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80章 闔家團圓,只缺你了

第380章 闔家團圓,只缺你了

        這榻上,還有他睡過的溫度。

        “七夕!”

        單連城壓在她的身上,近距離地望著她,喚那一聲有些嘶啞,卻聽得出他對她的思念。

        云七夕盯著他,摸著他下巴上的青胡茬,有些心疼,

        “不是累嗎?怎么不多睡一會兒?”

        單連城沒有回答,只是就那樣望著她,有些眷戀不舍。半響,才輕滾喉結。

        “我想你!”

        聽著他這過分感性的話,云七夕臉頰發熱,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于是她總結出來一個道理,無論時間過去多久,眼前這張臉都會帶給她如初戀般的悸動。

        他眸子暗了暗,頭微微低下來,輕輕地憐惜地吻著她。

        碰到他干澀的唇,云七夕的腦袋里有了短暫的空白,同時,眼眶卻有些發熱。

        為什么他們會活得這般驚天動地?每一次都好像在與命運頑強抵抗,每一次都好像再也見不到面了?所以這樣一個吻甜中有苦,像是絕處逢生后,老天爺的一點恩賜,顯得那般珍貴。

        昏黃暖燈下,他們抱緊彼此。

        他冷酷血性,唯有對她萬般柔情;她灑脫獨立,也只依戀他的懷抱。

        他們好像怎么也吻不夠,像是生怕對方突然消失。他們吻得認真,為了證明這真的不是一場幻覺。

        他熟悉的味道,甚至他的每一聲呼吸,都會讓她覺得安心。

        只要有他在,什么都好。

        他的手緩緩爬上她的盤扣,解開了她領口的扭扣,她想到亥時皇陵的約定,握住他的手阻止了他。

        他離開她的唇,鼻尖對著她鼻尖,呼吸有些急促,可他的眼神沒有怨怪,更多的是理解和愛。他輕輕倒在她的身邊,摸了摸她的臉頰。

        “這些日子你也累吧?早些回去休息吧。”

        云七夕正好她不知道如何解釋,便沒有說話,默認了他的誤會。

        離開承乾宮,云七夕徑直出了宮。

        “戈風,跟上她。”

        單連城站在承乾宮門口,看見云七夕走向宮門口的方向,對一邊的戈風吩咐。

        戈風應一聲“是”,飛快地跟了上去。

        云七夕出了宮,看著亥時還早,倒也不急,跟過錦繡坊,順道進去看看蕓姨,跟她說了一下張沁雪的身體情況,想必她也是很關心的。

        戈風一直隱在錦繡坊外不遠處,可他只見到人進去,卻遲遲不見她出來,等了大概半個時辰,戈風終于察覺出不對,沖進了錦繡坊。

        “你找誰?”蕓姨問得還算鎮定。

        戈風未答,緊張地四處找人未果,這才急問,”剛才進來的人呢?”

        蕓姨聳聳肩,“你說的是誰?我是做生意的,我這錦繡坊進進出出的人可多了,你”

        “你知道我說的誰。”戈風冷聲打斷。

        蕓姨沉默了,戈風看了她一眼,心頭已經明白了幾分。他轉身繼續往后面走,很快發現后院還有一道后門,而且是開著的,從后門出去,卻哪里還有人影。

        其實云七夕出宮時就發現有人跟著她了,她知道他是擔心他,想保護他,可是她不能讓他跟著,那封信特別強調了,只能只身前去。

        不管是不是有人戲耍她,捉弄她,甚至想陷害她,為了先皇能順利下葬,為了單連城皇位穩固,她都必須要去。

        戈風跟丟了人,急得滿頭大汗,在京城各處都找了個遍,卻哪里還找得到人。最后只能硬著頭皮回到宮里。

        “皇上,屬下無能。”戈風跪在單連城面前,不敢抬起頭來。

        這一夜,在旁人看來是平靜的,沒人知道云七夕不見了,也沒人知道單連城秘密安排了人把京城找了個遍。

        單連城熬了一夜,直到天明,依然沒有半點消息,也不見人回來。

        可是人不會無緣無故地消失,他們好不容易才重逢,好不容易一切都過去了,她沒有理由離開他,更沒有理由離開鈴蘭。

        就算他有什么不對,惹了她不高興,她要走也會留一張紙條,跟七夕樓失火那次一樣,不會這樣一句話也不留,一走了走。

        他擔心的是她會出事,尤其是單子隱至今沒有下落,他清楚地知道云七夕是他的軟肋。

        可他并不知道,江山真的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唯有一人而已。

        表面上,皇宮里一切如常。

        臘月二十七,帝后下葬的事已經在著手準備。

        一整天,依然沒有任何消息。

        當天夜里,雪下得格外大。單連城站在窗口望著漫天白雪,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腳步聲在他身后響起。

        “爺,你找我?”

        良久,單連城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青黎低著頭站在他身后不遠處,兩只手絞在一起,有些不安。

        “她在哪兒?”不知過了多久,單連城的聲音終于響起。

        青黎緩緩抬起頭,盯著單連城的后腦勺,神色平靜。

        “誰?”

        單連城緩緩轉過身來,目光涼涼。

        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足夠平靜,可以當她接觸到他的目光,還是忍不住一顫,垂下了眸子。

        “七夕,她在哪兒?”

        青黎輕輕搖頭,“奴婢不知。”

        單連城從身邊的桌子上拿起一本冊子,翻到其中一頁,推到青黎面前。

        “這是宮門口記錄的每日進出宮記錄,臘月二十六,也就是昨天,申時過半,你出了宮,去哪兒了?”

        青黎手指一緊,很快又緩緩松開。

        “奴婢去買栗子了。”

        “深冬還有栗子賣?”

        青黎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地解釋道,“奴婢聽那個賣栗子的小販說,他有一些儲藏栗子的經驗,可以把新鮮的栗子儲藏到冬天。所以奴婢知道他有賣的。”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7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山东时时彩预测 重庆快乐十分网址是什么 湖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巴西三分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提前看开奖 推倒胡麻将技巧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 彩霸王论坛4码中特l 二人麻将下载不联网下载 球探比分直播捷报 杭州麻将是怎样的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