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37章 逗比屌絲要逆襲

第337章 逗比屌絲要逆襲

        單子隱一聲令下,一群男人立刻沖上來,把石小六按到墻壁上,對他上下其手。

        石小六如被強了一般地大叫,“喂喂喂,幾位大哥,你們這樣摸我不太好吧?我,我可沒有那斷袖之癖。”

        那幾個男人自然不會理他,其中一個男人從他懷里掏出一張紙來,遞到單子隱面前。

        “太子殿下,找到了。”

        向陽盯著那遞上來的紙箋,興奮地說。

        “對,就是這個,我當時看到晉王妃給他的就是這個。”

        石小六臉色一變,想上前去,卻被兩人按在墻上,一動也不能動。

        單子隱看了石小六一眼,目光落在手中的那張紙箋上,修長的手指緩緩將紙箋打開來。

        向陽滿心期待地等待著結果的揭曉。

        自單子隱給他定下了十日的期限以后,他便一直在密切觀察云七夕的動靜,注意到她和石小六有些異常。看到他們今天晚上又聚在醉酒飄香,還神神秘秘地傳遞東西,他料定他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這才立刻通知單子隱來抓人的。

        若這是晉王妃寫給晉王的信,那不就可以證明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想到自己又立了一大功,可能又要得一筆賞銀了,向陽盯著那紙箋的眼睛都在放光。

        紙箋在單子隱的手中終于打開來。

        目光落于紙上,他目光沉下。

        向陽也是臉色一變,不敢相信。

        “這,這怎么可能?”

        這張紙竟是空白的?

        大晚上的,拉著太子來看一張空白的紙。

        這簡直就是一出鬧劇。

        “不可能!不可能!”向陽沖上去,在石小六的身上一陣亂摸。

        石小六被他那一雙手惡心得,“別摸了行不行?男人摸男人,越摸越惡心啊!”

        可無論向陽再怎么搜,也再搜不出什么別的有價值的東西了。

        “這怎么可能,我分明看到晉王妃給了他一張東西的。”向陽還是不相信。

        而且石小六一出醉酒飄香就被他們攔截了,他根本沒去過別的地方啊。

        石小六推開他,掙扎了兩下,按住他的那兩個人也放了他。他氣呼呼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衣服。

        “你瞎了啊,不是都找出來了么?你可別想趁機占我便宜。”

        單子隱兩根手指夾起手中的紙,盯著他。

        “晉王妃給你一張空白的紙做什么?”

        “拉屎啊!”

        石小六一語驚呆了眾人,可他自己卻愣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我在醉酒飄香吃完飯正好想拉屎,可是又沒紙,晉王妃就好心給了我一張宣紙。她還說我擦屁股用宣紙,我的屁股太金貴。是,我知道,我的屁股用了點兒昂貴的紙是我不對,可也沒規定說不可以啊,我承認我這屁股配不上這紙,但也不至于被你們這樣滿大街地追吧?”

        他胡說八道地說了一大通,愣是把周圍的人都說得一愣一愣的。

        向陽偷偷去看單子隱的臉色,見他臉上陰云密布,似是暴風雨要來臨的前奏。

        “太子殿下,我,我”

        一個我字還沒完,單子隱手一揚,一巴掌把那張紙拍在他的臉上。

        向陽頭一偏,沒敢叫半個字,甚至不敢捂著臉,只能生生地受著。

        “太子殿下,我錯了,我錯了”

        單子隱惱怒地轉身走出巷子,那些個高頭大馬的漢子也跟著走了出去,只余向陽抓住那張紙,捂著火辣辣的臉,那表情簡直一下子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那個,紙可以還給我了嗎?我要去拉屎了!”

        石小六在人家身心都受到嚴重創傷的時候,還狠狠地補上了一刀。

        向陽扭過頭,憤恨至極地瞪著他,突地發瘋般地沖上去,大有要跟他拼命的架勢。

        可石小六好歹是軍營里的練家子,剛才他們人多勢眾他對付不了,眼下一個小嘍啰他還不放在眼里。

        就那么輕輕松松地扳住向陽的手腕,一個過肩摔,向陽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哎呦直叫喚。

        石小六撿起飄在地上的那張紙,吹了吹上面的灰塵,重新收入懷中,笑著拍了拍向陽的臉。

        “你若是不滿意我用昂貴的紙擦屁股,那你也用啊,這么點兒小事你還驚動太子殿下,我看你拉屎也用不上紙了,屎全裝你腦袋里了。”

        向陽被他這般羞辱,只能瞪著他,不能反駁。

        憑剛才那兩下他已經知道,他不是他的對手。

        當隔天石小六把這個笑話講給云七夕聽的時候,云七夕差點兒沒笑死。

        “哎呦喂,我說你也太逗比了,你這簡直是逗比屌絲要逆襲啊,戲份和關注度全被你給搶去了。擦屁股的梗你都想得出來,簡直太有才了。”

        石小六回想起來也是大笑,“你沒看見當時太子的那張臉,簡直恨不得吃了那個姓向的。”

        云七夕拍拍石小六的肩膀,毫不吝嗇地夸贊他。

        “行,不錯,前途不可限量。”

        “不過這話又說回來了,你要我送一張白紙給晉王殿下,那是什么意思?”石小六最不解的還是這個問題。

        云七夕看了他一眼,高深地一笑,“那可不是一張白紙。”

        她有無數種方法可以不露痕跡地傳遞消息,他們想跟她玩,多活幾百年再說吧!

        自那夜大費周章地出動,最后只找到一張白紙之后,單子隱的脾氣明顯火爆了不少,府里的人都不敢輕易地接近他。

        只有紅雨每天忐忑不安地送茶過去時,書房里還算平靜。

        紅雨的茶漸漸地成了習慣,所以當有一天這種規律突然被打破,他反倒是不習慣了。

        這一日,紅雨忐忑不安地泡了一杯茶來,單子隱嘗了一口就皺起了眉頭。

        “這茶怎的換了?”

        紅雨一驚,立刻惶恐地跪了下來。

        “太子殿下恕罪,只因廢太子妃送來的茶葉奴婢用完了,可廢太子妃一直沒有再送來,聽聞她這兩日似乎病了。”

        “病了?”單子隱沉吟了一句。

        當他再次踏進別苑的時候,云攬月確實臥病在床。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2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盈讯网球比分 2人韩国花牌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 任选9场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网 期货空头怎么赚钱 麻将杭州 钱升钱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赌龙虎技巧稳赢赌钱的游戏 网络上赌博输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