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39章 機會來了

第339章 機會來了

        云七夕手指一緊,“不可以,你不能沖動,單子隱看似沒有設防,但他何其奸詐,不可能不防備,即便要那樣做,也得好好計劃。我也很想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但目前,我們必須忍耐。”

        單連城手掌摩挲著她的臉蛋,暗啞的聲音里有一絲愧疚。

        “七夕,委屈你了。”

        云七夕眷戀不舍地環緊他。

        “為了鈴蘭,此刻所有的忍耐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單連城是半夜離開的,云七夕幾乎徹夜未眠。

        他要帶他們走,這件事情仔細謀劃,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即便他們走了,走到天邊兒去,人家又會輕易地放過他們嗎?

        次日,云七夕又去了一趟皇宮。

        承乾宮內,單燁坐在書桌前,精神看起來比上一次倒是好了很多。

        今日這承乾宮里再沒有香料的味道,看來尤萬山已經按照他說的做了。

        有人心慌不安,迫不及待,她偏不讓他得逞。

        “皇上,安陽郡主來了。”尤萬山上前稟告。

        單燁抬起頭來,看到云七夕,朝她招了招手。

        “七夕,你來了,來看看我這幅字如何?”

        云七夕走近,看了一眼桌上的字。

        從前,她也看過皇上的字跡,筆鋒有力,剛勁大氣,如今,他的字還是依然漂亮,只是卻少了幾分力道。

        “皇上,您身體不好,就多多休息。”云七夕勸他。

        單燁淡淡一笑,“朕自己的身體朕自己知道,死不了。”

        “哎呦,皇上,您可別說這些晦氣話啊。”尤萬山急忙回道。

        單燁斜了他一眼,“該死的始終要死,不該死的閻王爺也不收。”

        這一連好幾個死字把尤萬山給急壞了,云七夕笑著安慰他。

        “尤公公,你放心吧,皇上的身體好著呢。”

        正在這時,外面有個小太監匆匆進來。

        “皇上,有您的信。”

        尤萬山接過信遞到了單燁的書桌上,單燁看了一眼那信封,卻并未拆開,而將它放到了邊。

        云七夕覺得那信封上的字跡有些眼熟,但又不記得在哪里見過。

        她又給單燁把了一次脈,重新寫了方子,換掉了幾味藥,叮囑單燁好好休息后,才離開。

        待承乾宮里只剩下主仆二人,單燁的目光才又朝著那封信看去,拿起拆開來只看一眼,拍在桌上,嘲諷地一笑。

        “這個拓跋洵,還是不死心。”

        尤萬山小心地問道,“皇上,這已經是第三封信了,拓跋洵還是只有那一個要求嗎?”

        單燁點頭,“他想把阿蘿的墓遷到北狄去,朕偏不允,朕生不能得到她,死也要與她長眠。過段日子,朕擬一道圣旨,待朕死后,把阿蘿的墓遷入皇陵,朕要永遠與她在一起。”

        尤萬山狠狠一閉眼,今天皇上這一口一個死字的,聽得他心驚肉跳的。

        “皇上,您可不要這樣說,您的日子可還長著呢,您這樣說著讓奴才心里難過啊。”

        單燁看他一眼,突地笑了一聲。

        “難過什么?始終要死,你也要死,我也要死。我雖然怕阿蘿不肯原諒我,但等到了地下,我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求得她的原諒。”

        尤萬山終是只能一聲嘆息。

        他們的恩恩怨怨,他知曉得最清楚,不過他倒是佩服拓跋洵,是怎樣的一種感情才可以讓人執著到老?

        自從單連城提出要帶著她和鈴蘭離開,云七夕心里的那根弦就是一直崩著的。

        這是一件冒險的事情,成功,他們一家三口就幸福了,不成功,甚至可能丟命。

        她以為她裝作鈴蘭不是她的孩子,不在意她,單子隱就會疏于防備,但沒想到,幾天后,他竟然把云攬月和鈴蘭接回了太子府。

        鈴蘭入了太子府,想要救出來,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莫非他是預感到了什么還是察覺到了什么?

        正當她愁眉不展的時候,機會來了。

        三天后,是太子的生辰宴。

        往年,太子的生辰或許沒有這么隆重,但今年不同,他是皇位繼承人,眼看著就是天下的掌權者,巴結的人自然多,生辰宴自然也要隆重不少。

        相信單連城也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但她害怕他輕舉妄動。

        于是這一天她又找到了石小六,讓她帶了個消息出去。

        京城外,夜色下的白楊村一片靜寂。

        單連城拿到云七夕的信,點燃油燈,將信紙拿到火上烤了烤,那紙上的字跡慢慢地現了出來。

        這方法是云七夕教他的,用白蠟在紙上寫字,明眼人根本看不出來寫了什么,但是如果在火上一烤,蠟的油漬浸入紙中,字跡就會變得明顯起來。

        看完了信,單連城的眸子瞇起,火光跳躍在他的眼中,瞳孔越發幽深。

        平日里,云七夕無事沒理由進得太子府,但是太子生辰宴,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進去了。

        “嫂子,二哥的生辰宴你如果不想去就不去吧。”

        單寶珠來到她的房間,善解人意地勸著她。

        云七夕笑瞇瞇地看著她,“不,我要去。”

        單寶珠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有些不解,為什么她覺得她的笑容里有一絲深意。

        太子生辰宴的當天,云七夕整天都呆在房間里。

        看起來她在房間里安安靜靜地,沒有人知道她的心有多么地激動。

        她收拾好了一切,裝在一個包里交給石小六,希望他能在他們逃離京城以后,把她的東西給她送來。

        轉眼間,到了傍晚。

        安國公府的馬車已經準備好了,云七夕跟單寶珠和蘇玉婉一個馬車,云沖和云風烈騎著馬。

        蘇玉婉的興致看來不高,一路一直都沒有怎么說話。

        想來也是,從前,太子是她女婿,她是太子的丈母娘,腰干自然要挺得直一些。

        可如今,云攬月被廢,雖然又被接了回去,可地位自是大不如從前。她這個做母親的哪里能好受。

        “大娘,如果呆會兒有時間,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姐姐吧。我上次有跟姐姐說,可以想辦法幫她恢復容貌的。”云七夕的聲音打破了馬車內的寧靜。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2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带赖子的单机麻将游戏 时时彩后3组6技巧 淘宝广西快3 吉林快3计划群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天下足球直播网 恒大彩票是黑平台吗 noc怎么赚钱 免费下载四川快乐12 韩国快乐8 广东十一选五app 梦幻西游69级大唐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