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65章 遺詔

第365章 遺詔

        “連城!”單燁還在盯著眼前的人,含糊自語。

        單子隱惱怒至極,一把抓住朝著自己伸過來的那只手。

        “父皇,你看看清楚,我不是連城,是子隱,是你當初親封的太子。”

        “太子?”單燁喃喃重復,臉上的失望那么明顯。

        也正是看到了單燁失望的表情,令單子隱額間青筋暴起,平日那溫潤孝恭的表皮已經全部撕下,此刻的他面目狠戾,如一只被激怒,瀕臨發狂邊沿的考慮,捏住單燁的那只手緊得指骨都白了。

        而對于單燁來說,身體的疼痛對他來說已經毫無知覺了,因為心上的痛早已蓋過了身體的痛。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您不要啊”

        尤萬山驚慌不已地跪下,生怕單子隱一個沖動之下做出犯下什么大錯。

        “太子殿下,皇上如今意識不清才會認錯了您,您可千萬別跟皇上置氣啊。”

        單子隱崩緊了牙關,那如狂風暴雨將至一般烏云密布的臉色僵持了好一陣,才緩緩地轉為平靜,最后,他所有的狠戾都已經消失不見。

        尤萬山再抬頭看時,他眉頭舒展,臉上又掛上了那如沐春風般溫和的笑意,輕手掀開被子,將單燁的手放進被子里,還細心地替他掖好了被角。

        “父皇,天兒冷,手就不要放到外面了,今兒兒臣得了信,三弟不日就要回來了,您別老是掛心著,自個兒的身體重要。”

        說完,他側過頭來,看著已然愣在當地的尤萬山。

        “尤公公,著人給炭爐里的炭添足一些,這兩日雪下大了,又冷了幾分,別讓父皇凍著了。”

        單子隱面色平靜,語氣溫和,而起先那張近乎猙獰的面孔,就仿佛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尤萬山驚愕地跪在原地,好半響才回過神,低低伏下身子。

        “是。”

        待單子隱走了之后,尤萬山才悲痛地撲到床前去,料想經過剛才那一番,皇上必定是極為傷心的,可是皇上平靜的眼底一絲波瀾都沒有。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瞧著尤萬山的心里更是難受了幾分。

        而在這個關鍵時刻,民間也傳出不少輿論的聲音。

        古代的百姓更關心政治,畢竟什么樣的人當皇帝,決定他們能否安居樂業,得享太平。

        就連花街柳巷,賭坊這些娛樂場所的人氣都減了不少,而京城西邊,一個茶樓里的人氣倒比平時還旺。

        外面是漫天大雪,茶樓二樓上卻是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了不少人,雖說有些敏感話題討論得不好會丟命,但是八卦是人的本能,從古至今都是一樣。即便是冒著砍頭的危險,大家也是忍不住要討論兩句。

        此時,一眾人的中間,正有一個寬臉塌鼻的男人說得龍飛鳳舞。

        “據我一個在宮里當差的表弟說,皇上的身體可真是不行了,指不定就是哪一天的事兒。大家說,這晉王殿下要是回來了,太子還能順利坐上皇位么?”

        圍觀群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插嘴。

        “太子殿下可是皇上封的,是儲君,自然是要繼承皇位的,晉王殿下也不能違背皇上的意思啊。”

        那寬臉男人像是知道內幕一般,陰笑了兩聲。

        “那可不一定,你看皇上前些日子那告罪書是什么意思?還看不懂么?”

        “什么意思?”

        “這都不懂?很明顯皇上護著晉王殿下啊。”

        “是啊,說不定到時候皇上就改變主意了呢。”

        不遠處的一桌坐著幾個男人,并沒有圍攏來參與討論,但是大家的話卻是一字一落地聽得清清楚楚。

        “向公子,你可是太子跟前的紅人,若是太子殿下當上了皇帝,你可不也跟著飛黃騰達了么?到時可別忘了咱兄弟幾個啊。”

        其中一個討好地提起茶壺給向陽面前的茶碗里續茶,小聲地對向陽說。

        向陽抿了一口茶,將茶碗放下,面色卻并不輕松。

        那一群人雖然是閑來無事,胡侃一通,但有些話也不無道理。

        皇上為什么寫告罪書,讓晉王重掌帥印?聽聞皇上臥病在床,日日念叨晉王殿下,難道皇上心里果真有什么主意?

        若是太子倒了,他還有活路么?

        老天爺就像是刻意跟人作對似的,雪一日比一日下得大,尤萬山總是站在承乾宮外,苦著臉望著上天祈禱。

        “老天爺,求你不要再下了吧,再這樣下下去,晉王殿下何時才能回來?”

        還有一句話,他只在心里說。

        皇上可就快要等不及了。

        與尤萬山一樣,云七夕望著漫天大雪也很焦急。

        就算她可以算得上是神醫,可是她不是神。

        單連城,如果你再不回來,可就真的見不到你父親最后一面了。

        太子府中,單子隱站在窗前,欣賞著雪景,倒有幾分愜意。

        衛詠蘭站在不遠處,看著那站在窗前的人。

        他在看雪,她在看他。可他的眼里沒有她,視線未在她的身上停留半刻。

        可她還是心疼他,即便他當日在怒州那般對她,毫不留情地將她吊在城樓上,可她此時看到他越發蒼白又日漸消瘦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心疼他。

        尤其那晚,她看見到他在書房的地板上掙扎,冷汗直冒,難受得要拿刀割自己的手,她恨不得代他痛。

        可是她不敢走近他,因為她愛他,也怕他。還因為他的心里沒有她。

        一件裘袍披在了單子隱的身上,捏著裘袍的那雙素手輕輕將裘袍上的褶皺撫平。

        “殿下,這風口上冷,把窗戶關上吧。”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飘逸时空怎么快速赚钱 mlb棒球比分直播 13号足球比分 广东快乐十分网站 时时彩双面盘势页面 四川快乐12玩法介绍 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 湖北快三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哈尔滨麻将游戏 哪个网站有山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