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38章 是身體想我還是心里想我?

第338章 是身體想我還是心里想我?

        正在這時,一個人影從里面出來了。

        “阿嵐,你過來。”蕓姨招呼她。

        云七夕緊緊盯著這個正走過來的婦人,心跳不可控制地加快。

        這分明就是她媽的臉啊!

        “阿嵐,你就叫阿嵐嗎?本名叫什么?”蕓姨問道。

        那阿嵐走過來,抬頭平靜地看了云七夕一眼,眼神沒有半點異常地轉向蕓姨。

        “蕓姐,我就叫阿嵐。”

        “那你認識她嗎?”蕓姨指著云七夕問道。

        阿嵐又看了一眼云七夕,搖了搖頭。

        “不認識。”

        看著阿嵐平靜中不帶一絲波瀾的目光。云七夕緩緩地鎮定了下來。

        如果真是她媽媽的話,她不可能不認她啊。

        只能說明,她只是跟她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罷了。

        那么,她會不會就是十六年前皇上和拓跋洵要找的那個嵐琪呢?

        云七夕盯著阿嵐,淡淡一笑。

        “那可能是我認錯了,只是跟我認識的那個人長得很像罷了。”

        蕓姨笑著點頭,“這天底下長得像的人還是挺多的,可能確實是你看錯了。”

        云七夕想了想,對蕓姨說道,“蕓姨,我今日想在你這里蹭一頓飯,不知道你肯不肯?”

        蕓姨聽罷,笑起來,“那敢情好啊,有什么不肯的,添人添熱鬧啊,阿嵐,今天晚上多加兩個菜啊。”

        阿嵐微笑著應了一聲“好”,就朝著后面的廚房里走去。

        云七夕仔細看著她的背影,是她媽媽還是只是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日子久了,一定能看得出來。

        而且,她有很多可以辨認出來的方法,到時候,她想不承認都不行。

        除非,她也跟她先前一樣,失憶了。

        阿嵐去廚房做飯的時候,云七夕就在廚房一邊和蕓姨聊天一邊不時朝廚房里看。

        阿嵐在廚房里做飯很認真,好像并沒有關注他們談了些什么。

        吃飯的時候,那些姑娘就回家了。只剩下蕓姨和阿嵐兩個人,云七夕在這里倒真是添熱鬧了。

        阿嵐在蕓姨的堅持下才坐下來,只是十分局促,也不多話。

        蕓姨伸手夾了一筷子芋頭,夸獎阿嵐的廚藝好。

        “我這么多年,廚娘也換過幾個,總難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阿嵐雖然來的時間不長,做的菜倒對我的胃口,也記得住我愛吃什么。”

        云七夕盯著那芋頭看了一會兒,突地起身夾了一筷子給阿嵐。

        “嵐姨,你辛苦了。”

        阿嵐抬頭看了她一眼,朝她微微一笑,眸底很溫暖。

        “謝謝小姐!”

        “不用!”云七夕淡淡笑著,就那么盯著她。

        阿嵐在她的注視中,夾起碗里的那塊芋頭,送進了嘴里,抬頭又微笑地看了她一眼。

        在她的記憶里,她記得她媽媽對芋頭過敏,是不吃芋頭的。

        所以眼前這個真的不是她媽媽嗎?

        驟然間,云七夕心情無比失落。

        她突然間穿越了,與她的媽媽分別后一直以為再也無緣相見,如今看到一個與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的人,那種激動的心情自是無以言表。

        可是種種跡象表明,她不是她的媽媽,這結果讓她難免失落。

        出了錦繡坊,云七夕又去了一趟一品茶莊。

        那掌柜見到她,與她第一次跟他談合作時的態度大不相同,如果說當時他是咬牙,抱著試一試的心情答應合作的,那么這些天他也已經嘗到甜頭了。

        從前的廢太子妃指名要云七夕放在這里代銷的那種茶葉,而后來太子竟然也親自派了人來買。

        太子殿下光顧的店,先別說能賺多少,這首先是一種榮耀啊。

        這一品茶莊有了太子這個顧客,名氣自然很快就出去了。那些名門貴賈也會跟風,也許就是為了一種光環,也許是為了討好太子,客流漸漸都涌向了一品茶莊。

        而第一茶莊眼看著太子這個有錢又有權的客戶被一品茶莊給搶去了,還連帶著把好大一部分貴客也搶走了,自然心中是不服。

        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一品茶莊的老板簡直樂開了花。

        見到云七夕,愣是把她當上賓對待。

        “姑娘,我這生意能好起來也是全指望你帶來的好茶葉,沒想到太子殿下能如此喜歡這種茶。”

        云七夕云淡風輕地笑了笑,“掌柜,這些天賺了不少錢吧?”

        聽她提錢,掌柜臉色有點不自然,那口氣也立刻變了。

        “賺是賺了些,可也沒賺太多,姑娘,你當初可是說的賺了歸我。”

        云七夕一笑,“你緊張什么,我不就問問,沒說要分你的利潤,這既然是我們的合作,我問一問銷售業績不也是很正常的嗎?”

        掌柜笑著連連點頭,“是,是,應該的。”

        想了想,掌柜終是問道,“我只是實在好奇,姑娘似乎是知道太子殿下會喜歡這種茶葉?”

        云七夕看了他一眼,“掌柜,你還想不想賺錢了?想賺錢就不要問太多,有顧客就只管賣就是了。”

        一聽這話,掌柜自是不敢再多問什么。

        回家路過沉香閣時,云七夕停下來看了一眼緊閉的大門。

        想起那個為她穿耳洞的翩翩公子,想起那個孱弱卻多情的大王。想起她第一次在翠柳居里看到無夜與單子隱。

        所以,看似平靜的表相下,其實有很多事情都已經在悄悄地醞釀。

        晚上躺在床上,她有些睡不著。

        一道城門,把她和單連城里外相隔。這是上天的安排,要讓他們接受這樣的考驗。

        可是,在寂靜的夜里,她有些想他。

        想念一個人是什么滋味,她如今倒是深有體會了。尤其是這樣的大冷天,總覺得一個人的被窩里沒有溫度。

        正在她孤枕難眠的時候,突地,一個人影破窗而入。

        云七夕騰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來人。

        窗外的月光透了進來,一道修長的影子立里清淡的月光里。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2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排名丿选 重庆快乐十分 比分网球探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皇冠即时比分 竞彩比分中奖新闻 竞彩比分指数 股票行情北陆药业 黑龙江p62 老11选5 二分彩 北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