鏈打開,他活動了一下手腕,抱拳淡淡地對阿古木道,“謝太子殿下。”

        阿古木沒再看他,轉身跨上馬,領著浩浩蕩蕩的隊伍準備出發。

        被解開的阿善沖過來撲進阿朗懷里,阿朗雙手遲鈍地抬起來,輕輕抱住她。阿善抬起頭來,雙手心疼地捧著他的臉頰。

        “阿朗,你沒事吧?你瘦了!”

        阿朗無力地一笑,“沒事兒,不必擔心,阿善,你受苦了。”

        阿古木走在最前面,隨后跟著的,是被幾名烏爾丹士兵抬著的拉旗的靈柩。

        阿朗和阿善也上了馬,跟在靈柩后面。

        單連城親自送浩浩蕩蕩的烏爾丹軍隊出關,云七夕執意要跟著,他們身邊只帶戈風和一個小分隊的人。

        這是一次冒險,也是一次對誠信的考驗。

        陰霞山已經是大燕的邊境,送他們出關,這一程并不長。

        單連城與云七夕的馬踏在大燕與烏爾丹的邊境線上,目送領著千軍萬馬騎在馬背上的阿古木。

        阿古木停下來回頭望,遙遙的目光里傳遞著一種敬意,朝他們輕輕點了點頭。

        阿朗刻意走得很慢,落在了大軍的尾巴上。

        他同樣在邊境線上停下,回過頭,他看了單連城一眼,最后視線落在云七夕的身上,輕輕一笑。

        “晉王有你,是他之福。”

        云七夕亦是淡淡一笑,“你有阿善,同樣是你之福,珍惜吧。”

        阿朗含笑點點頭,抬眸時,望著大燕的江山,眸底的情緒一時間變得有些復雜難懂。

        “也許我們還會再見的。”

        這話不知道他是對單連城說的,還是對她說的,或者說是對他們說的。只是語氣里頗有幾分疲倦,可那眼神里卻又似乎隱隱透著一種不甘。

        收回目光,他默默打馬前行。單連城看了戈風一眼,戈風點點頭,騎馬上去,追上他。

        “阿朗大人,請留步。”

        阿朗停下來,詫異地回頭看他。

        “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阿朗大人,這是晉王殿下送給你的,珍重!”

        盯著戈風送上的幾個大白饅頭,阿朗震驚地回頭看向單連城。

        云七夕也好奇地扭過頭去看身邊的人,而他只是目光沉沉地盯著阿朗,無更多情緒。

        阿朗,即便是成為階下囚的那一刻,他都是淡然含笑的,而此刻,當他從戈風的手里接過那幾個大白饅頭時,眼底卻是閃過絲絲動容。

        良久良久,他漸漸平復了情緒,將手里那幾個饅頭收好,終于扭頭策馬離去。

        這一次,他再沒有回頭。

        直到再不見烏爾丹黑壓壓的軍隊,他們才從邊境線上折返。

        在回去的路上,云七夕問道,“你認為你與阿古木達成的協議約束力有多強?它能永保大燕與烏爾丹的安寧嗎?”

        單連城瞇眼盯著大燕巍巍河山,輕輕一嘆,“如果戰爭終將不可避免,受難的都是百姓。戰事能晚一日到來,百姓就多一日安穩。”

        云七夕盯著他,忘了移開眼,總覺得此刻的他更添了一層魅力,讓她的心跳驀地加快。

        “真正為百姓著想的君主才是明君,我覺得你才是適合坐擁天下的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了自己心里的話。

        “胡說!”單連城目光嚴厲地看了過來,斥了一聲。

        “我沒有胡說!”云七夕平靜地反駁。

        單連城無奈地看著她,“禍從口出,你可知道?”

        云七夕朝他吐了吐舌頭,“我只說于你聽,又沒讓第三人聽見。”

        “以后這樣的話不可再說了。”他依舊很嚴肅,只是語氣緩和了一些。

        云七夕悶了一會兒,心知他只是擔心她,最后,妥協地輕輕“哦”了一聲。

        快到營地時,云七夕遠遠便看見云沖站在外面,望著他們的方向。她立刻下馬跑過去。

        “哥,你怎么出來了?你有傷,怎么不好好在床上躺著?”

        云沖原本凝重的神色松了下來,微笑道,“上陣打仗,受傷是常有之事,我只是中了一刀,又不是走不了路,這點傷不算什么。我知道你跟殿下送阿古木太子去了,有些不放心,就出來看看。”

        “我們沒事,你趕緊回去,我給你換藥。”

        云沖未動,卻看向單連城,“殿下,邊境各守城官員已經到了,在等著您呢。”

        云七夕看過去,只見單連城臉色沉沉,似隱有一絲不快,點了點頭,便下了馬朝營帳走去。

        而云七夕則跟著云沖來到他的營帳里,讓他趴下來,重新給他的傷口上藥。

        在與云沖的聊天中,她了解到,此次召集這些邊城守防,是在回京之前就守護邊防一事給他們做一些交代。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93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河南快3走势图200期 天之痕3.2赚钱 快3计划全天在线计划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六合彩直播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大发快三有计划软件吗 新疆时时大小玩法 青海快三电子走势图 雪缘园彩票 比分直播188比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