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404章 我有桃花運

第404章 我有桃花運

        單子隱依然笑得從容。

        “沒什么,這種四處逃亡的日子終于可以結束了,我很高興。你畢竟是她的姐姐,云將軍的親妹妹,他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否則她也不會救你。”

        “那你呢?”云攬月的眼淚頓時滾落

        其實這話她不必問,他不被抓住也就罷了,一旦被抓了,必定就沒有活路了。

        單子隱抬起被鐵鏈綁住的手,替她擦掉眼淚,溫和地說。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結局,我的結局也許早是命中注定,只是”

        他的聲音在這一刻似是有些哽,喉結輕滾了一下,好一陣才繼續道,“只是,你是一個意外!我一生壞事做盡,沒想過落難的時候會有人陪著我。攬月,你的情,我只有下輩子還了。”

        云攬月早已哭得不像樣,心中更是懊悔不已。

        “子隱哥哥,我不該去找華千秋的,我錯了。”

        單子隱長長一嘆,“我說了,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一切都在我們投進娘胎的那一刻就注定好了。”

        是的,一切早已注定好了,云七夕也這樣覺得。

        去給云攬月檢查過后回到馬車上,她的心情是極為復雜的。

        她沒想到,云攬月竟然懷孕了。在知道這件事后,她再聽單子隱那一番話,更覺得是天意弄人。

        她猜云攬月自己也應該是不知道的,她也終是沒有將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人畢竟是自私的,她有自己的私心在,她有她的顧忌,和她想要保護的人。

        聽單子隱的語氣,他似是已經認命了,如果他知道云攬月懷了他的孩子,他沉睡的那份斗志會不會重新蘇醒過來?雖然他如今已為階下囚,可她不敢冒險,那樣整天擔驚受怕,看不見未來的日子,她不想再重復一次,所以她最終選擇了瞞下這件事。

        到了京城時,云攬月的病情已經趨于穩定,為了安全起見,她沒有將她送回國公府,而是將她安頓在了較為偏僻的一個獨院兒里,讓童喜在此照看她。

        照看,既是照顧,又是看守。

        讓她下馬車的時候,她哭得很厲害,拉著單子隱的衣服怎么也不肯走,強行拉下馬車,關進小院兒后,她也一直又哭又鬧不安生,還跪在云七夕的面前苦苦哀求。

        “皇后娘娘,我求求你,看在我們姐妹一場,你跟皇上求求情,皇上最聽你的了,讓他饒了子隱哥哥吧,他們畢竟是兄弟啊。”

        云七夕冷漠地一笑,“他當初有看在兄弟一場的份上手下留情嗎?”

        “子隱哥哥他已經知道錯了,他也不會再跟皇上爭什么了,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我跟他只想做個普通的老百姓,平平凡凡地過日子。”

        “只想做個普通老百姓,平平凡凡地過日子,你認為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愿望是不是?當初我們也只有這么一個小小的愿望,可他不同樣不肯放過我們?是他把連城逼上皇位的你知道嗎?”

        這每一句句反問逼得云攬月再說不出話來,她知道求也無用,緩緩冷靜下來,盯著地面。

        “那讓我跟他在一起吧,無論他是被關天牢,還是被砍頭,都讓我跟他在一起,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兒。”

        云七夕看了她良久,點點頭。

        “你不怕死,可以,你要把他留下的種也帶走?”

        “什么?”云攬月震驚地望著她。

        云七夕倏地站了起來,并不看她。

        “你懷了他的孩子,你還想跟他一起死嗎?”

        云攬月瞪大眼睛,手緩緩撫上自己的腹部,眼淚大滴大滴地落下來。

        “你說的是真的?”

        這一刻,她的表情極為復雜,有喜,有悲,更有痛。

        “你認為這個時候我有心情跟人開玩笑?”云七夕說完看向童喜。

        “童喜,她如果要活,按時給她吃藥,如果要死的話,千萬別攔著她,這世上每天都在死人,又不多她一個,不對,是一尸兩命,兩個。反正跟我無關。”

        說完,她不再停留半刻,走出了小院兒。

        皇宮門口,單子隱從馬車上被押下來,腳上的鐵鏈拖在地上發出冗長且刺耳的聲音。

        入了宮門,他抬眼打量著皇宮的一切,那是一種久違的目光,視線緩慢且迷戀地掃過那一磚一瓦。神情里有一種好似游子終于歸家時的動容與欣慰,卻并沒有半點對命運的恐慌和掙扎。

        “你當初輾轉賣給我的那些茶的確是好茶,好久沒喝到了,想得慌。”

        單子隱突然回過頭來,含笑對云七夕說。

        云七夕直直地盯著他未言。

        在京城發生重大變故的那一夜,她從太子府里逃出去時,便已將那茶的玄機告訴過他了。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死?”

        單子隱淡淡地笑,笑得很儒雅,一點也不像一個落魄的人。

        “將死之人,總是更容易懷念一些難忘的味道,死之前若能再次品嘗,哪怕它是毒藥,哪怕吃了下一刻就會倒下,也會覺得是一件極美好的事情。”

        云七夕不知道這幾個月,他到底經歷了什么,只是發現他的心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幾乎變成了完全不同的一個人。

        人總是在太晚的時候大徹大悟,若是他早些有這樣看透一切的感悟,又何至于走到這步田地?

        他們入宮時,正值下朝。

        許多朝廷官員正陸陸續續從太和殿的階梯上走下來。

        走到一半,大家都突然驚慌地退了一邊,讓出了中間的一條路。

        單連城穿著一身玄黑的龍袍出現在了臺階的最頂端,衣袂飄動間,英姿無雙。

        “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太和殿廣場的所有人齊齊跪下,山呼萬歲。

        整個廣場上,只有單子隱沒有跪。

        他被鐵鏈烤著手腳,卻站得筆直,望著那站在最高處的人,唇角勾著一絲涼薄的笑。

        “平身吧!”良久,單連城才說道。

        “謝皇上!”眾人高呼。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10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上班赚钱为主还是升职为主 问道五行竞猜60背技巧 600万彩票网精准计划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口袋魔域牛牛版在哪下 王者捕鱼pk 广东11选5开奖时间表 168开彩现场 江西麻将怎么打十三烂 亿客隆彩票首页 火焰纹章觉醒初期赚钱 时时彩前二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