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02章 已經來不及了

第302章 已經來不及了

        他如她生命里的一縷陽光,總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出現,溫柔地替她掃去所有狼狽及陰霾。

        他攔腰輕易將她抱起,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緩步離去。

        她的頭暈沉沉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努力睜著眸子去看他。

        他今日披著一件白色裘衣,白色的狐裘毛把他的臉部線條勾勒得特別地柔和,只是他的眼神里卻蓄著一股寒氣,很少在他眼中看到的寒氣。

        “你怎么來了?”她呵出去的氣在他的胸口散開。

        楚凌云垂眸,眼底的寒氣在一瞬間散去,望著她的目光和煦而溫暖。

        “因為你終于需要我了,所以我來了。”

        他的話如暖風般吹進她的心里,卻令她的眼眶發澀。

        她突地想起很多事來,想起紅梅峰上那個小心翼翼的擁抱,想起靈兒帶來的那一封簡短的信,想起國公府屋頂上那滿天的螢火蟲。

        即便他從前穿著乞丐服,可她仍然覺得他尊華無雙,宛若嫡仙。他這雙好似不染纖塵的手為她熬過姜糖茶,甚至為她洗過臟褲子。

        “皇上,皇上,不好了!”

        一個侍衛大呼小叫地沖進了梅園,由于太急,入園的時候差點兒栽一跟頭。

        單燁的視線從楚凌云身上收回來,沉著臉看著那侍衛。

        “什么事,這么大呼小叫的?”

        那侍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皇上,不好了,天牢失火了。”

        天地間,仿佛一切都靜止了。

        云七夕突然間失去了聽覺,什么也聽不見了。

        現場亂作了一團,驚慌,尖叫,奔逃,她統統都聽不見了。

        “放我下來!”

        她輕聲地說,同時掙扎了兩下,楚凌云不得已只好放她下來。

        她扶住一株紅梅,望著遠處夜色下,騰騰冒起的濃煙,心口好似突然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下子失去了呼吸。

        她的手脫離了梅花樹,身體傾倒下去,楚凌云有力的手臂及時接住了她。

        枝椏上的白雪簌簌而落,夾雜著飄落的紅色花瓣,落在她的臉上,他的發間。

        天牢火勢一起,便一發不可收拾了,大火在風雪中越燒越旺,轉瞬間就照亮了半邊天。

        天牢四周圍了很多的人,卻沒有一個人上去救火。只有云七夕拿著各種的工具,扛著滾滾的濃煙去砸那把大鎖,可是那鎖卻始終聞絲不動。

        不得已,她丟下手中的東西,跑到單燁的面前跪下,拉著他的衣擺。

        “皇上,皇上,求求你,求你把鑰匙拿出來,他是你的兒子啊,你怎么能見死不救?皇上,求你救救他”

        云七夕活了兩個時代,都從沒有這么低聲下氣地求過人,她心頭只有一個念頭,為了救他,什么尊嚴,什么傲氣,她都可以不要。

        可無論她怎么哀求,單燁都始終面色冷漠地盯著天牢,一不也不動,任其火勢蔓延。

        云七夕徹底涼了心,站起來,盯著那張冷漠的臉不住地冷笑。

        “你是什么皇帝?枉他叫了你二十年的父皇,你就是這么對他的?你就這么想讓他死!處死他會壞了你的名聲,所以你借助這一場火?皇上,你好陰險啊!”

        她已經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判她一死!

        “七夕,不要胡說。”好多人都在勸著她。

        單燁的眸子沉下,朝她看了過來,那目光里有著濃濃的怒氣。

        “你說什么?你是不是想跟他一起死?”

        見他怒急攻心的樣子,云七夕還是笑。

        “是啊,我就是要跟他一起死,這句話正好順了你的意吧?不勞你費事了。”

        她突地轉身朝著那已經被燒紅的大門奔去。

        好幾雙手拉住了她。

        “七夕,你要活著,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云七夕只覺周身冰冷,眼前漫天的大火都熱不了她心。

        “我要救他,你們不救他,難道還不讓我救他嗎?”

        好幾個人都來架住她一個人,讓她一點也掙脫不掉。

        “放開我,你們!”

        就在她掙扎的時候,眼前的天牢突然轟然倒塌。

        無數的火星子飄向夜空,如飛往天幕的星斗,一顆一顆,最后都滅了。

        “啊!”

        她尖叫一聲,猛然間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

        身下在顛簸,是在馬車上。

        原來只是一場夢!

        但,天牢失火不是夢。

        她猛地坐起,由于用力過猛,頓時感覺天眩地轉。

        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她摸了下頭,頭上的傷已經被包扎起來了。

        “你醒了?”

        馬車外傳來了問話聲,是楚凌云的聲音。

        “嗯。”她應了一聲。

        她的一只腳脫了臼,只能用另一只腳著力,挪到門口去打開了車門。

        正靠坐在馬車上的楚凌云回過頭來,朝她暖暖一笑。

        “進去吧,外面冷。”

        四周漆黑一片,道路兩旁都是山野田地,很明顯這已經不屬于京城了。

        “凌云,這是要去哪兒?”

        “那個皇宮,那個京城,那個人傷害了你,我要帶你離開。”楚凌云盯著她,答得很平靜,也很認真。

        腦海里回響起她在暈倒之前,侍衛說的那句話。

        天牢失火了。

        她慌亂地抓住楚凌云的手臂,“回去!”

        楚凌云的眸色黯淡下去,沒有說話,卻也沒有讓馬車停下來。

        “回去!天牢失火了,再不去救火就來不及了。”

        云七夕此刻的語氣幾乎是哀求的。

        “已經來不及了。”他嘆。

        話落,突聽后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緊接著就是幾支箭破風而來,楚凌云眼疾手快地舉起劍打落了飛來的箭,仍有兩只箭釘在了馬車上。

        “坐好!”

        楚凌云沉聲說完,坐正認真駕車,面色嚴肅地盯著前方。

        “晉王妃,我請你回去也沒有別的意思,晉王死了,你難道都不去送他最后一程么?”

        云七夕腦袋一嗡,霎時就一片空白了。

        這聲音,她印象很深,是單子隱的殺手程奎!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698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光大时时彩 香港赛马即时赔率网站 足彩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360 吉林快3一定牛 广东十一选五平台代理 开元牛牛棋牌官方网站 190aa足球指数即时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捕鱼大亨安卓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