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290章 這不是結局,只是開始

第290章 這不是結局,只是開始

        此時,皇上要發落一個身份可疑,企圖謀反的人,沒人敢叫皇上三思。

        單燁朝云風烈看過去,與他懇求的目光相撞,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里又閃過些許遲疑。緩緩地,略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再睜眼時,他看向云七夕,語氣變得平和。

        “七夕,這件事跟你沒有關系,是不是?”

        這話問得好生奇怪!傻子也能聽出皇帝的偏袒之意。

        “是,此事與七夕無關!她不過才嫁到晉王府四五個月而已,她什么都不知。”

        單連城替她回答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至少在這一刻,局勢已經無法挽回。

        云七夕緩緩回頭,對上單連城幽深卻很平靜的目光。

        她想起他昨夜在七夕號上問她的話。

        權力與安穩,該怎么選?

        若是兩樣都不能給,怎么辦?

        他似乎早已知道他走入了別人安排的棋局。

        此刻,大家都在看著她。

        單燁在等著她的回答。

        她微微垂眸,斂去了眼底的那絲光華,再抬頭時,她看著單連城,眼底平靜無波。

        “是,此事與我無關!”

        她輕聲地說。

        說完,她看到了單連城輕輕勾起的唇角。

        單燁瞇著銳利的眸子,點了點頭,好生疲憊地擺了擺手。

        “把晉王帶下去!”

        “是!”

        云七夕朝著大殿上緩緩趴下,一動也不動,只聽著腳步聲漸漸離去。

        他離她越來越遠,她只覺周身都失去了溫度,僵冷得連四肢都麻木了。

        大殿內一片寂靜。

        單燁轉眼又看到了李安的尸體,怒意又起。

        “李安,入朝為官多年,居心不良”

        整個大殿,都只有單燁的聲音在回響,云七夕腦袋嗡嗡作響,只聽清了最后四個字。

        滿門抄斬!

        “不,不要!”李夫人已經哭得失去了力氣。

        這時,單子隱卻起身走到大殿中間來跪下,就跪在云七夕身側不遠處。

        “父皇,兒臣知道李安罪不可赦,但李家其他人恐是無辜的,兒臣斗膽,請父皇看在李安已死的份上,饒了李家其他人。”

        他此言確實大膽,眾人紛紛不解。

        這一出顯然也在皇后的意料之外,緊張之下,立刻嚴厲地喝斥。

        “太子,休要胡鬧!”

        單燁慍怒地瞪著他,聲音沉下,“太子,你可知你在說什么?”

        單子隱卻并無懼意。

        “父皇,李安之女李倩曾死在兒臣府中,也曾帶給他們莫大的痛苦,兒臣心中一直有愧。兒臣想,李安所做這一切,定與其他人無關,還請父皇恕罪。”

        云七夕終于緩緩直起身子,看向跪在不遠處這位外表溫潤的男人。

        好一個善良仁慈的太子啊!

        但是,單燁一定不會同意吧!斬草除根不是一向都是帝王的作風么?

        可,事情往往就是那樣地讓人出乎意料!

        就像饒恕了她一樣,在詢問過李夫人確認她不知情后,單燁竟然赦免了李家其他人。

        這真是皇帝的心思你別猜,你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

        一場除夕宴熱鬧開場,卻是這樣的結局。

        吃一個除夕宴能吃成這樣的節奏,也真是醉了!

        出了這樣的事,這場除夕宴自然也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尤其是大殿上還躺著一個尸體。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驚心動魄的一場除夕宴了吧!

        參宴的人陸續散了,張沁雪與單景炎,云沖和單寶珠圍了過來。

        他們都很擔憂地看著她,恐是生怕她承受不住。

        云七夕卻很快起身,一刻也沒有多作停留,大步朝大殿外走去。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除夕,有悲,有痛!老天爺似乎也感染了這些,雪如鵝毛一般,大片大片,紛紛而下。

        太和殿外,陸續離開的人有很多。可卻是異常的安靜,全然沒有了來時的那種熱鬧。

        空氣里充斥著一種不安和緊張。

        云七夕能感覺到,有很多人都在偷偷地打量她,想看看她此刻是個什么表情,是有多傷心。

        可是她面無表情,她不會讓任何人有幸看到她的傷心。

        她走在雪中,走得很快。

        “王妃!”戈風面色凝重地來到她的身邊。

        “王妃!您,您沒事吧?”巧兒的聲音是哽咽的。

        云七夕看著她紅腫的眼睛嘆了一口氣,“哭什么?這不是結局,只是開始!”

        戈風駕車,他們出了宮,往回府方向走。

        整個馬車里仿佛還殘留著他身上特有的淡淡的薄荷香。

        來時,馬車上還有他,回來時,卻只剩下她孤身一人。

        她壓抑著心里的痛,催促戈風快一些。

        戈風不知,她為什么要這么急地回府。

        但她的命令,他會遵從,就像爺還在的時候一樣。

        她的命令就是爺的命令!

        回到府里,云七夕匆匆進屋拿了東西,就讓戈風再駕車返回宮里。

        半個時辰后,已是深夜。

        她跪在了承乾宮的外面。

        承乾宮大門緊閉,外面的雪越來越大,很快她就變得像個雪人了。

        過了一會兒,大門打開,尤萬山手持拂塵從里面走了出來。

        看著跪在雪中的人,他有些不忍心地嘆道。

        “晉王妃啊,您還是回去吧,皇上今日乏了,已經睡下了。”

        云七夕搖搖頭,很是固執。

        “沒關系,我等著,等皇上睡醒,等皇上出門。”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96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超级大乐透 河南福快三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6+1 澳门三分彩是不是骗局 安徽快三开的大小规律 海南琼崖麻将辅助器下载 Ti电竞比分网 梦幻西游109和155那个赚钱多 91y游戏中心千炮捕鱼 极速时时彩 时时彩20注后二稳赚 吉林麻将微乐棋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