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24章 故人

第324章 故人

        云七夕緩緩攤開手心,將手心那包已經被汗水潤濕的藥遞上。

        “大王,醫者仁心,草民揭了皇榜前來,便會盡力治好大王的病。姜大人給草民的這個藥,草民萬萬不敢用在大王身上。”

        一段令人窒息的安靜,里面傳來一道不明喜怒的聲音。

        “你不用就好,為何要說出來?你就不擔心你的命?”

        云七夕舔了舔干澀的嘴唇,謹慎地說道,“醫術只能用來救人,不能用來害人。這有悖我做人的原則。”

        “呵呵”

        簾帳里竟然傳出了笑聲來,那笑聲聽來還很有幾分慈祥的味道。

        “你是第一個勇敢說出實情的人,還是個姑娘。阿彤,把簾子打起來,我要見見這個勇敢的姑娘。”

        “是。”

        阿彤走上前去,將簾帳緩緩撈起。

        于是云七夕抬起頭,終于看清這位北狄大王的真面目,卻是愣住了。

        “是您?”

        他不是上次在沉香閣見到的那個人么?他竟然是北狄大王?所以無夜的確是北狄人,而且身份恐怕還不一般。

        拓跋洵同樣也是一愣,“是你!”

        驚訝完之后,那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變得極為和煦,那溫暖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個故人。

        原來他也記得她。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按照她的藥方去做,為什么這一次看起來似乎比上一次見到更加嚴重了呢?

        “大王,您把我給您的藥方丟了嗎?為何您的狀況不見好轉還反而更加嚴重了?”云七夕問道。

        拓跋洵展顏笑開了,“這人老了,容易忘事,事情一多,就總想不起要吃藥這回事。就如今貼皇榜這件事,也是他們執意要弄的。我其實倒不在意,人嘛,生死由命。”

        無論是現在也好,還是上一次在沉香閣里見到也好,云七夕都覺得拓跋洵是一個極為溫和的人,讓她起先進來時心中的忐忑消減了不少。

        “大王,大夫的醫術再好也要病人配合才行啊!”

        拓跋洵笑點點頭,“姑娘說得有道理,是本王辜負了姑娘當日的一片好心,阿彤,去研筆墨,這一次,我一定好好照做。”

        阿彤在一邊早已看愣了,她在大王身邊服侍了好幾年了,可從未見到大王笑得這般開心過。看起來,這位姑娘與大王是舊識,并且頗得大王喜歡,幸好之前沒有把她趕走,大王可難得有如此開心的時候。

        她很快走到書桌前,研好了磨。

        “姑娘,墨磨好了,您請用。”

        云七夕去書桌旁,根據診斷寫好藥方,擱下筆走到床前來。

        “大王,您這個病看似嚴重,其實并不是無藥可治,您自己千萬不要泄氣,要有信心,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拓跋洵和煦地看著她,“姑娘,你這樣做,違背了某些人的意愿,你不怕么?不怕他對付你?”

        云七夕沉默了片刻,淡淡一笑,“我從不向惡勢力低頭,我這樣說大王也許不信,但是事實如此,我覺得壞人終有一日會得到懲罰的,現在還活得囂張只是因為時候未到而已。”

        拓跋洵微笑著聽她說完,點點頭,“姑娘說得是,我只是很好奇,姑娘怎么會到北狄來的?”

        云七夕的神色凝重下來,想了想,突地上前幾步,在床前跪了下來。

        “實不相瞞,草民這一次來是斗膽有一事相求。”

        拓跋洵正了神色,道,“姑娘,起來說話吧。”

        云七夕沒有起身,抬頭誠懇說道,“其實我來的時候很是忐忑,我知道,我揭了皇榜,治您的病也還沒有見到成效就提要求有些過分,可是我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可以不要任何賞金,只希望大王能幫一幫我。”

        拓跋洵輕皺著眉頭,似是有些不忍見她如此,嘆道,“你說吧,若是我能幫得上的,一定幫你。”

        接下來,云七夕把鈴蘭在北狄丟失的事大致說了一遍。

        拓跋洵一直認真地聽著,隨后立刻讓阿彤去叫了人來,吩咐撒網似地尋找。

        “孩子,你也不要著急,如果你的女兒真的在北狄,就一定找得到,你這么善良,一定會有好報的。”

        這溫和的言辭讓云七夕眼底發熱,立刻叩頭謝恩。

        “多謝大王!”

        拓跋洵又讓阿彤端了凳子來,讓云七夕坐在床邊,像是準備跟她促膝長談。

        “大王,夜深了,您該休息了。”阿彤提醒他。

        拓跋洵搖搖頭,笑道,“今日我高興,不想這么早睡,我和這位姑娘一見如故,如果姑娘你愿意的話,可否陪我聊一會兒,我好久沒和人好好聊一聊了。”

        說完他又咳了起來,云七夕立刻上前替他輕輕拍背。

        拓跋洵在她的眼中,與她對大王的想像有所不同,他實在是一位慈祥且沒有架子的人。

        “大王,您說。”她道。

        拓跋洵往后靠了靠,換了個稍微舒服點的姿勢,嘆道,“其實你如今的感受我當年也有過,所以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

        云七夕詫異地看著他,“莫非您曾經也丟失過孩子?”

        拓跋洵側過頭來,目光溫暖地落在她的臉上。

        “我比你還要慘一些,你好歹陪伴了孩子一段時間,而我呢,只知道有個孩子,卻從沒有見過她。”

        “怎么會?”云七夕不解。

        拓跋洵的目光空洞地不知在望著何處。

        “那是一個很久遠的故事,可是每一次想起來卻又覺得,仿佛一切都發生在昨天似的。”

        云七夕以為他要講起那個久遠的故事,卻不想他嘆過之后,又突然回過了神,笑得幾分無奈。

        “你看我,這么晚了,姑娘也該累了,阿彤,先帶這位姑娘下去休息吧,好好安頓她。”

        其實云七夕已經對那個久遠的故事產生了好奇,可故事剛開了個頭,又嘎然而止了。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0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捕鱼王者软件 新疆35选7 325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鱼丸游戏8.0.10.1.0 快乐12在线投注 比分直播网篮球 gta5 ol买什么可以赚钱 无锡明星麻将微信群 亿客隆彩票苹果APP下载 2015年上证指数预测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江西福彩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