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453章 原來當初曾相識

第453章 原來當初曾相識

        丫頭這嗓子一吼,大家都驚呆了。

        幾秒之后,陸崇安轉身就跑,顧公子,云七夕和婉兮也跟了上去。

        陸嬋音這會兒已經躺在床上了,生死不明。

        房梁上的白綾還吊著,看著就讓人發怵。

        陸崇安走到床前幾步遠的距離停下,像是有點不敢接近,只嘴里悲凄地低喚,“嬋音,我的嬋音。”

        云七夕快步走到床前,瞧著陸嬋音的臉色蒼白得厲害,趕緊把上她的脈。

        陸崇安知道當今的皇后娘娘醫術高明,抱著一絲希望,屏氣凝神地立在一邊。

        “晦氣,真是太晦氣了,陸大人,你說嬋音這是做什么?莫不是嫁到我們顧家還委屈了她不成?”

        安靜的房間里突然響起了顧公子的埋怨聲音。

        他這會兒關心的不是陸嬋音的安危,首先想到的卻是晦氣,可見他根本對陸嬋音沒有感情。

        “現在不還沒娶進門嗎?也沒晦氣到你顧家去,現在想要后悔還來得及。”

        云七夕一邊掐著陸嬋音的人中,一邊淡淡地說,聲音里透著一股子冷意。

        陸嬋音突然咳嗽了幾聲,讓一屋子人除顧公子以外,都驚喜不已。

        她微微睜開眼,雖是看不見,但聽覺極其靈敏,仍能感覺到屋子里有不少人。

        “我還沒有死?”她的喉嚨有些嘶啞。

        陸崇安跺了兩下腳,這會兒看著女兒如此虛弱的樣子,又不忍心指責她,動了動嘴,最后只有一句。

        “嬋音啊,你這是做什么啊,你想嚇死爹嗎?”

        “既然沒事,婚期照舊,我顧家喜帖都已經發出去了,可丟不起這個人。”顧公子又發話了。

        “爹,我不想嫁!”

        陸嬋音連死都不怕,這會兒當然也更不怕說出自己心中所想,她神情堅決地朝著顧公子聲音的方向。

        “就算今日沒死成,去了顧家,你總不能日日守著我,我總有一日會死成的,就死在你們顧家。”

        “你!”

        顧公子倒是沒想到,平日里看著柔柔弱弱的陸嬋音竟然有如此剛烈的一面。

        陸崇安先前已經被女兒上吊的事嚇壞了,這會兒又聽她這樣說,哪里還敢逼她?

        他堂堂大學士,論身份不比顧家低,但這會兒卻是放下了自尊,對顧公子歉意地說,“顧公子,小女如此,我陸某也覺得愧對顧家,但是女兒拿命威脅我這個做父親的,我實在不能再逼她了,顧公子把東西抬回去吧,是我家嬋音沒有福氣。”

        顧公子瞪大眼,“陸大人,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要退婚?那你女兒的名聲可就臭了,還有人愿意娶她一個瞎子嗎?”

        “退了婚名聲就臭了?就沒人要了?我當年被退婚兩次,不也嫁給了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顧公子不知道云七夕的身份,自然覺得她這話是太過狂妄,“你可真是可笑,你誰啊?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陸崇安一聽這話,嚇得臉色一白,生怕顧公子繼續口沒遮攔,惹怒了云七夕,趕緊跪下。

        “皇后娘娘請息怒!”

        “皇后娘娘?”

        顧公子臉色一變,像是有點不敢相信,但見一屋子人都緊跟著跪下,知道這事兒不假,想到自己先前說話的語氣,嚇得雙膝一軟,就跪了下去。

        “皇后娘娘請息怒。”

        云七夕俯視著跪了一屋子的人,淡淡地道,“顧公子,這婚事不是你要把陸姑娘退了,而是陸姑娘不愿意嫁,要把你退了,你可聽清楚了?”

        雖然女人退男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但顧公子哪里敢還有什么異議,頭也不敢抬地連連磕頭。

        “草民清楚了,清楚了。”

        “服不服?”云七夕又問。

        顧公子連連點頭,“服,服。”

        因為陸嬋音的尋死,再加上云七夕的作主,顧公子只好帶著下人,抬著自己的東西灰溜溜地離開了陸府。

        “微臣謝皇后娘娘為小女作主。”陸崇安萬分感激地說道。

        云七夕看向他,“陸大人,起來吧,陸姑娘只是眼睛看不見而已,你又何必急匆匆地給她訂親?她自有屬于她的緣分。”

        “是,是,皇后娘娘說得極是,微臣是考慮不周,還好嬋音沒事,否則我這個當爹的就要悔恨終身了。”

        當日,云七夕詢問過了有關陸嬋音的眼睛的情況,據她說,她的眼睛是因為三年前從馬背上摔下了,摔傷了頭而導致的。

        云七夕檢查過后,對治好她的眼睛有了幾分信心。

        給她施針的時候,她突然有些緊張地四處摸,“玉兒,我的耳墜呢?”

        她的丫環玉兒趕緊把東西拿過來放在她手里,她緊緊握住,像是生怕丟失了。云七夕認出來了,她拿著的正是那天無夜送給她的那對耳墜。

        玉兒一直偷偷地盯著云七夕瞧,云七夕知道她應該是認出她了,笑問,“怎么了?”

        靈兒有些緊張地小聲說,“奴婢似乎是見過皇后娘娘。”

        云七夕大方承認了,“是,那次在沉香閣,確實見過。”

        陸嬋音恍然地笑了笑,“原來那天在沉香閣的是皇后娘娘。”

        既然已經聊到這份兒上,云七夕索性就直白地問了,“你早就認識沉香閣的無夜,是不是?”

        陸嬋音微微皺眉,“是早就認識,皇后娘娘不也是早就認識,您不記得了嗎?”

        云七夕咂舌,意識到自己可能掉進了自己挖的坑里。

        “我還真不太記得了!”云七夕裝糊涂。

        于是陸嬋音講起了那件往事。

        “皇后娘娘,你還記得嗎?七年前,在獵場,那是我唯一一次跟隨我爹去獵場,那一次我突然病了,雖然有太醫隨行可還是一直不見好,我爹就派人把我送回京,你也跟著一起回來了。我們在路上遇到了馬賊,幸好被無夜公子路過相救了,我當時真覺得他的出現就像天神降臨一樣,可能他并不記得我。很久之后,我在街上無意間又看到了他,才知道這沉香閣是他開的。”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15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淘金币能赚钱吗 网络游戏运营公司赚钱吗 怎么帮人做cad图 赚钱 江苏11选5分布走势图 welcome 88彩票网 广西快乐双彩 陕西十一选五 四川快乐12开奖官网 内蒙古时时彩微信群 湖北麻将卡五星 河北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亿客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