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276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276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接過鞋子的那一刻,云七夕的手有些抖。

        那個犯罪的尺寸已經刻在她的心里,不需要多做對比,她便已經看出來,手上這雙鞋的尺寸與那迷華宮的腳印一致。

        “姑娘,鞋子已經給你拿過來了,你看”小乞丐貪婪地盯著云七夕手里的那錠銀子。

        云七夕若有所思,順手將銀子遞給了他。

        小乞丐接過,難以置信地拿著銀子翻來翻去,還抽了自己一嘴巴子才確信不是做夢。興奮地正要跑開,云七夕又叫住了他。

        “這雙鞋給你吧,雪天赤著腳不冷么?”

        小乞丐回頭看了她一眼,速度極快地把銀子往懷里一揣,謹慎地盯著她。

        “鞋子是你的,銀子是我的,說出來的話可不興反悔。”

        云七夕似是被他逗樂了,“你以為我是想反悔?”

        “不然呢?你給我銀子不就是為了拿到這鞋子,這會兒你又把鞋子給我,難道不是為了拿回銀子?”小乞丐自認分析得很有道理。

        云七夕倒是覺得他很是可愛,本想再逗逗他,可瞧著他那一雙凍紅的腳,又有些不忍,直接將鞋子塞到了他手里。

        “我拿鞋子只是為了看一眼,并不想要,看完了,鞋子對我沒用了,你穿上吧。”

        小乞丐皺著一張臟兮兮的臉,顯然不能理解她的思維。

        云七夕笑道,“穿上吧!銀子是你的,鞋子也是你的。”

        話說,這天底下哪里有這么好的事兒?小乞丐覺得今天是自己最走運的一天了,歡歡喜喜地將鞋子穿在了腳上,雖然有些大,但總比赤腳好多了。

        想起自己先前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有點不好意思。

        “謝謝你啊,夫人。”

        “不用!”云七夕笑著。

        看著小乞丐歡天喜地的背影,大大的鞋子在奔跑中掀起了地面的積雪,其實她想起了楚凌云,也想起了跟這個小乞丐差不多大的小雨。

        回去的路上,云七夕一直在思考。所以她的確是方向錯了,她一開始就把太監排除在外,卻沒想到太監的隊伍里竟然有一個風流假太監。

        只是這假太監怎么混入宮的?他又哪兒來的膽子敢對公主下手?而且還是在皇宮里?

        料定迷華宮里不會有人去?料定公主不敢說出來?料定她會不堪受辱而輕生?

        就算那害了寶珠人真的是他,可是沒有足夠的證據,怎么抓他?

        這件事她一個人完成不了,她必須要找人合作。

        當夜,單連城回來得還算早,吃晚飯時,云七夕不時往他的碗里夾菜,熱情地反常。

        單連城看了她一眼,眼里寫著“受寵若驚”四個字,而她只還他一個笑瞇瞇的表情。

        吃完飯,他看書時,她又站在他身后,主動幫他做起了按摩。

        “輕重合適嗎?”

        “嗯!”

        “舒服嗎?”

        “嗯。”

        “喜歡嗎?”

        “”

        單連城終是放下書回頭,探究的目光很深地盯著她。

        “干嘛用這種眼神看我?”云七夕明知故問地眨眨眼。

        單連城緩緩地,又極其認真地道,“爺有一種夫人被鬼上身的錯覺。”

        云七夕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打了他一下,“去去去,你才被鬼上身呢,對你好你還不滿意?見過這么漂亮又這么有內涵的鬼嗎?”

        單連城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圈住她的腰,盯了她聲音低啞地說,“七夕,你有什么事說吧?我有些累。”

        云七夕心里一疼,仔細看他的臉,果然看到他眼睛里有血絲,臉上也有著倦意。

        “累就早些睡吧,你躺著,我跟你說。”

        單連城點頭,將她抱到床上,兩人一起睡下。

        云七夕枕在他的臂彎,說道,“我說我找到了害寶珠那個人,你相信嗎?”

        單連城手臂僵硬了一下,說道,“你這些日子神神秘秘地就是在忙這個?”

        云七夕吐了口濁氣,接下來,把整個事情從頭到尾都跟他講了一遍,從她去迷華宮,到給宮里的人做鞋子,到發現那個假太監,一一都說清楚了。

        次日,云七夕入了宮,先去怡月宮里看惠妃。

        本是要以兒媳婦的身份表現一下對婆婆的關心,叮囑天冷了注意身體,卻不想見到惠妃之后她并沒說上幾句,反而是惠妃在對她問長問短。

        “七夕,你那天不舒服是怎么回事?好些了嗎?本宮上次給你的那個送子天珠斷了,改天本宮再去寺里給你求一串。你自己可一定要把自己的身體養好。”

        身為母親,擔憂他家的香火,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母妃,這么冷的天別往寺里跑了,您不相信我的身體,總該相信我的醫術吧?”

        青黎靜靜地立在一旁一言不發,在惠妃面前,真是乖順又恬靜。

        雖然她跟青黎之間算得上是有深仇大恨,不過單連城既然把青黎調開,便是不想她們有什么摩擦。她也就把從前的恩怨暫且放下,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盡量不讓單連城為難。

        離開怡月宮后,云七夕順道去探望那對新婚燕爾。

        窗戶開著,張沁雪與單景炎臨窗相對而坐,兩人沒有交談,一個在看書,一個在繡花。

        抬起頭,就可以看見窗外紛飛的雪花,極美。

        “七夕!”單景炎抬頭時,看見了風雪中走來的人,輕喚了一聲。

        “呀!”張沁雪則是一聲驚呼。

        云七夕已經邁進屋里,走了過來,拉過張沁雪的手,調侃道,“沁雪,知道是我來看你你也不用這么激動吧?還這么狠心,連自己的手都扎。”

        張沁雪收回手,看了一眼坐以對面的單景炎,低頭笑道,“七夕,你嘴巴這么利,我怎么說得過你?”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95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足彩胜负彩 七乐彩专家 手机免费麻将 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加入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ag有人赢过吗 河南22选5走势图2元网 上下分麻将客服 快乐扑克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