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398章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第398章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自鐵柱被隔離以后,沒人透露他到底得了什么病,緊接著,又有三個人陸陸續續地被送到了隔離區。

        為了避免交叉感染,云七夕又在隔離區里隔了一塊重癥區出來,而鐵柱是唯一住在重癥區的人。

        整個避難區,安靜到壓抑,看著朝廷的人都在默默地忙碌著,人人如臨大敵,這一群百姓隱隱感到了恐慌。

        云七夕正站在熱氣騰騰的大鍋邊,將一味味藥材親自放進大鍋里。

        不一會兒,有腳步聲匆匆靠近營帳,一個少年掀簾而入,面色凝重。

        “皇后娘娘,又一個,第四個了。”

        云七夕手指一張,手中的一把藥材落入冒著熱氣的鍋中。

        她轉過身來,看著來人,平靜的神色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哀傷。

        “童喜,你怕嗎?”

        來人正是從前在晉王府里跟顧遠學醫術的童喜,童喜很像當初的小路子,身世很可憐,從小無父無母,自去年晉王府被封以后,本就年邁的顧遠告老還鄉了,他便一直在一個藥鋪里面打雜。是一次偶然的機會,云七夕遇見了他。

        顧遠的醫術雖然跟云七夕不能比,可是在當下來說,他確實也稱得上是醫術高明。童喜跟了他許多年,也學到了不少,只在藥鋪里打雜,確實有些屈才。所以云七夕把他帶回了宮,安置在了太醫院里。這一次把他帶出來,也是有心栽培他的意思。

        童喜很快搖搖頭,篤定地說,“皇后娘娘,如果我們都怕了,百姓們豈不是更怕,我相信皇后娘娘的醫術,一定可以將他們治好的,大家都會沒事的。”

        云七夕看了他好一會兒,像是自嘲地笑了笑,聲音輕得仿佛來自天邊。

        “我不是神,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自來到了這個時代,她也算是經歷了不少,對自己超越古人很遠的醫術,她一直有一種狂妄的自信,可是這一次,她真的感到一種空前的無力感。

        江山,百姓,是單連城的責任和使命,她自告奮勇地來到災區,是有心想分擔他的責任。可現實如此殘忍地給了她一耳光。

        若是這一次的瘟疫不可收拾地蔓延下去,她擔心的不是她會承受多少罵名,而是史書上會如何記載單連城的這一筆?后世之人是不是會罵他無能,甚至覺得先帝當年將江山付錯了人?

        “等這藥熬好了之后,給大家分下去吧,每個人都要喝,不要遺漏了任何一個。”

        “好。”童喜乖乖地來到鍋邊守著藥。

        云七夕剛出來,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抱住了她的雙腿,像是為了這個機會已經守候了已久。

        “皇后娘娘,您是好人,大大的好人,您讓虎子見見爹吧,虎子想爹了。”

        虎子是鐵柱的兒子,自鐵柱被隔離以后,云七夕確實下過令不允許任何人去探望。

        虎子娘也跟著在虎子身后跪了下來,直抹眼淚。

        “皇后娘娘,孩子的爹是家里的天啊,您就行行好,讓我們見一見吧?”

        云七夕輕輕搖頭,朝站在一邊的戈風使了個眼色,戈風就立刻上前將虎子拉開了。

        “你們恨我也好,怨我也罷,在鐵柱沒痊愈之前,你們誰也不能去見。”

        說實話,虎子和他娘的哀求讓她心里很不好受,可是為了讓他們好好活著,她不得不殘忍地打斷他們的念頭。

        她套上自制的手套和口罩,徑直走向了重癥區。

        戈風當先一步攔住了她,“娘娘,這里很危險,您不能進去。”

        云七夕看了他一眼,執意朝里走,“我不去看他們,難道讓他們自生自滅?”

        戈風跨前一步再次伸手攔住,“娘娘,您若有三長兩短,屬下恐不知如何向皇上交代。”

        云七夕淡淡一笑,轉身正面看向戈風。

        “戈風,你跟了他這么多年,你應該了解他的,征戰沙場那些年,他在乎過自己的安危沒有?若是這一次,我不能拿出解決方案,任其蔓延,后果我不說你也是知道的。我如何向他交代?他又如何向天下交代?到時我和他是不是要自刎謝罪?”

        其實事情的嚴重性她不說戈風又怎能不知?可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使命,他的使命就是保護她,他不忘!

        但她的固執他也是知道的,決定的事通常都不會改變。

        戈風不知道如何說服她,只知道僵硬地伸著手。云七夕也沒再多說什么,直接推開他的手走了進去。

        這重病區的營帳里,只有鐵柱一個人。

        云七夕進去時,他正斜躺在床上,面如死灰,精神萎靡不振,眼睛半睜不睜地盯著手中的東西出神,待她走近才看清,他手里里是一只用草葉編織的草蚱蜢。

        “藥喝了嗎?”她站在不遠處問。

        鐵柱抬起頭時略顯吃力,看見是她,惶恐不安地想要下床來。

        “躺著吧。”云七夕說。

        鐵柱遲疑了一陣,這才又躺了下去,神情悲傷,聲音有氣無力。

        “喝了,喝與不喝好像也沒有多大區別,皇后娘娘,草民是不是時日無多了?死也沒什么,草民只是”

        七尺男兒說到此處似有哽咽,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完,“只是放不下虎子和他娘。”

        云七夕又想起虎子先前抱著她的腿求她時的情景,以及他和他娘的眼淚,一顆心也仿佛突然被揪住了。

        隔著并不遠的距離,一家人卻不能得見,這確實是一種悲哀,但,也是一種無奈。

        “悲觀的情緒對你的病情沒有好處,好好吃藥,會有好起來的機會。”

        頓了一下,她神情嚴肅,聲音也沉了幾分,“假如你真的有事,我會安排好他們母子的。”

        身為一個醫者,她不該對一個病人說這么直白到殘忍的話,可是她猜他應該很想聽她這么說,所以她說了,無非是想讓他安心。

        鐵柱聽罷,果然釋然了不少,感激地看著她。

        “那草民便謝過皇后娘娘了。”

        看完鐵柱剛走出來,站在不遠處的石小六大步朝她走來,皺著眉頭,臉色很不好。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09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甘肃十一选五 麻将外挂作弊器 亿客隆彩票首页 红黑梅方彩票合法吗 贵州快3和值号码推荐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球探网足球比分007 11选5杀2个100%技巧 抖音用户是怎么赚钱的 天弘基金管理公司怎么给我赚钱 皇冠90vs足球指数 北单比分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