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44章 戰前學戰術,未免太遲

第344章 戰前學戰術,未免太遲

        “舅舅,我認為敵軍連攻兩座城池,必定兵馬疲憊,此時是我們攻擊的大好時候,我們何必等在此?”

        關于韋正卿提出的守住怒州,以不變應萬變的提議,單子隱很是不解。

        韋正卿聽罷,看著他,臉上的笑容有著一種似有若無的嘲弄。

        “太子,燕軍剛剛到達怒州,軍隊需要休整,再者,我們需要暗查敵軍實力,以及分析敵軍下一步作戰動機,所謂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冬風寒冷,城樓上旗幟迎風展動。

        單子隱的目光望著敵軍的方向,視線雖然穿不透白霧迷漫,但卻可以看得出他眼中必勝的決心。

        “再休整兩日,若是敵軍不動,我大燕必定要搶占先機,想我大燕兵強馬壯,又豈會怕了他們區區小國。讓他們占了兩座城池,不過是他們來得突然罷了,如今我們強大的燕軍駐守怒州,必定讓他們心中有所畏懼,所以他們才遲遲不行動。”

        韋正卿只是冷笑。

        “太子殿下,戰場上最忌諱的就是輕敵二字。”

        單子隱自是聽得出韋正卿對他能力的質疑,終于扭過頭來,正面迎視著韋正卿。

        他是自己的親舅舅,也是自己的岳父,他自小有些怕他,可是此刻他看他的眼神,已不再有恭敬和畏懼,反倒有幾分薄怒。

        “韋將軍,我雖沒上過戰場,但是兵書還是看了不少,只是沒有機會實踐罷了,我不需要你來教我,更何況,戰前學戰術,未免太遲。”

        說完,他慍怒著一張臉,轉身走下了城樓。

        單子隱以為敵軍是怕了燕軍的到來,他以為他們可以安穩的休整兩日。

        可誰知次日,烏爾丹太子阿古木就親自騎馬來到了怒州城門前,一支箭射上城頭,將戰書送上。

        單子隱和韋正卿站在城樓上,看城樓下阿古木單松槍匹馬,還是很佩服他的勇氣。

        箭被取下,戰書送到單子隱手中,他緩緩拆開,看罷,他望著城樓下那個騎在馬背上的男人。

        同為太子,阿古木作戰經驗明顯比單子隱豐富許多,從氣質看來,阿古木更有幾分野性和果敢,相比之下,單子隱就顯得柔了一些。

        “阿古木太子,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曾經說過,永不與大燕為敵的,不過一年而已,太子殿下倒真是健忘啊!”

        韋正卿開口與阿古木對話。

        寒風把阿古木的頭發吹起,他迎風端立在馬背上清冷一笑。

        “不錯,我是說過這樣的話,不過那是對大燕晉王和晉王妃的承諾,不是你們。”

        這話顯然刺激到了單子隱,他眼底聚起怒氣,盯著那個馬背上挑釁的人。

        “我大燕人才濟濟,將士們個個驍勇善戰,阿古木太子既然挑釁在先,就別怪我大燕以強凌弱了。”

        阿古木聽罷,昂頭大笑,

        “好啊,我等著。”

        說完,他調轉馬頭,馬兒狂奔而去。

        單子隱自是聽出他那笑聲里對他的輕視和嘲諷,氣緊,奪過旁邊守城將士手中的弓箭,對準那匹奔跑的馬兒。

        “太子殿下,不可以。”韋正卿出聲阻止他。

        單子隱不聽勸阻,舉著箭,怒目凌厲地瞄準。

        一箭射出,未中,他怒抽了三箭,一齊發出,三箭都落在了馬蹄下。

        再想抽箭時,阿古木的馬兒已經跑出了他可以射的范圍。

        “阿古木,竟敢如此狂妄!”單子隱長弓在手,手指用力,捏得指骨都發白,一字一句咬牙切齒地蹦出來。

        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突然雙手發抖,面目扭曲起來。

        旁邊那守城兵看出異樣,驚慌地問,“太子殿下,您,您怎么了?”

        眼看著單子隱站立不穩,站在一旁的韋正卿和那守城兵及時扶住了他。

        “傳軍醫。”韋正卿喊道。

        在燕軍駐扎的驛站營房里,燈光昏暗。軍醫看過單子隱的身體狀況,有些不解。

        “太子殿下,可否告知下官您是怎樣一種不舒服?”

        半躺在床上的單子隱此時已經緩過來了不少,望著不遠處搖曳的燭火緩緩回憶。

        “那種難受的感覺說來就來,耳朵里不知是什么在嗡嗡作響,感覺有什么東西從我的身體里向外擠壓,幾乎要撐裂我的身體,好似有幾千幾萬只螞蟻順著毛孔逐漸鉆進了骨頭,又癢又痛,想撓卻又撓不著,出奇地難受。”

        那軍醫聽罷,更是茫然,隨后拱手,將頭埋得很低。

        “請太子殿下恕罪,下官實在未見過殿下您的這種癥狀,看起來有幾分像邪寒之癥,待下官開兩劑藥,太子殿下服用兩天,看看可有緩解這種癥狀。”

        “這點問題都看不出來,你還做什么軍醫?”單子隱眼風冷冷一掃。

        那軍醫嚇得立馬跪了地,身子發抖。

        “太子殿下恕罪。”

        “下去!”單子隱怒斥一聲。

        “是。”那軍醫趕緊起身,快步退了出去。

        在房中侍候的是怒州刺史派來的兩個丫頭,此刻都是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去,給我泡一杯茶來。”單子隱躺著床上說。

        兩個丫頭趕緊下去,匆匆地泡了一杯茶。

        太子殿下身體不好,連帶著心情也不好,營房內的人無不戰戰兢兢。

        丫頭端著茶進來的時候,那手都在發抖。

        “太子殿下,茶來了。”

        單子隱伸手去接,卻見那手抖得極是厲害,碗蓋都在叮當作響。

        “我很可怕么?”他盯著她問。

        那丫頭不敢抬頭,身體抖得更是厲害,趕緊搖頭,聲如蚊蠅。

        “不,不是的,沒有。”

        單子隱接過,喝了一口,卻突地將茶碗放在桌上,力道重得連茶水都濺了出來,緊接著,他大手一揮,那一盞茶飛出了桌子,哐當一聲掉落在地,碎了。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5分快3投注技巧 新时时软件免费版 重庆快乐10分官网 6场半全场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时时彩最快开奖 巴蜀麻将怎么上分 pc蛋蛋28加拿大开奖 富二代为啥喜欢给女生赚钱 麻将外挂软件是真的吗 江西多乐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