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替嫁王妃請笑納 > 第463章 遙想當年

第463章 遙想當年

        云七夕叫來了小二,低聲吩咐了兩句,小二便下去,恭敬地在錦袍男子面前說了兩句什么。

        他抬頭朝著樓上一望,便看見了倚在欄桿處的單連城和云七夕二人,牽開唇角,抬步朝著樓上走來。

        幾人相見一笑,入得屋中,屋里的大桌子上早已備好了一桌子飯菜。

        兩個男人已經落座,云七夕關上房門,走過去時說道,“瑞王殿下這大冬天的,一個人趕路也不嫌寂寞,明知我們也是來這里,何不約了一道?”

        單聰淡淡一笑,“這真的只是巧合,我可真不知你們會來這里。”

        云七夕笑著覷他一眼,“得了,你本就是故意錯開了我們。”

        單聰也不多做解釋,只是提起酒壺,將單連城和云七夕面前的酒杯斟滿,又給自己斟上一杯,然后拾起酒杯。

        “是我的錯,為了賠罪,我先干為盡。”

        喝完了第一杯酒,單聰又笑著說,“再說了,你們二人難得出來,我又怎好打擾了你們?”

        云七夕笑,“不打擾,我和連城無論在哪里,在宮內還是宮外,我們都是二人世界,誰也打擾不了。”

        單連城寵溺地看著她,給她盛了一碗熱湯放在面前。

        “七夕,你多喝點兒羊肉湯,身子會熱和一點。”

        吃了一會兒,看著滿桌的酒菜,單聰像是陷入了深思,過了好一會兒,放下筷子。

        “不知為何,我突然特別想念大白饅頭的味道。”

        這話一出,單連城的神色也微微有變,像是想起了什么。

        云七夕在記憶的長河里搜尋,似乎憶起一段關于大白饅頭的事情來。

        那還是在陰霞山腳,與烏爾丹的一場戰役,當時她與輜重營五小分隊的成員一起混入敵營,最后不廢一兵一卒成功將拿下了烏爾丹。

        那時,單聰是烏爾丹的駙馬,敵軍非常重要的人物。

        那一次,他們用誠心打動了阿古木,使得他簽訂了和平協議,因為阿善,他保下了阿朗,也就是單聰。

        那一天,他們送烏爾丹的軍隊出關,在臨別時,單聰說了一番很奇怪的話,云七夕已經不記得他說過些什么了,大概是表達著一種不甘。

        不過她倒是記得,當時單連城讓戈風送了一袋大白饅頭給單聰,單聰當時在看到大白饅頭的那一刻,好像挺動容的。

        “想吃饅頭,這有什么難的?我去問問小二有沒有。”云七夕說著站起來,走了出去。

        云七夕下樓,問小二要了饅頭以后,略微尋思一下,又多要了兩壺酒。

        等她回到房間里,兩兄弟正碰著杯,似是相談甚歡。

        不一會兒,小二將饅頭和酒都送來了。門重新合上。

        “在聊什么?”云七夕笑問。

        單聰喝下那杯酒,看著桌上的大白饅頭,伸手拿了一個,掰成兩半,盯著有些失神。

        “我被父皇發配的那一年,也是這樣的一個大雪天,那時我還小,要讓我孤身離家,我是害怕的,母妃舍不得我,想來見我,想偷偷把我藏起來,可是父皇像是能猜到母妃的心思,那兩天不讓母妃出門,我走的時候,連母妃的面都沒見到,父皇更是不來見我,出宮時,凄涼得很。”

        那樣的場景,完全可以想像,對于那時候還小的單聰來說,從小養尊處優,何曾受過苦,苦難猛然降臨,自不是一個孩子可以承受的。

        單連城捏著手中的酒杯,靜靜地聽著,眼神停滯在某處,仿佛也想起了那一年所發生的事。

        這事兒已經過去很多年,如今單聰再講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似乎是已經都釋然了。

        “那一天風雪很大,我被押運官送出了城,他們雖然沒有像綁其他犯人一樣綁我,但卻一路守著我,讓我不得自由。我想過要逃的,我不想遠離京城,我怕我會想念母妃,想念父皇,想念宮中的一切,可是我每一次趁著他們睡著了逃,就總會被他們抓回來。”

        “我以為父皇只是嚇唬我,給我一個教訓,好讓我以后不要再那么調皮,讓我吃上兩天苦,就會來接我,可是沒有。快走出京城的時候,三哥你來了,在那種情況下,見到自己的親人。”

        他頓了一下,自嘲地笑道,“我當時哭了,本就是個孩子,我以為三哥你是來帶我回去的,但是你只是拿了一個包袱遞給我,里面裝著好多個大白饅頭。如今想來,我在當時本是該感激的,在那樣一個冰冷的雪天,你送來的饅頭,就是一種溫暖。可是我沒有,那些饅頭帶給我的是絕望,它讓我明白,父皇是真的不要我了。”

        他停了一會兒,房中安靜一片,桌上的羊肉湯還在冒著熱氣。

        “后來我長了幾歲,回想起這件事,我又誤讀了你的意思,我以為你是想告訴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所以后來的日子,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報仇。”

        “那一次,我們敗了,你們送我們到邊關,你又給了我一包饅頭,我當時如被重錘猛然敲醒了似的,我明白了,親情還是在的。可是當時的我已經回不了頭了,我必須要讓當初陷害我的人付出代價。”

        云七夕攪動著碗里的羊肉湯,喝了幾口,拿了一個饅頭起來,說道,“其實饅頭很簡單的,你為什么要把它想得那么復雜,饅頭它只是用來填飽肚子的,在當時,你一個養尊處憂的皇子突然被發配,最實際的問題不就是溫飽問題嗎?”

        單聰一怔,過了好一會兒,才笑道,“是啊,饅頭它就是用來填飽肚子的,我應該感謝三哥。畢竟當時知道我要發配的人那么多,倒是只有三哥,平時不多言語,卻能想到來給我送饅頭。”

        說著他端起酒杯,朝著單連城舉起,“三哥,我敬你。”

        單連城端起酒杯,與他相碰,說道,“七夕說得對,我當時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害怕你餓肚子。”

        這會兒兩人都喝了酒,有了些酒意,提起許多年前的事,雖然有些感慨,但是也都已成過往了。

        “其實這些年我并非沒有回過京城,我也回過,不過人長變了,又是多年過去,即使回來,也不被人認得了。”

        單聰看著七夕,“所以其實在你那一次混入烏爾丹營地之前,我就見過了你,也知道三哥納的王妃是一個絕頂聰明的女子,我與三哥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因立場不同,因為我必須要報仇,所以只能選擇對立。”

        云七夕想起來了,他當時確實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

  http://www.tluhmz.live/book/93184/457071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tluhmz.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高频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自动冲浪赚钱 电竞比分app 博金胆221期3d图谜 湖北快三是正规的吗 九城朱骏最新消息 金尊国际jz 重庆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新疆25选7 草花机压分稳赢纯技术 全天官方一分快三精准计划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 河南快赢481