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428章 七夕她會生氣的

第428章 七夕她會生氣的

        陳湘嫌他手中那個已經被燒壞的破包礙事,一把扯掉扔在地上。

        再看向那堅實的胸膛,她臉上頓如火燒。身體竄起的那種感覺很奇怪,讓她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她只能強迫自己不去看,視線上移,看著他的臉,鼓起勇氣伸出手去,輕輕摸著他的臉頰。

        進宮的那一天,她的爹娘跟她說,她才貌雙全,一定是所有秀女中最出類拔萃的那一個,肯定備受器重。

        其實選秀那一天,不是她第一次見到他。

        從前,但凡有宮宴,她爹都會帶著她入宮,早在皇上還是晉王的時候,她就見過她了。

        雖然幾位皇子們個個都很優秀,但單連城是最特別的那一個,他比旁的人多了一份血性和陽剛。這是最令她抗拒不了的地方。

        陳湘摩挲著她的唇,眼睛半刻也不想從他臉上移開。

        她曾于人群里無數次偷偷看他,可是,他的視線卻從來未在她身上有半刻停留,他的眼里只有那個云七夕。

        得知她可以參加選秀的那一刻,她是興奮的,覺得終于有了一個機會。可是當在儲秀宮里看到皇上不顧旁人的目光就抱著皇后離開的背影,她的心好痛。

        失落之下,她又是最幸運的那一個。得到了太后的認可,得到了別人羨慕不來的位分。

        當夜,傳來召她侍寢的消息后,她既緊張又期待。以為他至少在嘗試著接納她,以為他看到了她的好,可是,他沒有,他連手指頭都不曾碰不過她一下。

        陳湘一遍遍撫摸著這張此刻緊閉雙眼卻依然牽動人心的臉,心中的不甘更甚。

        為什么?她到底哪里比不上云七夕?

        在她看來,云七夕就是一個粗俗的女人,沒有半點女人該有的端莊與高雅。他到底喜歡她哪一點?還喜歡得這么瘋狂?

        陳湘緩緩地低頭,越是接近他,心跳就越快。

        此刻,他終于屬于她了,哪怕他醒來之后責怪她,懲罰她,能換來一夕溫存,那也是值得的。

        云七夕已經不在了,他應該來試著熟悉她,喜歡她,就從今夜,從熟悉她的身體開始。

        他的臉就在她的眼前,再多往下一寸,她就可以吻上他的唇,此刻,陳湘只覺得自己的嗓子都快著火了,心都快從胸腔里蹦出來了。

        在這關鍵時刻,她竟然有些害怕,想要退縮。

        不,不可以,她好不容易得來這樣的機會,絕對不可以就這樣讓機會溜走。

        她突然直起身體,視線一掃發現放在桌案上的酒壺,她大步走過去,拔開就咕嚕咕嚕地喝了好幾口。那種辛辣刺激得她直咳嗽。

        她趕緊捂住嘴,生怕動靜驚醒了他,可是床上的人一動不動。

        她將一整壺酒都喝了個精光才終于放下。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也許是源于內心的羞澀,她的臉頰紅得厲害。過了一會兒,她開始感覺飄乎乎的。

        酒精真的可以壯膽,她一步步地走回床前,每一步都更加堅定。

        立在床邊,她目光溫柔地盯著床上的人,緩緩將手移向自己衣服的盤扣,一顆顆解開,一層層衣服脫了下來。

        衣服越來越少,她卻感到越來越熱,脫到僅剩一條肚兜時,她甚至開始冒汗。

        她一鼓作氣掀開被子鉆了進去。生怕再多猶豫一刻,她就不敢再繼續下去。

        靜待了片刻,確定他沒有醒過來,她壓抑著狂跳的心臟,緩緩撐起了身子。

        望著這張絕美的俊臉,她鼓起勇氣將手伸進了她早已-露的胸膛,當手心觸到他堅實的肌肉,她的腦袋轟地炸開了。

        那股獨屬于他的男性氣息撩-撥著她,那張她日思夜想的臉在誘惑著她,再加上有另一個自己一直提醒自己機不可失,她僅有的幾分理智也就蕩然無存了。

        她一點點移向他的唇,當終于吻住他的唇的那一刻,她的腦袋就徹底一片空白,再舍不得讓機會溜走。

        這是一個沒有任何回應的吻,可這并不影響她的陶-醉,她爬上他的身體,雙手從他的胸-膛滑過,攀住他的腰身。如一個在沙漠里行走了數日,干渴無比的人突然找到了水源,吻得如癡如狂。

        突地,單連城的鼻子里竄出氣音。陳湘有些驚慌地停下來。但他卻并沒有睜開眼,只是低低地好似囈語似地喚了一聲“七夕”。

        已經到了這一步,即便單連城醒了,她也無法再退縮,只能勇敢向前。

        她滿是柔情的眸子凝望著他,聲音也柔得仿佛要滴出水來。

        “皇上,我是你的七夕,我回來了。”

        她再次小心翼翼地上前,她不在乎他把她當作她,只要能得到他,她什么都不在乎。

        當她重新吻上他的唇時,他的嘴唇似是顫了顫。

        “七夕?”他好似囈語的聲音里帶著幾分的不確定和壓抑的激動。

        “我在。”陳湘柔聲回應他。

        他依舊沒睜眼,像是夢游般地伸手扣住了她的腦袋,回吻了她。

        陳湘內心狂喜,看著這雙好似迷醉一般閉著的眼眸,片刻便沉淪了下去,攀著他的腰身,瘋狂地回應他。

        體內的躁-熱已經讓一切停不下來,可他卻突然推開了她,“你不是。”

        陳湘急了,捧著他的臉,呼吸急促地說,“臣妾是的,臣妾是皇上的,心是皇上的,人也永遠是皇上的。”

        單連城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陳湘對上他平靜的眼睛,無比心慌意亂,卻仍存著一絲期待,幽幽地低低地說,“皇上,臣妾是你的人。”

        “滾!”一個冰冷的字眼自單連城的喉嚨里蹦了出來。

        陳湘不甘,不舍,還想繼續爭取,“皇上,是母后讓臣妾來伺候皇上的,讓臣妾”

        “滾!”單連城冷怒地將她推下了床。

        只著肚兜的陳湘跌在地板上,又痛,又狼狽,又委屈,眼淚一瞬間就滾落了出來。

        “皇上,臣妾到底是哪里不好,您告訴臣妾,臣妾可以改。”

        “東西呢?”單連城突然坐起,兩只手四處摸,神情很緊張。

        陳湘收住哭聲,傻傻地望著他,就見他猛地掀被下床,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將她提起來。

        “東西呢?”

        陳湘回想起他先前一直緊緊拽在手里的那個包,指了指地上,“在,在這里。”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12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澳门足球即时赔率 福建麻将打法 彩票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种龙葵能赚钱吗 喜乐彩 广东十一选五app p3开机号 11选5辽宁全运彩开奖 贵州快三追号计划 后三组三单式90注 山西快乐10分规则 江西宁都麻将的打法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